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孤山云鹤 > 第十章 秦奉天

第十章 秦奉天


  道门,三大道级门派之一,座落于宋国东部,数十座山峰绵延数千里。

  道门,生机殿。

  此时生机殿正在举开道议大会,道议大会只有道门有重要事情需要掌门与各大长老商议时才会举行。

  “奉天,对于三月后的武林大比,我与一众长老商议让你参加,你觉得如何。”出声的是坐在正首位置的道门门主,无一道人,左右两侧分别是道门的五大长老。

  “弟子必不让掌门与各位长老失望。”秦奉天,道门大师兄,无一道人亲传,在道门年轻一辈声望极高。

  无一居,秦奉天住处。

  参加完道议大会回来的秦奉天,此时正躺在一少女腿上,闭目小憩。

  “累了吗。”少女名叫青妍,道门五长老之女,与秦奉天青梅竹马并且两人已经定下终身。

  秦奉天抬起一只手在青妍脸上摩挲,“有你在就不累了,不过我倒无心参加这次大比。”

  “为何。”青妍也抬起一只手,手掌摩挲着秦奉天的手背。

  “此次大比远在京城,大比完结束回来,怕不是庭院里的花都要谢了。”秦奉天哀声怨道,但这大比他不去不行。

  “院里的花有我照料,你不必担心,最要紧先照顾好自己。”见秦奉天这般模样青妍心里有些心疼。

  “院里的花我倒不担心,我担心的是眼前这朵美人花。”秦奉天坐起身嘴角带笑直视青妍,四目相对。青妍率先败下阵来,对秦奉天有点招架不住,脸色红润了几分,“你呀..”

  “大师兄..大师兄..”青妍话未说完,一道门弟子闯了进来,见此情景,人呆在了原地。大师兄跟青妍师姐...大师兄居然会有这种笑脸?还有平日不假以辞色的师姐还有这般小女子模样?闯进来的的道门弟子停止了思考,气氛突然凝固。

  秦奉天与青妍两人的定下婚约之事,并无多少人知道,只因青妍不喜张扬,秦奉天便也随她,两人只有私下一起时才会如此腻在一块。

  “古师弟,何事慌慌张张。”秦奉天轻咳一声,整理好衣襟站起身,已然一副道门大师兄作态。

  “江师兄..跟..赵..师兄打...起来了..”古师弟此时说话都不利索了,不是被刚刚的场景震住了,而是此时后边青妍师姐带着杀气的眼神正盯着自己,仿佛在告诫自己只要把刚刚看到的说出去自己就死定了。

  “古师弟你且先去,我随后就来。”

  听到秦奉天的话古师弟如释重负,点了点头马上离开,他怕再多呆一刻连明日的太阳都见不到了。

  “古师弟还小,不要这般吓他。”秦奉天转身对着青妍笑了笑。

  “好了,古师弟还在等你呢。”青妍也恢复了往日模样,走到秦奉天跟前替他整理好衣裳。

  秦奉天轻轻抱住青妍,嘴唇在她额头上轻轻一点,“我去去就回。”

  “莫要胡闹。”青妍双颊生粉,如莲花初绽。秦奉天松开青妍嘴角挑起迷人的糊度,转身出门,青妍看着他渐远的背影,嘴角带起浅浅的酒窝。

  ——————————————

  秦奉天来到斗武场,场地旁边围满了道门子弟,他们见秦奉天到来,纷纷让开为秦奉天让路。比武台上两名弟子各占一边,气氛剑拔弩张。

  “江师弟,赵师弟,还不停手!”秦奉天喝道。

  台上两人听见秦奉天的声音,虽然脸上怒容未减但还是停下手来,别过脸去不看对方。

  “哼。”两人同时哼道。

  “你们二人因何事起争执。”秦奉天又发话了,江赵二人平时虽争吵不休,但大打出手却是头一次。

  “大师兄,他们得知你要去参加武林大会,争着要跟你一起去,争到急了眼便打起来了。”说话的是刚刚前去通报的古师弟,台上二人顿时一起看向古师弟,示意他不要多嘴。古师弟看着二人的目光心里苦啊,早知道今天就闭关静修不出门了。

  “你们两个啊,谁说我去武林大会就一定要带你们去。”秦奉天一脸无奈,不过他心里清楚应该是掌门有所吩咐。

  “掌门说只要大师兄同意...”二人顿时一副苦瓜脸,如果大师兄不同意,他们两个再怎么争也白搭。

  秦奉天看着二人,颇为无奈,如果不是怕偷偷带着青妍去五长老会暴走,他一定只带着青妍一人,但话说回来,这年轻一辈轮资质江赵二人确实不错但缺少磨炼,掌门估计也是打着这算盘。

  “带你们二人一起也未尝不可,不过...”两师弟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见秦奉天话语一顿,顿时紧张的看着他。

  “这一路上你们若再起争执,我便把你们赶回来。还有!”两人刚想答应又被秦奉天打断,心里难受得只求大师兄赶紧给个痛快。

  “道门门规不可乱,你们两人去修道殿悔过,禁足三天,下不为例!”秦奉天脸色严肃,这是他身为道门大师兄必须做的。两人不敢有意见点头应是,秦奉天在道门中除了掌门与几位长老,他的话所有道门弟子都必须听,弟子中也没人不服于他,不过二人的目的也达到了自然也不会有异议。

  “这两个冤家。”看着两人走出斗武场还在暗中相互推搡,秦奉天摇头失笑,转身示意围观的子弟散去,自己则往住处走去。

  ——————————————

  回到住处,青妍正在庭前为花浇水,秦奉天走过去接过水壶示意青妍到一旁休息。

  “赵师弟他们的事怎么样了。”青妍轻声道。

  “老样子,不过这次需要带着这对冤家去京城了。”秦奉天笑道。

  “也好。”青妍点了点头,她也知道这其中有掌门的意思。

  “要不是怕五长老他老人家,我就偷偷带着你去。”秦奉天浇完水便放下水壶,走到青妍旁边坐下,望着青妍的侧脸轻声说道。

  “我爹又不是不讲理之人。”青妍捂嘴轻笑。

  九岁之时,青妍想突然吃雪酥糕,这雪酥糕是一次她爹从外边带回来的,她吃了一次便喜欢上了,但道门座立于群山,最近的城镇远在百里之外。九岁的秦奉天得知此事后,拿着掌门令牌骗过守山卫,连夜带着青妍偷跑出去,快马加鞭赶往城镇,只为带青妍吃上雪酥糕。这来回就是三天两夜,两人失踪三天把道门几个长老和掌门急的寻了三天未果。掌门准备发动道门上下寻二人下落时,秦奉天带着青妍回来了,其他人还好,人平安回来就行了,但这青妍的父亲,道门五长老拿过浮尘追在秦奉天就要一顿猛打,连掌门都拦不住。秦奉天每当回忆起此事时,心里都要感谢五长老,因为五长老这一顿猛追,令他的轻功硬生生精进了几个层次。

  你爹确实讲道理,不用不是用嘴说,秦奉天心道,这道门上下他面对谁都能不卑不亢但唯独面对五长老他就有些发怵,九岁时五长老给他造成的阴影至今还在。

  青妍看着秦奉天脸上的表情,轻笑出声,“我爹又不会真下狠手。”

  “我看难说。”秦奉天牢牢记着,当初掌门定下自己与青妍婚约之时,五长老的表情,犹如判官再世,狠狠给自己传音说,他要是敢在成婚前对青妍乱来,他会怎么样就不用多说了。

  “且不说这些,此次武林大会,尽力便可莫要强出头。”青妍对秦奉天的实力是放心的,但正所谓关心则乱,她难免也怕意外。

  “此次怕是不得不与沈兄交手了。”秦奉天收起表情,正色道。他口中的沈兄乃苍生殿年轻一辈代表,沈苍宇。秦奉天与他二人的潜力与实力,不愧为当代年轻一辈双杰,谁孰强孰弱却因两人没正式交手过一直没个说法。沈苍宇醉心武学,苍生殿殿主沈刃孤之子,师承天下七圣之一烈枪炎未,一手枪法出神入化尽得真传,而他心中最想交手的便是秦奉天,此次武林大会说是为二人的宿命之战而准备也不为过,而这也是青妍心中所担忧的。

  “无须担心,武林大比点到即止,不是生死相博。”秦奉天伸出手拍了拍青妍的手背,“等我从京城回来,我们的婚期也快到了。”

  青妍闻言倚在秦奉天胸前,手轻轻摩挲这秦奉天的脸颊,嗯了一声。

  ——————————————

  深夜,江关城,客栈林夜离房内。

  林夜离在房中打坐却一直感到心神不宁,只好停下运功,他现在距离炼之境就差一步之遥,临近突破却令他心生烦躁,似乎预感到什么事情要发生。

  “要是师父在就好了。”林夜离自语着,随机又摇了摇头,他现在已经不能依赖岚辰砂了,但遇到困难却还是第一时间想起他师父。

  “还是出去散散心。”

  林夜离打开房门,看了看隔壁温无痕的房间,想了想还是没上前敲门,这么晚温无痕可能已经睡了,林夜离不想去打搅他,独自一人出了客栈。当他刚走客栈没两步,一支暗箭袭来,林夜离侧身一闪躲了过去。

  “谁!”林夜离警惕的看着四周,却什么人影都没有,回头看插在木桩上的箭,似乎帮着一张纸,他打开纸张,上门写着五个字‘玉佩,牡丹湖’。

  “是白天的姑娘!”林夜离猜道,抬头再看暗箭射来的角度,看起来像故意偏开角度。

  “不过她怎么知道我在这?”林夜离心中疑惑,想了想走回房拿上承月,前往牡丹湖。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7/37582/4733373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