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乐游客栈 > 第一百一十六章:浓情薄意

第一百一十六章:浓情薄意


  肖佑机此时正紧紧搂着白萱歌,姑娘红着脸,一动不动的僵直着身体。肖佑机成熟清冷的气息从他的每一寸肌肤渗入,她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却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姑娘胸前起起伏伏,她握着肖佑机搂住自己腰间的手,轻声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

  男人把头埋在姑娘的肩膀上,深吸一口气,有些哽咽地说到:“上宁尊神真的,对我如此恨之入骨吗?”

  “父亲不是这样的人,他只不过是比较严厉罢了。你上次的伤还没有好,他怎么忍心又让去寻找碎片,我求了他了,他也不听。”白萱歌带着哭腔。肖佑机自从上次弄丢了碎片之后,便施以重刑,他身上的伤口逐渐溃烂结痂,她悉心照顾,终于不再让他隐隐作痛。

  白萱歌知道,父亲嫌弃肖佑机出身低微,乃是妖神混血之后,及不纯正也不高贵,所以处处容不下他。她以为只要假以时日,父亲一定能接受他,自己也一定能嫁给他。

  她转过身,前胸紧紧的贴着肖佑机。她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低声哭了起来,“咱们两个,只有咱们两个找一个地方逍遥快活去不好吗?”

  “如此一来,昆仑的所有人便都觉得我无能,这样岂不是驳了你的脸面?”他的声音带着一丝蛊惑,让白萱歌一听便沉浸进去,不能自拔。他是为她考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堂堂正正的嫁给他,所以一直兢兢业业在父亲手下做事。可是父亲的心,就如同一块坚硬的时候,无法捂热。

  白萱歌抬头看着男人,“别去了……那昆仑之外的海岛上,已经有数百年未曾有人前去查探,据说守候那碎片的猛兽十分强悍,就算你带了神兵神将过去,我也害怕……”

  “别怕了……我会平安回来的……”他轻轻抚摸着她的头,低低浅浅的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她瞳孔缩放,两人的亲密程度从来没有如此缠绵腻歪,向来他也不过是牵牵她的手,如今,竟然……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轻吻了她的额头。她一瞬间连呼吸都不能,僵直着身体不敢动弹,缓缓地闭上眼睛,身体的重量靠在他的身上。

  “怎么?”他声音低沉的笑了。

  “我……”白萱歌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话。

  平日里嚣张的小姑娘竟然像一只小白兔一样在他的怀里窝着不动,红肿着眼睛抽泣着,“那你一走,我就会想你……我想,我想偷偷看你去……”

  “此去凶险,你再喜欢玩闹也不要跟着。”他细细闻着她的头发,姑娘纤细的身子和当初小小的孟蜀一模一样,恍惚间他竟然看插了眼,怔怔地看着出神,不知道孟蜀失踪这么久,究竟去了哪里。他此时着急焚心也不得,只能按照自己的原计划行事。他从白萱歌的发丝,顺着抚摸到细腰,一双含情的眸子带着笑意,弯弯的如同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让白萱歌一阵眩晕。

  她是如此的喜欢现在暧昧的气氛。

  男人脖颈上泛着点点潮湿的水光。

  他温柔地压低声音,“凶险之地,更不能让你去了。你说是有些闪失,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少女怀春面红耳赤,像个慌不择路地兔子想要掩埋自己,她轻轻的敲着男人的胸膛:“今天怎么竟说这种羞人的话,你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男人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眼眸渐渐的冰冷起来,如同隆冬河流厚厚的一层浮冰,布满了荒凉和寒冷。只不过他的胸膛紧紧贴着她,撒法者微高的体温,灼烧着白萱歌的心脏。

  大殿之外,有神将轻声提醒:“肖大人,该……该走了。”

  那人怕打扰了白萱歌和自己家大人的美好,说话结结巴巴。男人笑了笑,“萱歌,我要走了。乖乖的与尊神在一起,明日还是你们的家宴呢。”

  “谁要和他们过家宴,没有你什么事情都索然无味。”

  “别闹。”

  他笑着,“等我回来。”

  “好。”白萱歌调皮的吐吐舌头,两人正是难舍难分之时,自己的心上人却要突然去争夺那神器碎片。明天夜里便是昆仑的乞巧节,男男女女都成双成对,虽然那里凶险,但又不是带兵打仗,她心里早就打好了算盘,准备给肖佑机一个大大的惊喜。姑娘把自己腰上的荷包拴在了肖佑机的腰间,“你要带着哦,它是可以保佑你平安的。你的伤还没有好,都怪父亲!如果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就好了。”

  肖佑机低头看了一眼那可以跟踪自己的蛊物荷包,装作什么也没看懂一样,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好,以后你想让我陪你多久便多久。”

  “不理你了!”白萱歌一下子被湿热的气息惊到。

  “我会早回来的,你要乖乖的。”

  “好。”

  肖佑机转身,身如玉树,背影坦然离开了白萱歌的寝宫。他嘴角带着一丝丝的嘲讽,对于白萱歌而言,他心中哪里有爱意?不过这么多年都是一些阿谀奉承,假情假意,他为了接近上宁尊神处心积虑蛊惑的一颗棋子罢了。他走了进步,回头看着冲她招收的姑娘,心中突然生出来了一丝不忍,但是转念脑中闪过孟蜀心如死灰的场景。

  都是这个女人,都是上宁尊神,孟蜀才会死。

  肖佑机冷冷的转过头去,“走吧。”

  他心中盘算好了一切,从这一步开始,他就要让所有人相互猜忌,让伤害过孟蜀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昆仑的风是冷的,昆仑人的心是冰的,但是好在这么多年,他靠着会议里的孟蜀活了下来。好在这么多年,他居然发现孟蜀还完好的活在世上。如此,这么多年的磨难便不负了。

  白萱歌望着男人远去的背影,摸了摸刚才被亲吻的额头,发自内心的笑了笑。和肖佑机在一起了这么多年,似乎终于可以修成正果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5/35882/5199130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