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就是卖猪肉的 > 512 不敢回家的两兄弟【四千字】

512 不敢回家的两兄弟【四千字】


  “王总也对国储肉感兴趣?”

  王泉作为方圆附近最大养殖场的老板,无疑是任文涛心中的优质客户,任文涛密切关注着王泉的一举一动。这种密切关注从两人认识,一直持续到王泉的屠宰场开业。也正是知道王泉自己投建了屠宰场,任文涛才觉得意外。

  “没有,只是看任老板发出来的消息,有些好奇。对了,任老板参加昨天的招标会了吗?”王泉装作随意的问了一句。

  “国储肉招标这种多年不遇的事情,怎么可能不去看看?”

  任文涛笑着回答,他这种老油子,不敢说八面玲珑,最起码也是心思活络。王泉能主动发来微信询问招标会的情况,那就说明他想知道最终结果。稍微停了一下,主动说道:“昨天参加招标的有十几家,都是咱们本地做批发的,最终有两家中标,具体中标价格不清楚,每家都能拿到500吨的国储肉份额。”

  王泉听完一愣,招标这种事情还能一次招俩?

  “沙南和沙北各一家,而且听说上面会对国储肉的销售实时监督,严格把控销售价格,以防止批发商加价过高。”

  就在王泉暗暗纳闷的时候,任文涛突然笑道:“原本以为会是一顿美餐,没想到到头来是限量供应的。赚着蝇头小利,还要被人监督监管,也不知道那两个中标的人是什么想法,如果换做是我,我宁愿不赚这些钱,也不想被人天天盯着。”

  “对了,你屠宰场搞的怎么样了?开业的时候我正忙着在外面调猪,也没顾上过去给你捧场。”

  “就年前开工了十天左右,暂时还算顺利,唯一让人头疼的就是猪不够用。任老板你在这一行混的时间长,如果有机会的话,希望咱俩还能合作。”

  任文涛自然明白王泉的意思,以前两人合作是任文涛从王泉手里买猪,以后再要合作的话,就要反过来王泉从任文涛手里买猪了。

  两人客套的聊了几句,王泉这才挂断电话,嘴角不由上扬。按照任文涛的说法,郭杰肯定不在中标的两人之中。虽然跟自己没有关系,心里还是下意识的高兴。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王泉不由疑惑,家里人都干啥去了?

  给刘香兰打电话,电话接通后传来嘈杂的声音。

  “赶集买菜呢,马上就回去了!”

  电话挂断,王泉这才想起今天是腊月二十七了。

  俗话说,二十七赶大集,意思就是二十七这一天要把过年需要的东西准备齐全了。小时候,王泉最喜欢的就是赶集,虽说他对年货的采买没有发言权,却不妨碍他喜欢赶集时人声鼎沸的热闹气氛。

  只不过随着这些年超市越开越多,生活物资也不再那么紧缺,随时随地都能在超市购买,久而久之,赶集的兴趣也就慢慢变淡。不仅如此,还有很多小时候期待的项目,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淡出自己的生活,乐趣跟着少了许多。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现在过年,越来越没有年味儿的原因。

  大概半个小时后,门外传来张舒的声音,随着声音房门打开。

  刘香兰和王红军两人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蔬菜,张舒也没空手,手里拎着一小袋青菜,三人都是一脸喜悦的模样走进来。

  王泉诧异的看着他们带回来的大包小包,不由苦笑道:“超市初二就开门营业了,你们买这么多东西干啥?”

  王红军放下手里的东西,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跟你妈商量过了,年夜饭把张舒父母也叫过来,好好热闹一下。”

  王泉下意识的看了张舒一眼,看到她眼中藏不住的喜意,心里也是暗暗赞同。张成刚就这么一个闺女,现在还出嫁了,今年过年,算是他们两口子第一次两人过年吧?心里肯定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要我说,城里过年真的不如在老家过年。”

  刘香兰把买回来的蔬菜放到厨房,一样一样的从袋子里拿出来分门别类。嘴里还不停嘀咕着:“这要是在老家,架一口大锅,用劈柴卤肉,一锅就能成事。在这里,没有那么大的锅不说,天然气也没有柴火有劲儿,卤出来的肉肯定没有柴火锅卤出来的好吃。”

  张舒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亮,赶紧说道:“妈,我看不少饭店卤肉都是用的铁桶,不占空间还能装不少东西,要不咱也去买一只回来?”

  刘香兰闻言,手上动作一停,抬头看向王红军。王红军立刻就明白啥意思了,转头看向王泉说道:“你去买一只回来。”

  王泉不情愿的看了张舒一眼,昨天体检的时候,找的医生跟苗慧娟认识,人家直截了当的告诫,不是所有的肉类都适合孕妇吃,不能因为家里条件好,就无休止的给孕妇灌输营养。

  “又不是卖卤肉的,一年也不一定卤几次肉,有必要专门买一只铁桶么?我觉得用家里的锅,随便卤点是个意思就行了。”

  张舒眼神里带着冷意看着王泉,没成想王泉这次根本不怕。心里暗暗懊恼,随即换上可怜兮兮的表情对着刘香兰喊道:“妈……”

  刘香兰似乎很享受张舒这种撒娇方式,顿时眼睛一瞪,对着王泉骂道:“让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

  随后又是冷哼道:“人家娶了胖媳妇该生孩子一样生孩子,咱家小舒又不胖,怕什么?再说了,怀孕的时候不胖个几十斤,肚子里的孩子肯定受亏?我当年怀你的时候要是有现在这条件,你也不至于长成这样!现在条件好了,可不能亏着我大孙子。”

  啥叫不至于长成这样?

  王泉很是不满的瞪了刘香兰一眼,余光看到张舒笑得花枝招展,心里更是憋屈。转头看向王红军,王红军不知道想到了啥,脸上乐乐呵呵的,根本不跟王泉对视。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才拿起车钥匙往外走。

  刚刚买完卤肉用的铁桶,还没来得及付钱,电话响了。看都没来得及看,快速接通,歪头夹着电话,手上动作不停给老板付钱。

  “下午有时间没有?出来喝点?”

  听着声音有些熟悉,一时间又想不出是谁,王泉没敢直接答应,等老板找回零钱后,这才赶紧看向电话,看到张闯的名字后,赶紧笑着问道:“你啥时候回来的?”

  “最后一趟去的粤省,凌晨才回来,这不刚睡醒么。”

  想想跟张闯也好几个月没见面了,包括把人家喊回来帮忙拉货都没顾上见一面,王泉心心头一热,直接答应道:“行,你找地方吧,我把东西放家里就出来。”

  王泉把铁桶送回家,告诉刘香兰自己不在家吃饭了,从博物架下面的柜子里拿出两瓶酒,把车钥匙丢在家里,匆忙下楼。乘坐出租车来到张闯找的地方,是一家藏在小街道里的香肉馆,很不起眼的一间小店铺。

  看到王泉进来,张闯赶紧起身,笑着说道:“天气冷,吃点香肉暖暖身子。这一家店我来过好多次了,别看店面不大装修也简陋,都是从农村收上来的活物。我要了四斤已经焖上了,等会要是不够的话再点。”

  两人坐下之后,张闯给王泉倒上一杯开水,又是问道:“不是放假了吗?问问恁老表来不来,两人喝不起兴。”

  王泉眼睛一亮,赶紧给林东打电话。

  林东陪着刘桂兰赶集,刚刚把刘桂兰送回家,听王泉说吃香肉,二话没说直接答应。

  趁着两个小菜,王泉和张闯边喝边聊,没过二十分钟,林东到了。

  张闯给林东倒上酒,转头对着厨房喊道:“老板,端上来吧!”

  等老板端上香肉,香肉配上胡萝卜满满一铁盆,热气腾腾香味扑鼻。三人都没客气,趁热动筷,吃了几块之后,王泉率先停下,端起酒杯。

  放下酒杯后,张闯看了王泉和林东一眼,这才笑着说道:“之前说的车队,啥时候开始弄啊?”

  之前喊张闯回来,就是告诉他要组建车队了,让他回来帮忙。张闯回来之后,确实喊来了不少司机和车辆,他自己也跟别人说过组建车队的事情。忙碌起来之后,却没人再提及车队的事情。

  不少司机私下里都问张闯,车队的事情是不是黄了。张闯不敢冒然回答别人,只能用老板太忙,暂时顾不上当借口。现在放假了,张闯就想确认一下,车队到底还能不能建。

  对于他们这些冷藏车司机来讲,如果能够挂靠到一家正规公司,就意味着收入得到了保障。如果不能,那就依旧是散兵游勇,只能天南海北的到处跑,辛苦不说,钱也不一定多挣。

  林东给张闯递过去一根烟,随后给王泉分了一支,自己点上火后才说道:“车队肯定要组建,只是年前太忙了,没有顾上弄这事儿。”

  说着,看了王泉一眼,紧跟着说道:“过完年吧,过完年开个会商量一下物流公司怎么搞。”

  王泉点了点头,看向张闯问道:“闯哥你天天在外面跑,肯定接触过类似的物流公司,你说说看,人家是怎么弄的,咱也学习学习。”

  张闯听后赶紧摇手,慌忙说道:“我就是个司机,哪懂开公司的事情啊。你要是让我帮你联系司机,那绝对没话说,公司的事情,你还是找个懂的人来弄吧。”

  王泉也没纠结,追问道:“那你能联系到多少车辆和司机?”

  张闯没有直接回答,微微皱眉仔细想了一会儿,这才不确定的说道:“我自己能联系到十来辆,年前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开始干活了。你要是觉得不够用,还能让这些司机帮忙介绍其他车辆,都是在这一行混的,肯定还能找到不少车辆。”

  王泉点了点头,又问林东:“上次说需要多少车辆来着?”

  林东撇嘴笑道:“先别说上次的事情,既然要找,那就尽量多找点,富余总比缺着强。算算每天从外面找多少车,就知道咱们的需求量了。”

  稍微思索片刻,林东又是说道:“五十辆应该差不多够用。”

  看了张闯一眼,快速点头道:“如果能再找来五十辆车,咱们就不用从外面联系车辆了,到时候全部用自己的车辆,发货效率也能跟着提高不少。”

  王泉听后,肯定的点头,对着张闯说道:“就照东哥说的联系,尽可能多的联系,大胆的跟他们说,只要愿意来,就绝对不会没活干。”

  说完正事儿,接下来就是胡吃海喝,三个人两瓶高度白酒,没有喝醉却都飘飘然。

  王泉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刚打开房门,一股浓郁的肉香味扑面而来,下意识的吞咽口水,朝着厨房看去。

  厨房门关着,味道还这么浓?

  刘香兰陪着张舒在客厅看电视,看到王泉回来,赶紧把他叫到客厅,等王泉坐下之后,刘香兰皱着眉头问道:“员工都放假了,你咋不通知富强和富贵?”

  听到这句话,王泉愣了一下,随后疑惑的看向张舒,问道:“我没通知他们?”

  张舒不说话,只是笑着点头。

  王泉满脸尴尬,不敢直视刘香兰的目光。

  “要不是你二婶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这事儿。你二婶给他俩打电话了,富强那憨货啥也不说,只说没到回去的时候。富贵说没接到你电话不敢回家,你二婶还以为这两兄弟让你不高兴了,过年都不让他们回来,求我帮忙说好话呢。说是这两兄弟要是哪里做的不好,等他们回来,你打他们一顿都行,可千万不能不让回家过年,你瞅瞅你干的啥事儿!”

  刘香兰没好气的数落着王泉,起身给他倒了一杯热水,又是叮嘱道:“你赶紧给他俩打电话,让他们回来,省得你二叔二婶跟着操心。”

  王泉干笑一声,赶紧掏出电话,心里不禁暗暗嘀咕,要说王富强没接到通知不敢回来王泉还能相信,王富贵啥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翼翼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6/36675/5123372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