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就是卖猪肉的 > 第五章 洗牌开始

第五章 洗牌开始


  “您好,我是王泉,中原做猪副产品的,前几天约好要去拜访您的,因为特殊原因不得不中断拜访行程,希望您能见谅。衷心建议您最近大量备货,以防不时之需。”

  看到这条短信的人,反应不一。

  有人无视,有人疑惑,有人深思。

  ……

  8月14日,中原省城某屠宰场生猪莫名死亡,8月16日确诊为非洲猪瘟,并发布封锁非洲猪瘟疫区的命令。

  8月15日,江省连港市辖区内生猪莫名死亡,8月19日确诊非洲猪瘟,疫区内一万四千多头生猪被无害化扑杀处理。

  8月17日,浙省温市生猪莫名死亡,8月22日确诊非洲猪瘟。

  ……

  从江省宣布出现疫情开始,王泉接到好几通电话。

  杨德军听了王泉的建议,把接货量提升了三成,因为江省的疫情出现,副产价格短时间上涨了将近一块五毛,打电话来表示感谢的同时,也间接的询问王泉是不是有关系,能提前得到消息。

  还有三个打电话来询问王泉为什么会提前知道消息,也是猜测王泉有关系,同时表达了想要合作的意向。

  王泉总共发出去十一条提示短信,一半的客户选择合作,另外一半则是表示以后有机会合作。

  至于杭城的两个大客户,没有反应。

  尽管如此,跟王泉合作的客户已经超过了十个。

  ……

  跟王泉记忆中一样,短时间内,国内多地出现疫情,一时间,非洲猪瘟成为全国民众关注的话题。

  越来越多的地方出现疫情,屠宰量成倍往上翻,生猪价格每日下跌,白条猪肉和副产品的价格却缓慢增长,市场出现了病态逆增长。

  嗅觉敏锐的猪副产老板,连夜启程寻找客户,更多没有反应过来的副产品承包商,看着越来越多的积压产品,直挠头皮,逼不得已,只能廉价处理手中的产品,给了专业调货的人生存空间。

  林东本身就是承包商,手中虽然没有大厂子,但也认识不少同行。此时的王泉,利用有限的时间调运更多的货物,因为手中有优质客户,且调货量巨大,无形之中帮了那些大承包商的忙。

  短短十天的出货量,超越了林东以往一个月的出货量,为此林东专门购买了两辆单排货车,专门用来调货,林东这个老板甚至亲自上阵。

  王泉最初利用林东兄弟的身份去调货,接触的多了,一部分细心的人发现,真正掌握客户资源的,其实是王泉。

  越来越多的承包商认识或者听说过王泉的名字,王泉手机上副产品的联系人也与日俱增。

  连续忙活了半个月,这种急促的节奏才开始变得缓慢,很多副产品承包商都在开发新客户,渠道增加了,低价处理的产品也就变得更少。

  8月底。

  屠宰量一直上涨,林东手里的三个小场子,以前加一起一天最多杀一千头,现在一个场子一天都能杀一千多头。

  林东只能放弃外出调货的打算,老老实实招工,保障自己场子的平稳运转。

  市场经过最初的慌乱之后,重新恢复健康,供货量充足之后,猪副产品的价格开始下跌。

  也正是这个时候,行业洗牌悄然开始。

  屠宰场超负荷运转,生猪价格下跌,白条猪肉价格下跌,猪副产品价格下跌,所有产品都在下跌的时候,人工工资却上涨了,特别是能熟练操作的员工,涨幅接近30%。

  因为产品价格下跌,原本三天吃一次的东西,现在可以每天都吃,市场需求量迅猛飙升。

  原本指望薄利多销的承包商突然发现,销量是增加了,可利润却没有了,甚至很多承包商出现了赔钱赚吆喝的情况。

  一天两天赔钱还能接受,可行情一个劲儿的下跌,谁能整月整月的赔钱呢?

  所有承包商都赔钱吗?

  并不是。

  无论什么时候,产品差异化都存在。

  优质品和普通货的价位自然不一样,举一反三,敢购买优质品的客户,他们害怕卖不出去?或者是卖不上好价位吗?

  所以,优质客户的重要性就凸显出现了。

  还有,诸如大肠,猪肚,脑花,猪蹄猪头这类打成冻品也不会影响价格的产品,承包商就不会赔钱。

  恰巧,王泉不缺优质客户。

  他选择拜访的客户都是前世听说过,或者是合作过的优质客户,要不然也不会一个地区只要一两个客户。

  要知道,任何一个地区都不止五六家,甚至十几家做这一行的批发商。

  时间进入九月份,疫情更加严峻,越来越多的养殖场大量抛售生猪,行情愈发差劲儿。

  ……

  在这里,要强调一点。

  猪副产品的承包商看似从屠宰场承包,明面上是合作共赢的关系,实际却不然。

  屠宰场依靠白条猪肉赚钱,他们的屠宰量也是根据市场对于白条猪肉的需求制定的,猪肉便宜了,老百姓吃的自然多,需求量增加,屠宰场就一个劲儿的杀猪。

  试问,精肉比猪下水还便宜的时候,您会选择哪个?

  屠宰量一个劲儿增长,副产品销售却很平稳,矛盾就出现了。

  说白了,屠宰场和承包商就是对立面。

  屠宰场不管承包商的死活,只管杀猪卖肉。

  有实力的承包商只能咬牙硬撑,期待行情回转。

  实力偏弱的承包商要么死磕,要么撤资走人。

  调货的,都是无利不起早的,赚多赚少的问题,绝对不会赔钱。

  ……

  忙完一天的活计,王泉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

  躺在床上,脑子飞快的转动。

  从杨德军发货开始,一个月的时间,王泉现在有十四个稳定客户,每天的出货量保持在十几吨左右。

  十几吨的货,根本不是他一个人能忙得过来的,林东另外一辆单排也借给他了,还给他安排了司机和工人,只不过工资要王泉自己支付。

  有些产品赚钱,有些产品不赚钱,甚至还有极个别单品,赔钱。

  赔钱,也是不得已。

  量大的客户报货时候要的品种比较多,如果仅仅给他赚钱的产品,不赚钱的产品不给他配货,这无疑是把客户往外推,久而久之,客户嫌麻烦,有很大的可能性丢失客户。

  即便是这样,王泉依旧没少赚钱,甚至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自己赚了十几万,这其中大部分都是在疫情刚爆发那段时间赚的。

  不敢相信归不敢相信,他同样知道,那些大承包商,遇到好行情的时候,一个礼拜甚至就能挣到二十万。

  至于那些专业做冻品的,王泉不想去猜。

  前世,他遇到过。

  一个冻品老板,专业做猪舌,俗称口条。

  一年十二个月,他十一个月都在买货,剩下一个月卖货。

  直白点,他一年只做一个月的生意,利润几百万,完全可以用开张吃三年形容他。

  同样是猪副产品,鲜品和冻品是两个概念。

  此时的王泉,根本不敢奢望冻品,太压钱了,玩不起。

  “唉。”

  刚叹一口气,电话骤然响起。

  PS:收到签约短信了,感谢编辑的认可,也感谢给咱投票的朋友,客户端好像有投资什么的,请大家伙儿把握机会,趁着行情搞一波。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6/36675/4822627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