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就是卖猪肉的 > 608 以利诱之

608 以利诱之


  视频通话突然陷入沉默,张舒疑惑的看了王泉一眼,见他表情凝重,小心翼翼的伸头看向手机屏幕。当她看到其他三人也都是面露愁容后,不禁担心问道:“咋了?”

  王泉无声摇头,就在此时,李宏似乎想到了什么好方法,脸上带着一丝喜色,急切问道:“他们能给咱们提要求添加合同内容,咱们能不能用长约的方式捆绑住屠宰场?”

  长约的方式是九鼎商贸保障持承包权的常用手段,中原省内的这些屠宰场全部都是长约合同,李宏的提议看似不错,却被张浩明摇头否定了。

  “合同周期的长短只能约束守规矩的生意人,如果他们铁了心的不配合,直接拉低屠宰量咱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反倒有可能拖累咱们。”

  李宏先是气弱,随后又是倔强反驳道:“降低屠宰量的话,屠宰场难道就不损失?我不相信他们为了北湖熊的面子,自己承担损失。”

  李宏的说话明显带着赌气的成分,做生意如果为了赌气使用不理智的手段,吃亏的终究还是自己。三个人隔空对望面面相觑,林东身为北湖现在的负责人,比他们三个更加了解北湖的状况,也正是因为了解的太多,难免会有主观臆断,此时并不好多说。

  张浩明自然不想因为这点事情跟李宏抬杠,王泉沉默了好一会儿,只能无奈开口说道:“不要为未知的事情浪费脑细胞了。北湖熊的利益诉求很明显,现阶段咱们只要不直接去触碰他的利益,担心的情况应该不会发生。”

  迟疑了一下,王泉接着说道:“另外,老李刚才的提议必须加进去,长约是咱们自己的利益保障,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情,最起码咱们为自己的利益争取过。”

  “各自处理好手里的事情,明天我会好好跟分包商们沟通,等他们准备好之后,正式接手北湖的屠宰场。”

  ……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餐,王泉带着张舒前往凤凰大酒店。到酒店之后给孙文政打电话,得知他们已经跟豫北的同行见面了,此时正在吃早饭。

  在酒店大厅等了二十分钟,十几个人来到大厅,和王泉打过招呼,跟着王泉一同前往九鼎商贸公司大院。

  五分钟后,来到公司大院。张舒率先下车,下车之后径直走进内勤办公室。几秒钟后,几个内勤鱼贯进入会议室。

  等所有分包商从车里下来之后,王泉笑呵呵的跟他们说道:“咱们这一行,真若在高档写字楼里租赁办公室,也不符合咱们的工作性质。索性,就不讲那种虚假的排面,怎么方便怎么来,大家伙儿别嫌弃。”

  “王总谦虚了,这么大的院子,比那些看似光鲜亮丽,实则拥挤的写字楼比起来得劲多了。”

  “就是,看习惯了屠宰场的院子,再看到这个院子立马就有了亲切感。”

  “……”

  王泉笑了笑,“今天之所以不在酒店说事,就是想让合作伙伴们过来认认门,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不方便打电话说的,可以直接上门谈。”

  说完,转身带着他们进入会议室。

  椭圆形的会议桌上已经摆好了香烟饮料,王泉示意分包商们坐下,等他们坐下之后,王泉这才走到主位上坐下,拆开面前的香烟,笑着说道:“各抽各的,我就不发了。”

  王泉的随意举动让分包商们稍显轻松,老烟枪们纷纷拆开香烟,惬意的点上,仅仅十几秒钟的功夫,会议室内就升腾起浓浓的烟雾。

  “汴京地区的合作伙伴昨天晚上到达的比较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已经大致说过了这次约大家伙儿过来的主要目的。”

  王泉目光转向另外几个陌生的面孔,笑着说道:“现在,我重新说一遍,希望大家能够认真听,毕竟关系到诸位的切身利益。”

  听王泉这么说,原本小声交流的声音瞬间消失不见,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

  王泉把昨天晚上跟汴京分包商说过的内容重新说了一遍,看着分包商们的表情,心里暗暗满意,又是接着说道:“关于邀请新合作伙伴的事情,昨天晚上我跟其他几位股东已经认真讨论过了,最终得出的有效方法是连带责任担保。”

  听到连带责任担保这几个字,个别分包商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也有一部分分包商没听明白什么意思,疑惑的看着王泉。

  王泉没有急着说话,目光环视一圈,将每一个分包商的反应收入眼底,心里有数之后,这才不紧不慢开始解释:“这几个字听起来似乎很严苛,但是并没有针对谁的意思,大家不要被这几个字吓到。”

  “连带责任担保,说白了,就是想让你们邀请新合作伙伴时认真一点,不要为了一时的面子问题,连累到自己。大家伙儿都是生意人,生意人的面子向来不是靠别人吹捧,而是凭借真实实力。”

  稍微停顿几秒,王泉轻轻笑了一声,“不是自夸,以九鼎商贸在中原的名气和实力,想要寻找新的合作伙伴,根本不是难事,只要放出去消息,我相信会有大把的承包商蜂拥而至洽谈合作。也正是因为公司信任诸位,才把邀请新合作伙伴的事情交给你们,就算你们拒绝了某些想要滥竽充数的人,一样不会得罪人,尽管把黑锅往公司身上丢,我们不怕替你们背锅。”

  “哈哈哈,王总说笑了。”

  “我认同王总的说法,做生意都是为了求利。自私点说,真要是看面子喊来了一些实力不行,亦或者是人品不行的人,到最后损失的还是咱们自己。”

  “王总能不能详细说一下连带责任担保?”

  王泉听到这个问题,扭头看向提问的分包商,快速点头回道:“真要说起来,其实很简单。打个比方说,从在座的伙计中间挑选出来三个人,首先要保证这三个人分包的产品没有冲突,然后把你们邀请过来分包其他产品的合伙人加进来共同承包一个场子。”

  “这样的话,你们几个就可以完成一个屠宰场全部产品的承包。连带责任担保,也只是针对特殊情况,比如说其中某一个人起了歪心思,想要损害诸位和九鼎商贸的利益,谁介绍过来的自然需要谁负责,不但会取消起歪心思人的承包资格,介绍人也要跟着受影响。所以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损失,你们选人的时候一定要认真慎重。”

  看他们面露深思,气氛变得有些沉闷,王泉眼珠子一转,贼笑说道:“我再给大家提供一个思路,只要你们邀请的新伙伴足够多,咱们九鼎商贸就敢去谈更多的场子,到时候你们每个人都有机会拿下更多的分包权,其中意味我不多说,你们应该能明白。”

  王泉的意思大家都懂,却高兴不起来。

  谁也不敢保证自己邀请过来的承包商在以后的日子里不会生出异样的想法,万一出现这种情况,非但面子上难看,自身利益也会受到损害。

  沉默了好大一会儿,突然有人开口问道:“王总,如果邀请不到合适的承包商怎么办?会不会影响到我们包场?”

  豫北地区的几个分包商紧张的看着说话的人,眼底闪过喜色,有人敢出头提问是好事,最关键是他问出了自己关心的问题。汴京地区的几个分包商没有太大的反应,甚至暗暗叫苦。

  孙文政和王泉的关系,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已经表露出来了,此时他出声提问,也不知道是跟王泉唱双簧,还是真心替分包商们考虑。猜不准孙文政的真实想法,这几个人自然不敢轻易表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王泉心里暗喜,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甚至还露出了一丝不悦,看着孙文政说道:“这次约大家过来,主要是商讨,并不是分摊任务,九鼎商贸更不会无缘无故的针对某一个合作伙伴,所以说你的担心有些多余。”

  豫北地区的几个分包商听后表情不一,王泉的表情逐渐变冷,停顿了好大一会儿,似乎在做思想挣扎,最后又是说道:“我最后跟大家透露一个消息!”

  “九顶商贸正在跟铜罗集团洽谈包场事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铜锣集团全部加工厂的全部副产品都将由九鼎商贸承包。到时候,邀请新合作伙伴比较多的人,将有机会拿到铜锣加工厂的产品承包权。”

  铜锣全部加工厂的全部副产品?

  听到这个消息,在场的分包商们不淡定了,一个个惊疑不定的看着王泉。

  如果换个人告诉自己有机会承包大集团公司的副产品,这些分包商肯定会嗤之以鼻。

  真拿下大集团公司的副产品,就一定会赚钱吗?

  如果是以前,在场的任何一个分包商都没有自信说赚钱。众所周知,大集团的屠宰量比较大,承包价格也比一般屠宰场高,如果不能找到优质的销售渠道,别说赚钱了,不赔钱都是好的。跟大集团公司合作,压力太大了,风险也大,实力不够的人根本不敢轻易触碰。

  可现在不一样了,有九鼎商贸在上面顶着,销路根本不愁。按照九鼎商贸现有的合作模式来看,分包商们只要能够参与到大集团公司的承包当中,那就相当于捡钱。

  大屠宰量加上稳定的分成,不是捡钱是什么?

  极短的时间内,这些心思活络的分包商就衡量出了利弊,一个个目光热切的看着王泉,连带责任担保造成的不舒服已经不重要了,亦或者被他们主动压在了心底。

  王泉把他们的表情变化看在眼中,心里暗暗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同时不着痕迹的看了孙文政一眼,暗叹老孙会来事儿。

  突然,张舒出现在会议室门口,皱着眉头冲王泉招手。

  有分包商看到张舒捂着鼻子,下意识的掐灭香烟,转头看向王泉。

  王泉赶紧起身走出来,还没开口就听张舒小声说道:“张浩明刚才给你打电话了,说是铜锣那边已经有结果了,让你抓紧时间过去一趟。”

  听她这么一说,王泉才反应过来下车的时候张舒顺手把自己的手机拿下去了,忙问道:“就这?”

  张舒嗯了一声,又补充一句,“也提到保证金的事情了,苗苗已经统计出来了,等会你给他们几个说一下就行。”

  说着,把手机还给王泉,皱着眉头瞪了王泉一眼,“少抽点。”

  王泉不以为意,转身返回会议室,坐下之后下意识的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之后掐灭,笑着对屋内的分包商说道:“跟大家分享一个好消息,张浩明张总这两天一直在临易跟铜锣沟通,就在刚才他打回来电话说,铜锣那边已经有了结果,只等我过去签字盖章交钱,铜锣加工厂的副产品就属于九鼎商贸了。”

  定下来了?

  分包商们的眼神更加热切,有人蠢蠢欲动。

  “所以,我希望大家伙儿能够尽快下定决心,大批的场子在等着咱们去做。多犹豫一会儿,就有可能错失良机。你们作为公司挑选出来第一批有资格邀请新合作伙伴的人,无形之中已经快了别人一步,我希望你们能够抓住这次机会。”

  说着,再次起身。

  “你们好好考虑一下,我先去财务安排一下工作,等会再回来。”

  目送王泉离开会议室,安静的气氛瞬间出现打破,交头接耳声顿起。

  “孙总,你怎么考虑的?”

  “孙总,咱们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你说怎么做,咱们肯定跟着你一起走。”

  试探也好,真心也罢,汴京地区的分包商们纷纷看向孙文政,想要听听他的想法。

  孙文政淡淡一笑,很是随意的说道:“还有啥好考虑的,多包场多赚钱。紧跟着九鼎商贸的步伐就不会没钱赚,相反,如果不跟……”

  孙文政的话没说完,旁边的这几个人都明白什么意思。如果不跟,九鼎商贸这边绝对会有看法,要么是以后不带自己玩,要么就是优质资源与自己无缘。不管是哪一点,都不是自己想要的。

  “在这一行混的年份都不短了,谁不认识几个知根知底的同行,如果觉得人品不错,那就喊过来。实力大小暂且不说,九鼎商贸也不是很看重,想想半年前的咱们,有几个敢说自己实力强的,现在不都觉得自己有实力多包几个场子么?只要人品没问题,连带责任担保就形同虚设,还有啥好担心的。”

  孙文政慢条斯理的说着,最后玩味的看了他们一眼,低声笑着:“你们难道不想去铜锣加工厂玩玩吗?”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6/36675/5616312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