顶点小说 > 冥王绝宠之丑妃倾城 > 154 蓝家有女,名玉卿……

154 蓝家有女,名玉卿……

  苏若汐点点头,又催促采薇:“赶紧去,先服药再说。”

  “是是是,奴婢这就去。”采薇慌忙站起身来去倒水,齐风也在苏若汐的示意下站了起来。

  “这‘血灵丹’是宫中圣药,平日里连太后宫里的人去取都要在太医院里记录在案,你是如何得来的?”女子不再哭泣,抬起头来看着苏若汐问道。

  苏若汐眼神一闪,若无其事地笑道:“姐姐放心,我这药是光明正大得来的,是皇上赏赐的。”

  “平白无故,他会好心赏赐你‘血灵丹’?”女子满脸的不相信。

  她皱眉看着笑得一片云淡风轻的苏若汐,她靠近苏若汐,轻轻嗅了嗅,忽然脸色一变。

  “姐姐,你——”苏若汐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床上的女子一把掀开了胳膊。

  入目所见,苏若汐的玉腕之上,一道深深的利器伤疤,俨然是新伤,连包扎都未包扎仔细,隐隐还渗着血水。

  “姐姐,你别多想,我是不小心滑了一跤。”苏若汐心虚地笑道,慌忙将袖子放了下来。

  “那你不妨告诉我,究竟是滑了什么样的一跤才会伤成这个样子……”女子抬起头,冷冷地看着苏若汐说道,“这样的伤,我每月都会受上一次,你还要瞒着我吗?”

  “姐姐,我……”苏若汐对上女子冷寒的双眼,脸上的笑微微一僵,慌忙拉住了女子冰凉的双手。

  “还不说吗?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你这样做,是要陷我于不仁不义吗!”女子情绪激动,声音有些凄厉,身子也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姐姐,你莫要激动,我没事的,一点事都没有!”苏若汐慌忙一把抱住了女子,轻轻为她抚着后背。

  女子挣扎了几下,忽然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

  就这样哭哭笑笑,一直抽噎起来。

  苏若汐对着采嫣和齐风二人摆了摆手,采嫣将一颗已经化成水的“血灵丹”放在了矮榻之上,然后和齐风一前一后地退了出去。

  “蓝家有女……名玉卿……才情满天下……容貌冠五洲……”女子伏在苏若汐的肩膀上,一边抽抽噎噎地哭泣着,一边轻声哼唱着一首民谣。

  “呵!呵呵!——”女子抹了一把眼泪,艳光四射的眼中忽然染上一抹黯然:“谁又能想到,当初冠誉天下的那个蓝玉卿,那个令君王从此不早朝的淑妃,如今竟然沦落成这副模样……”

  “姐姐,你哭吧,大哭一场,就好了。”苏若汐轻声劝慰道。

  蓝玉卿哭了一阵,逐渐止住了唾泣,她从苏若汐的肩膀上离开,仔细打量了苏若汐好一会儿,才说:“你瘦了,憔悴了,比上个月见你的时候,还要憔悴,那个笑起来一朵鲜花儿似的静妃,还会回来吗?”

  苏若汐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姐姐说笑了,灵儿今年都十二了,我入宫已经整整十五年了……”

  “十五年……”蓝玉卿轻声呢喃着:“是啊,梨落离开,已经十五年了呢……”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采嫣将承泣宫里的镜子全部藏了起来,我现在的模样,很丑是不是?她们说,我如今的模样,像极了女鬼……”

  “姐姐,你莫要听她们瞎说!姐姐的容貌,可是后宫第一呢!”苏若汐笑着说道,心中却划过一抹酸涩。

  “后宫第一……呵呵——”蓝玉卿低低地笑了两声,“最是无情帝王家,到了这个年纪,我怎么还敢提及当年……”

  “姐姐,过去的事,咱们不提了,先喝药好不好。”苏若汐说着,将那碗药端到了蓝玉卿的唇边。

  看到蓝玉卿后撤的身子,苏若汐说道:“您这身子,透支太厉害,就算您不为自己保重,也得为冥王殿下保重啊!”

  听到夜幽宸的名字,蓝玉卿身子抖了抖,终于缓缓低头,喝了一口碗里的药。

  苦涩的药汁入喉,她皱了皱眉头,不知想到了什么,她一把抓住苏若汐的手:“宸儿他……还好吗?这个月你往冥王府送没送糕点?他是不是又熬过了一次?”

  苏若汐笑着点头,一边用汤勺小心地趁机将碗里的药全部喂了进去。

  将碗碟放下之后,苏若汐松了一口气,她抬起头对着蓝玉卿笑道:“放心吧姐姐,糕点是我亲手做的,将你的血一滴也没敢浪费地加入了桂花糕里,是灵儿亲自送到冥王殿下跟前的,你之前做的那个腰带,我也让灵儿一起带过去了。冥王殿下又熬过了一次,而且,祁山老人也已经到了冥王府,有他在,定能保冥王殿下安然无恙的。所以,姐姐就不必担心了。”

  “祁山老人来了?”蓝玉卿愣了愣,忽然紧张地握住了苏若汐的手:“若汐,是不是宸儿他的病又严重了?是不是我这每月渐少的血量已经抑制不住他体内的毒素了?不然,为何祁山老人会下了祁山呢?”

  “不是的姐姐,您想多了。”苏若汐笑着拍了拍蓝玉卿的手:“冥王殿下离开祁山六年了,祁山老人是他的师父,自然是思念徒儿了,所以才带着他的另一个关门弟子下了山,好助王爷一臂之力。”

  “另一个关门弟子?”蓝玉卿低头想了想,“是那个女弟子?”

  苏若汐点头:“是的姐姐,据说还是一名对冥王殿下情根深种的女弟子。”

  蓝玉卿皱了皱眉头,“宸儿这孩子如今这幅模样,怕是得辜负人家姑娘了……”

  “姐姐也不用太过担心,我好像听灵儿提起过,祁山老人一直在寻找救治王爷的解毒之法,若是找到了他说的那个符合条件的人,说不定王爷的毒就能彻底根治了呢,到时候,王爷就能跟正常人一样了。”苏若汐站起身来,给蓝玉卿拢了拢凌乱的头发,“到那个时候,姐姐就不用每月取一次血为王爷续命了……姐姐,你太苦了,可怜王爷还一直误会着你。”

  “比起宸儿所受的苦,所承受的压力,还有世人的嘲笑,我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蓝玉卿虚弱地一笑,“就让他一直恨着我吧,我这么一个不堪的母亲,不配让他惦记……”

  “姐姐,你快别说了!”苏若汐说道,“那些都是误会,就算全天下的人都怀疑您,我也会相信您的!”

  “若是皇上对我但凡有半分的信任,我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蓝玉卿凄凉地笑了笑,又说:“对了若汐,你可知……祁山老人要宸儿找的那个人,是要做什么?”蓝玉卿问道。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871/788659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