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后的绯闻老爸 > 第406章 小姨!你们要的小姨!

第406章 小姨!你们要的小姨!


    “谁在家里?”孟筱萱皱起了眉头。

  柠萌今天难得的被放了假,带着儿子回老家看父母去了。

  其余人,没有孟筱萱家里的钥匙。

  之前的几个后妈团女明星,今年也都有各自的事情,不像之前那么闲了。毕竟跟着许远混的,现在大家都大红大紫,活跃于各大卫视的春晚节目中呢。

  所以……

  答案只有一个。

  “小姨!”孟筱萱的钥匙,小姨也有!

  小姨回来啦!

  两年了,小姨终于回来了。

  孟筱萱激动的冲进屋中。

  “小姨!”

  “筱萱!”

  屋中出现了喜相逢的场景,直到……许远走进屋中。

  他看向孟筱萱方向,一个三十多的女人抱着孟筱萱。

  她穿着简单。

  一条能够展现她完美曲线的贴身牛仔裤,配上长靴,休闲却不失礼。上半身穿着黑色的针织衫,同样把她的体态勾勒得清清楚楚。

  红色的围巾,即便在家里也还没有取下,看得出来,她也刚刚到家里没多久。

  大波浪发型,用头绳绑了一下,方便做一些家务。头发一旦洒下,又能应付各种社交场合。

  沙发上还搭着一件白色羽绒服。

  红配黑,白外套,牛仔裤,大波浪。

  “蓝绿色不行,显得没有质感。”

  “外套肯定白色好看啊,黑色晚上看不见,不安全。”

  “裤子牛仔裤其实最合适,裙子容易走光。”

  “大波浪看着确实有味道,虽然渣男锡纸烫,渣女大波浪。”

  当年自己说过的话,似乎都被那个小女孩悄悄的记下。

  唯有长相,尽管十五年不见,但还是那么的熟悉。

  只不过,那个以前会出现在这个女孩子身边的女人,再也回不来了。

  是的,眼前这个,就是女孩。

  不管孟筱萱的小姨年纪有多大,但在许远眼中,她永远都是小女孩。

  “岑儿。”许远开口。

  女人浑身一颤。

  “远……远哥!”筱萱小姨一开口,眼泪就流了下来。

  气氛,有点不对劲。

  并没有孟筱萱以为的相逢的喜悦和感动。

  中间,隐约有一丝丝其他的故事的感觉。

  “爸,你讨厌!为什么叫小姨岑儿?太亲昵了吧!”孟筱萱插科打诨,这个家,全靠她!

  许远这才一笑。

  “你小姨身份证上虽然写的是孟岑,但早年,其实孟岑儿。因为我……因为有人说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像是小孩子的名字一样,所以她后来,改了名字。”许远差点脱口而出是因为他无心的讥笑,孟岑儿才改的名字。

  过去,就让它随风过去吧。

  现在,已经开启了新的生活,不是吗?

  “你们回来的正好,我刚刚让司机帮我提上来的外卖都还是热的。快快快,去饭厅,准备吃饭。”孟岑儿笑了出来,开始忙碌。

  孟筱萱赶紧去帮忙。

  她从小跟孟岑儿一起长大,这个小姨,说是她半个妈妈也不差了。

  许远还是像个老爷一样,坐在客厅,等着她们弄完叫自己吃饭就行了。

  他一直都是这样,不怎么做家务的。

  不是不会,而是曾经有一个人很会,以至于许远只用醉心于国术,其他方面形同废人一般。

  那个人的影子,和此刻劳作的孟岑儿好像。

  岑儿,在学她!

  许远闭目养神。

  “远哥,吃饭了。”

  十多分钟后,孟岑儿来叫许远。

  “嗯。”许远起身,下意识的就要从后面把手搭在孟岑儿双肩上。

  习惯,是骗不了人的。

  有些动作,哪怕你已经十几年没有做过了,但不代表着你忘记了,只不过是因为那个场景还没有出现而已。

  这一刻,许远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

  有人做好了饭,叫自己去吃饭的时候,自己会从后面双手搭着对方的肩膀,然后和对方腻歪。

  可那个人,不是孟岑儿。

  是她的姐姐啊!

  “怎么了?”孟岑儿发现许远停下了脚步,转身问道。

  “没怎么,你确实长大了。”许远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放空,在想以前的东西。

  但他的眼神,好巧不巧,偏是放在孟岑儿胸口上的。

  孟岑儿脸色一红,低头转身扭捏的跑走了,低声喃喃:“什么人啊,怎么还是和当年一样,口花花的,一点也不知道收敛!讨厌!”

  许远一愣。

  随后也笑了。

  当年,自己似乎挺喜欢作弄岑儿的。

  果然,一切都是当年的味道。

  除了……

  等等,当年的岑儿是一对A吧?

  怎么现在,感觉有36D了?

  这十多年,果然还是有一些变化的。

  时间,让容颜苍老,却也给了女人味道。

  饭桌上,一家人边吃边聊。

  许远对过去的事情绝口不提。

  反倒是孟岑儿说的比较多,讲述了这两年她在外面的经历。

  用脚指头也看得出来,孟岑儿家境不简单。

  但偏偏,自从孟岑儿带着孟筱萱之后,起码孟筱萱是没有见过孟家其他人的。她只知道,小姨能够满足她的一切要求,能给她在她的年龄段可以拥有的所有最好的东西。

  除了爸爸和妈妈!

  不提孟家,孟岑儿本身就有着多重身份。

  她当过两年的战地记者,亲赴一线,在非洲、中东等地区都曾经留下过足迹。当然,也经历过诸多危险,但她总是能逢凶化吉。

  钞能力,不是吹出来的。

  她也曾经在联合国工作过,出任和平使者,调解过多起国际纠纷,还获得了联合国颁发的和平卫士勋章。

  除此之外,她还在华尔街有自己的证券公司,生意做的不小。

  最后,她是国际知名跨国风投公司,蓝伞风投的董事长。

  这些东西,以前不用跟孟筱萱交流,因为她还小。后来可以交流了,许远又回来了,以至于孟岑儿两年都没有来见孟筱萱。

  今天,终于是说了一些。

  “天呐,小姨你居然是个富婆?”孟筱萱以前从来没有跟小姨谈过这方面的事情,所以她虽然知道小姨有钱,但想不到小姨这么有钱。

  可都这条件了,为什么三十多岁了还不结婚?

  对象应该很好找的啊?

  “二小姐,你点的榴莲蛋糕来了,马来西雅那边的榴莲送的晚了点,现在才……”一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端着一个黄色的蛋糕。

  他年纪四十多岁,大冬天穿了一件单薄的黑衬衣,一点也不觉得冷。

  许远正好端着碗筷在吃饭,一边挑菜一边淡淡的打断了对方道:“滚出去。”

  孟筱萱一愣。

  这个人,小时候她见过,偶尔会来找小姨。

  现在回想起来,这人和老爸是一个类型的,好像都很会打架。

  但老爸,为何直接让人滚蛋?

  “二小姐让我送东西,我把蛋糕放下就走。”那人似乎有点怵许远,开口回应。

  随后将蛋糕放在的鞋柜上。

  但晚了。

  许远手中的筷子已经飞了出去。

  噹!

  筷子被打飞。

  男子手臂微微颤抖,他虽然打飞了筷子,但他的手臂上也出现了一道深深的伤口,皮肉翻卷。

  他面色骇然。

  许远,果然还是那个许无敌!

  要知道,这位中年人,可是一位宗师啊!

  比郑九渊还年轻的宗师!

  “远哥。”孟岑儿又重新递给了许远一双筷子,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一样。

  许远接过筷子,重新吃起饭来:“滚吧,孟家人,都该……”

  考虑到筱萱和岑儿,许远活生生把最后一个死字吞了下去。

  男子速度离开。

  这顿饭,吃的不上不下。

  吃完之后,孟岑儿主动收拾饭桌。

  孟筱萱则和许远去了阳台,俯瞰京城。

  许远知道,孟筱萱有话想问。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6/36700/5241349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