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聊斋假太子 > 第十七章 池上篇目

第十七章 池上篇目


  小瀛洲烟波荡漾,空明澄澈。

  苏阳带着锦瑟梅香,再度见到了梁老爷,梁老爷连忙拉着身边的人开始介绍,一个是侯潮门酒铺的李老板,一个是清波门外的王掌柜,一个是钱塘门外的董掌柜。

  这三个掌柜也是儿子在这里参加文会,他们则是来到这边观望演出。

  苏阳和他们依礼见过,也就一并坐了下来。

  “董掌柜你家是开书铺的?”

  落座之后,苏阳询问董掌柜,适才梁老爷介绍的时候,说了他的行业。

  “都是家中祖业。”

  董掌柜四十来岁,听到之后惭愧说道:“某家不过是守着祖业,虚度日子罢了,不值一提。”

  苏阳眼光看着董掌柜,笑问道:“董掌柜,我若是要出一本书,不知你能否帮忙印刷出来?”苏阳仍在想着出书之事。

  董掌柜瞧向苏阳,笑了一笑,说道:“公子,当今之世,时局混杂,因书获罪的人不在少数,文中若有不妥当之处,不仅祸及己身,更是危及旁人,我家中虽有印刷之物,却也不动很长时间了,公子若想出书立言,怕是要找旁人了。”

  董掌柜说起话来有条有理,不慌不忙,苏阳听了之后自也点头。

  “唉,不对呀。”

  清波门的王掌柜看着董掌柜说道:“前两天早上的时候,我看到你带人从清波门那里搬回去那么多纸,不是用来印书的?”

  “咳咳……”

  董掌柜闻言咳嗽两声,说道:“都是废纸,买来糊墙的。”眼见王掌柜还要说话,董掌柜伸手一指,说道:“已经开场了,我们看文会吧。”

  众人目光看向了场中,苏阳瞧见这文会上面开场表演的三个人,居然是李守和,李存兴,李信荣这祖孙三个,三个人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演变戏法,手中东西忽隐忽现,更有口吞刀剑,鼻孔穿蛇这些戏法,看的让平常人提心吊胆,等到三个人表演过后,场中的人一致叫好。

  李信荣在告退的时候,目光一直向着楼船里面观瞧,希望能够再看一眼顾宝珠,只是深闺中的小姐,岂是他能够随便眺望得见的?

  “走吧……”

  李存兴牵牵自己的儿子,说道:“今日我们在这表演赚到的钱,已经能给你娶个媳妇了。”

  他们三个人本来在街头卖艺,后来听到了文会那里要找表演之人,李守和拿着苏阳给他的银子找了差役疏通,果然是来到了这里,适才他们更是拿出了毕生的本事,赚取了百两银子。

  这些钱不仅能给李信荣娶媳妇,更能够让他安家落户了。

  苏阳看向锦瑟梅香,瞧见她们两个对于这些戏法也看的津津有味,此时两人小声谈着戏法之中的关窍。

  等到了三人戏法结束之后,便自有人出来主持大局,而后宣读文会开始,因为这里的仕子人数太多,故此要通过几轮筛选,看看最后有谁能够站在顾巡抚的身前。

  一张张的文卷发了下去,苏阳看到这一切,感觉就像是考试一样,并没有喜闻乐见写诗作对,震惊一群人的场面,让苏阳看了颇感无聊。

  “这一次能站在最后的人,必然是杭州第一才子杜康恩了。”

  董掌柜看到已经开考,对着身边的人说道:“我们这些来参与的,都是陪跑的。”

  在场的人,除了苏阳并无子嗣,他们这些人都是因为孩子在这里,故此来到这里看个热闹,瞧瞧自己的孩子每天用功读书,究竟能够进入第几轮,而头筹这一点,近乎全杭州的人都知道,这是被杜康恩预定的。

  “怎么这么大羊膻味?”

  梁老爷嗅到膻味,好奇的向着外面看去,看到四下里并没什么人料理羊肉,惊奇说道。

  “梁兄,低头!”

  董掌柜扯了一下梁老爷,说道:“闻到羊膻味,不要东张西望,如果被罗刹鬼盯上了就不好了。”

  此时已是正午,董掌柜忽然这么郑重其事的说罗刹鬼,让在场的几个人不由跟着庄重起来,李掌柜想要问何为罗刹鬼,也被董掌柜一个眼神止住,一群人就在这里寂然呆了有盏茶功夫,羊膻味忽然散去,董掌柜才松了一口气。

  “董掌柜,这羊膻味和罗刹鬼究竟有何关系,让你这般郑重?”

  苏阳瞧着董掌柜好奇问道,适才他慧眼观瞧,不过是左近有人在料理羊肉,只是在梁老爷适才没有看到的视角盲区,只是为了配合董掌柜,没有拆穿。

  此时苏阳看来,这董掌柜确实是一个普通人,但是听到了董掌柜的话,却觉得这个董掌柜后面埋藏着什么。

  董掌柜深深看了一眼苏阳,说道:“小兄弟,你今后闻到这种莫名其妙飘来的羊膻味,必须要小心一些,这就是罗刹鬼将在世间行走,倘若有人被他注意到了,就会被他剖心挖腹,吞吃五脏。”

  罗刹鬼将。

  罗刹鬼王。

  苏阳不解又问:“罗刹鬼将和膻气有什么关联?”

  董掌柜看苏阳继续追问,便说道:“相传罗刹鬼将有二十四之数,这二十四数各自对应一种歪气,如此扰乱周天时序,在杭州城的罗刹鬼将,便是膻气。”

  膻气就是羊肉身上的那一种气息,许多人吃羊肉不习惯,就是因为羊膻味。

  世间有二十四节气,罗刹鬼将便来二十四歪气。

  “杭州城就没有降妖伏魔的道士,将这罗刹鬼将打死?”

  苏阳继续问董掌柜。

  董掌柜侧过脸去,说道:“我只是道听途说,并不了解其中详情,这种鬼怪之事,我们也是少谈为妙,先看文会吧,有事情可以在文会之后,我们再说。”目光看向文会,董掌柜便不和苏阳继续攀谈了。

  苏阳目光也看向了文会方向,一眼就看出来了杜康恩正在作弊,不过此时苏阳并不理会,也不拆穿,而是静静的看着杜康恩过关斩将。

  “第一轮,余一百四十人……”

  “第二轮,余六十六人……”

  “第三轮,余十二人……”

  “第四轮,剩两人……”

  最后剩下的两个人,其中之一果然是杜康恩,而另外一个人便是李牧亭,两个人相识一眼,共同接受了顾巡抚的召见。

  顾巡抚穿着缎子衣服,身体肥胖,身后有侍女扇风,看到了杜康恩和李牧亭两个人一并走上来之后,神色大悦,看着两个人,笑道:“很好,很好,今日我在这里举办文会,就是为了筛选一下杭州的人才,也为要参加科考的你们提一个醒,今日你们两个人能走到我的面前,来日也必能走到皇上的面前。”

  顾巡抚的话让李牧亭神情一黯,而杜康恩听到这些话后却喜笑颜开。

  “既然是文会,终归要选出一个魁首。”

  顾巡抚看着两人,就开始出题了,说道:“今日我就在这里制一题目……”

  “扑通……”

  李牧亭扑通一声就跪在了顾巡抚的面前,说道:“巡抚大人容禀,小子实是扬州之人,功名被革,参加文会已经是绕过了个中规则,误打误撞来到此处,实在不敢继续考试下去,万望巡抚大人饶恕。”

  顾巡抚脸上的喜色一下子收敛许多,他举办这个文会,为的是选出杭州的仕子,在最开始的要求中,就必须要有功名之人,能够去参加秋闱春闱的人,现在一个人绕过了规则,并且来到了他的跟前,便伤到了他的颜面。

  顾巡抚是个好面的人。

  “我也是个爱才的人,你更是有几分才气。”

  顾巡抚看着李牧亭淡淡说道:“你先下去吧,回头再给我说说你为何被革掉功名,若能帮衬,我也会帮你一下,算是不枉你来参加这一场文会。”

  李牧亭自然是千恩万谢的走了出去,这一次文会,他本来是护送杜康恩来到顾巡抚的面前,不想在考试的时候,一时兴起,这连续的做了两张试卷,居然都脱颖而出,以至于最后的竟然来到了顾巡抚的身前。

  “那么这一次文会的魁首就是你杜康恩了!”

  顾巡抚看着杜康恩,对着周围的人说道:“杜康恩一直都是我们杭州城有名的才子,他的诗词歌赋,大家有目共睹,值此之时,我也想要给大家宣布一事,便是我打算将家中的小女,许配给杜康恩……”

  这一点是早先就定下的,杜康恩和顾宝珠两个人的婚事,在场的仕子们心中有数,听到之后,只能恭贺他们两个人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巡抚大人!”

  杜康恩在这时候跪了下来,对着顾巡抚说道:“小生杜康恩能够娶到宝珠小姐,实在是三生有幸,而在小生看来,宝珠小姐比起功名富贵要重要的多了,娶到了宝珠小姐之后,小生就要退隐山林,不以功名为念,而是在家中清闲度日……”

  顾巡抚的脸一下子就沉了起来。

  “小婿已经早早的做好了一篇文章,表明自己的心事。”

  杜康恩坦坦荡荡的站起来,说道:“十亩之宅,五亩之园。有水一池,有竹千竿。勿谓土狭,勿谓地偏。足以容膝,足以息肩。有堂有庭,有桥有船……”

  大庭广众之下,杜康恩背诵了自己“做”的,出自白居易的《池上篇》……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4/34496/5142661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