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超级巨星之头条女王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离开

第一百三十五章 离开


  “你从哪里搞来这玩意的?”

  习渝松开她,一脸吃惊的看着她身后的这只灰褐色的角鹿,鹿的角已经被锯掉了。

  这只鹿挺大的,应该有好几百斤,不过叶柠到底怎么拖回来的。

  “就那边,应该是猎人杀的,割了鹿角,皮毛都还在。反正天气冷,肉也不会坏,可以食用。”

  叶柠本来就像猎个兔子什么的,没想到碰到一头死鹿,应该是猎人为了割鹿茸卖,杀了鹿,但是嫌肉笨重就舍弃了。

  死了的鹿叶柠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直接拉了回来。

  “那死了多久啊!”

  “天气这么冷,刚死和死了一个月有区别吗?”

  叶柠白了她一眼,反正这鹿她是要吃的,而且把皮剥下来,可以放在帐篷顶部,增加帐篷的保暖性。

  “那我帮你拉过去吧!”习渝拎起了另外一只鹿腿,兴奋的往营地拖去。

  看起来鹿很重,不过雪地上还是比较好拉的,有些费力,但不至于很困难。

  到了营地的时候,两个跟着叶柠出去的摄影师赶紧去换班,冻得快不行了,尤其是拿着摄像机的手已经冻僵,不能动弹了。

  “快出来,吃鹿了。”

  习渝把鹿拉倒火堆旁,兴奋的喊道。

  叶柠脱下已经僵硬的手套,凑到了火堆边烤火。

  “鹿?”帐篷里的人面面相觑,拉开了帐篷的拉链,就这火光,看到了一只没有角的鹿。

  “我去,哪里弄来的,”王秀德看到一米多长的角鹿,上下打量了一番,惊讶的问道。

  “捡的,”

  知道叶柠捡的鹿尸体,白伟诚松了一口气,毕竟是录节目,要是杀鹿的话,十分的不合适,但是捡来的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先把皮割下来,这皮还能保暖。”

  “我来,”

  习渝拿着刀直接蹲下来开始隔,叶柠手恢复了知觉之后,拿起来了小刀,二话不说,直接从另一头开始剥皮了。

  “小心一些,别弄破了。”叶柠叮嘱道。

  “放心,小爷办事你放心,”习渝兴致勃勃的割着肉,尽管手指都要冻僵了。

  等到一整块皮子剥下来的时候,已经过去很久了,叶柠将剥好的鹿皮放在了帐篷顶上,四周有雪固定住。

  “割肉了,割肉了。”弄好鹿皮,习渝就开始割肉,然后还特地把肉放到鼻子边闻了闻,来来回回闻了好几遍,还把肉放在眼前观察。

  “放心,肉的颜色都还是好的,新鲜的。”

  叶柠直接割下鹿腿,在腿上划几刀之后,拿化掉的雪水简单清洗之后,直接在外面摸上了一层调料粉。

  “王哥,你帮我拿一下,”叶柠从捡来的树枝之中,拿了两根根比较有韧性的,用刀稍微削了削,然后插进鹿腿里面,把鹿腿架在了火堆上面。

  “厉害?”王秀德看着她麻利的样子,忍不住举起大拇指称赞。

  鹿肉可是个好东西,平时想吃还得要和餐厅提前预约呢?没想到竟然能在这破地方,吃顿烤鹿,有这只鹿在,他们这五天的伙食都可以不用愁了。

  习渝和白伟诚将剩余的三个鹿腿都割了下来,何惠在旁边用雪垒起了一个小洞,把鹿腿一个个塞进去。

  “这些内脏怎么办?”习渝隔开鹿的肚子,看着已经冻得硬邦邦的内脏,拿着砍刀无处下手。

  “我来弄吧!割掉就可以了。”白伟诚拿起刀,仔细的清理着内脏,然后把清理出来的内脏全部扔掉。

  两个人时不时的要回到火边来暖暖手,然后看着还在烤制的鹿肉流口水。

  等把整头鹿分割的差不多,差不多花了一个小时,这个时候叶柠手上的鹿腿也烤的差不多了,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鹿腿表面烤的金黄,油脂被烤出来,覆盖在表面,使得鹿腿看起来经营透亮。

  “惠惠,拿碗来,”

  叶柠拿着小刀,割下鹿肉放进碗里,他们五个人一下子就吃完了,然后两眼放光的看着她。

  大冷天的,吃着热乎的烤鹿肉简直就是人生一大享受,而且必须要马上塞进嘴巴里,不然那会立刻冷掉。

  叶柠割多少,他们就吃多少,感觉肚子是个无底洞。

  “你先吃点吧!”何惠夹起鹿肉递给叶柠,她一直给他们割肉,自己一口还没吃。

  叶柠一口咬下,鲜嫩的鹿肉,口感嫩滑有弹性,再加上烤制过,少量的油脂在嘴巴里面蔓延开来,让人食欲大开。

  “要不,我们再烤一些吧,不够吃。”

  “很有可能这是我们这几天唯一的食物,你拿一些排骨来,煮点汤吧!鹿腿就别烤了。”王秀德摇摇头说到,这冰天雪地的,食物不好找,还是省着点吃。

  习渝闻言,就放弃了,反正还有三个鹿腿,明天还能再烤一个。

  吃完鹿腿之后,叶柠把锅架在了火上,开始烧水,几个人就着热水,刷牙洗脸。

  他们洗完脸,就赶紧把脸擦干,不然非得要冻裂了不可,其实没必要洗脸的,但是感觉不洗脸就太邋遢了。

  “晚上我们还是需要有人守夜,和之前在一样,大家轮流睡吧!”白伟诚说到。

  “你们先睡吧,我们后半夜睡,”叶柠点点头,坐在帐篷前面,面对着火堆,还能坐得住。

  她们三个人坐在一块儿,将箱子里面多余的羽绒服都拿出来,垫在屁股下来,盖在身上。

  风呼啸的吹着,雪花一片片的飘落,外面灰暗一片,摄影师们早早的就回了帐篷休息,外面真的是太冷了。

  叶柠盯着火堆,是不是的添了些木柴,看着火光发呆。

  何惠和李诗诗两个人将脑袋都埋进了衣服里面,实在是冷的受不了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叶柠也有些迷迷糊糊的。

  寒风呼啸的吹着,“啪嗒”木柴炸起了火花,整个世界仿佛除了风声,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大概是寒冷使人变得迟钝,叶柠都没有发现,有几个小东西鬼鬼祟祟跑了过来,围着扔掉的角鹿内脏嗅了起来,然后叼起就跑走了。

  有个胆大的,还跑到她们边上,在她们身边嗅了嗅,李诗诗裹了裹衣服,发出“沙沙”的声音,直接把它惊走了。

  “叶柠,叶柠,”何惠脑袋从衣服之中冒出来,对着打盹的叶柠喊道。

  “嗯,”叶柠睁开眼,看着她:“怎么了?”

  “我想上厕所,你可以陪我去吗?”

  “好,走吧!”

  叶柠站起来,拿起手电筒,何惠挽着她的手,两个人弓着身子,迎着风雪,走向事先“造”好的厕所。

  “等等,”叶柠看到了雪地里面一大串的脚印,脚印不大,鹿的内脏已经被咬走一大半了。

  幸好鹿腿什么的都被雪埋起来了,不然被它们咬了,她们还要浪费不少呢?

  “这是什么?”

  “应该是狐狸之类的,走吧!”

  “那它们还会再来吗?”

  “不知道,”

  在这里出现野生动物是很正常的,有狼,也可能遇见老虎,谁也不敢保证。

  何惠看着漆黑一片的雪地,感觉十分的可怕,仿佛随时都有什么东西从黑暗之中冲出来。

  她紧紧的挽着叶柠,又冷又害怕。

  厕所有挖坑,每次上完,只要铲点雪下去掩盖就可以了,这样子简单方便。

  等她上完厕所,她们两个人赶紧的跑回来。

  “叶柠,你为什么会那么多东西啊!”何惠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前两次录制的时候她就想问了,但是每次都会遇到突然事情,后来就又忘了。

  明明比自己年纪小,但是又会抓鱼,又会功夫,还会烤肉,还会搭帐篷,好像没有什么可以难得到她的。

  “为什么会啊!”这句话像是个开关,打开了她的记忆。

  回忆是个尘封已久的胶带机,慢慢的倒映着过往种种。

  九月,秋老虎还是很猛烈的。

  训练营的操场上,一个小小的人影儿站在一群少男少女的身后,穿着迷彩服,小背儿站的挺直的,白嫩的小脸已经晒得通红,但是她依旧是一动不动的。

  “头要正,颈要直,口要闭,下颌微收,两眼向前平视……”教官走过来矫正她的体形。

  站的很累,但是她没有放松,咬牙坚持着。

  “再坚持五分钟,”

  从军姿开始,到卧倒匍匐,再到负重行进,再到军体拳,擒拿术,这些最基本的,她学了五年。

  从幼童要少年,她的每一天都是这样子渡过的。

  身边的哥哥姐姐走了一茬又一茬,她依旧还在那里,日日训练着,直到她有资格加入了特种兵团“39兵团。”

  ……

  “叶柠,叶柠,”何惠看着她发呆走神,晃着她喊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一些过去的事情。”叶柠笑笑。

  “我看过你的资料,你在山里面长大的,山里好玩吗?”何惠从小就在城市长大,儿时被父母逼着学了很多的才艺,钢琴,舞蹈,画画,书法等等,将她的空余时间挤得满满当当的,连出去玩的时候都没有。

  再到后面出道了,更加忙了,根本没有时间到大自然玩耍。

  这次节目,能到这儿来,虽然有些苦,但是她还是很开心的。

  “山里并不好玩,穷,苦,路不好,夏季蚊虫特别多,冬季特别湿冷。”

  她们两个坐回到火堆前,叶柠添了一些柴火,她精致的小脸在火光之下闪着明明暗暗的光芒。

  何惠歪着脑袋看着她,仿佛她身上蕴藏着很多的秘密,让人不由自主的靠近。

  待到后半夜,他们都醒了,换她们去睡觉。

  西伯利亚的夜晚,冷而寂静,这其中蕴含着无数的危险,而她们还全然不知。

  京城,早上十点。

  鞠白凝站在门前,鼓起勇气,伸出手,按下的门铃。

  她有些紧张,脚后跟不由的动着。

  “咔哒,”门开了,秦阳看到站在门口,穿着红色大衣的鞠白凝,楞了一下,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她。

  “我……”鞠白凝看着他脸色有些苍白,眼底一片清灰之色,神色也有些疲倦,仿佛许久未睡好。

  整个人散发着灰寂之气,完全和之前精神饱满的样子不一样,发生了什么事情?

  “进来吧!”

  秦阳打开门,邀请她进来。

  鞠白凝有些担心的走进去,顺手关上了门,看着熟悉的房子,这里面的摆设,画作都是她精心挑选的,他没有换。

  就连鞋柜里面她的拖鞋,还摆放的整整齐齐的。

  她不由的眼眶酸涩。

  秦阳从厨房到了一杯热手,塞到了她的手中,触碰到她冰凉的指尖,有些心疼,但是依旧面无表情的说到:“喝点水,驱驱寒,我这里也没有其她的东西。”

  “热水就可以了。”

  “其实你可以不用自己来的,我会打包好寄给你。”秦阳坐在沙发上,有些头痛的按了按太阳穴说到。

  “东西是我拿进来的,就该我自己拿走,”鞠白凝低下头,看着冒着热气的水杯,声音极力掩饰难过。

  “那你自己收拾吧!我先去睡一会儿,等下直接关上门就可以了。”秦阳假装没听见她声音之中的难过,有些苍茫的起身,直接走进了卧室里面,关上了门。

  看着紧闭的房门,她的眼泪就悄然无声的留下来,她放下水杯,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然后起身开始整理东西。

  秦阳靠着卧室门,眼中满是痛苦之色,捋起袖子,看着上面发青的几个针孔,紧握着拳头。

  “走吧,走了就不要再来了,永远不要。”他轻声低喃着,蹲了下来,紧紧的咬住自己的手掌。

  衣帽间的衣服,浴室的洗护用品,她的鞋子,她的照片,她一个个的放进行李箱,最后忍不住坐在了地上,崩溃的大哭起来。

  她曾经以为,这是她的家。

  可最终,她只是一个过客。

  还是要离开了的。

  秦阳听到了她的哭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泪一滴滴的留下来,他原以为他可以给她幸福的,可以护着她一辈子的。

  就像八年前,他把她从哪个地方带出来,让她获得新的生活。

  可是,现在他做不到了。

  只有离开自己,她才会幸福。

  “小凝,一定要幸福,一定要。”

  鞠白凝合上了行李箱,从房间里面拖了出来,然后敲了敲秦阳的门。

  秦阳立刻上了床,将自己裹进被子里面。

  “怎么了?”

  “我拿点东西。”

  “进来吧!”

  鞠白凝打开门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床上的人,他连最后一面都不远见自己了吗?

  她咬着牙,直接拿走了床头柜上的照片,那是她们的合照。

  然后打开相框,直接撕掉自己的那部分,塞进了衣服袋子里。

  看了一眼被窝里的人。

  她转身就走,拖着行李箱离开了这个房子。

  “啪,”当门关上的时候,秦阳掀开了被子,沮丧的坐着,久久不动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2/32813/2086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