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绍宋 > 第六十四章 廿八(下)

第六十四章 廿八(下)


  且说,那受命的女真谋克也早已经失态,却是翻身上马一路疾驰来到城中心的官署所在,便仗着身份一路直接进入后堂来见完颜塞里,然后不管不顾,直接跪倒在地,叙述城北之事,并叩请主将废除之前军令。

  且说,完颜塞里今年二十六七,人生经历基本上跟此番浪到淮河边上的完颜兀术类似,但此人和完颜兀术相比却有两个大大的不同:

  一者,他虽姓完颜,但亲爹却不叫完颜阿骨打,这就决定了他的身份;

  二者,他这人属于汉化比较多的那种,在一众女真将领之中稍微读些书,显得很有城府……但说实话,这种特性放在日后可能会成就他,但此时却未必是什么好事,因为会引起掌权老派人物的厌恶,这就限制了他的前途。

  回到眼前,正在与一名年轻汉人将军小酌的此人听得汇报也是觉得匪夷所思,便放下手中酒樽,微微蹙眉:“你看的清楚,果真七骑败了我们女真三十骑?”

  “将军!事情的确怪异,照常理说不该如此,但末将在城上看的清楚,委实只有七骑,他们一骑不损,便杀散咱们女真三十骑!”来报的女真谋克一开口也觉得荒唐,却又更加想解决掉那七人,便恳请愈见急迫。“将军,速速放开限制,许我们引大军出去扫荡吧!宋人便有埋伏,我们一整个猛安又怕什么?”

  “你不懂。”这完颜塞里微微摇头,却又看向了对面的汉人小将。“刘兄,你们宋人中果然有如此神勇之人吗?”

  那人微微一笑,也是尴尬做答:“有自然是有的,此时正在淮河与四太子做对的韩世忠、王德,不都是如此吗?”

  “是了!”完颜塞里当即恍然,复又扭头看向地上的那个谋克。“宋军中有一二顶尖豪杰实属寻常,就当是韩世忠来此了,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依然不许出战!”

  来报的女真谋克大加失望,却摄于军法与阶级,只能无奈而去。但此人既去,完颜塞里与那汉将一顿饭尚未吃完,对方居然去而复返。

  “如何又来了?”

  这下子,完颜塞里彻底发作,因为对方已经算是在挑战他的权威了。“军令不够清楚吗?!告诉大挞不野,若他不忿,可晚间寻其余几位猛安开军议来论,如何敢一而再再而三?!”

  “将军,我家猛安被人家生擒了!”此人面如死灰,叩首以对。“宋军将之前战胜得来的咱们女真兵首级摆在马下,还让侍从往头上撒尿,他不忿宋军嚣张,出城相对,结果对方拼却了两骑性命,硬是让那个厉害的宋国统制找到机会冲到跟前,然后单臂将我家猛安给夹过去了。”

  完颜塞里怔了许久方才起身,却是一言不发,直接往后去了,而那汉将也尴尬一时,只能起身侯立。

  而片刻之后,等到这名女真万户返回,却已经是全服甲胄,而与此同时,城中其余金国军官闻得讯息也纷纷赶到官府署衙前。

  双方堂上相见,不等下面这些猛安、谋克开口,完颜塞里便率先抬手相对:“不必多言……之前我不许出战,乃是因为前方四太子在淮河受挫,进退不能,战事已然微妙,而阿里将军和讹鲁补将军都提前与我有私话递来,要我做好准备,务必不能失了后路,这件事情你们不知道,不要胡乱埋怨我。”

  众人这才稍有醒悟。

  “但今日既然有一个猛安被俘,便顾不得许多了。”完颜塞里继续言道。“想来再不做处置,你们也不能再服气,便是你们服气……不说别的,只讲大挞不野这个猛安里面的军官又该如何安抚?所以我已决心出兵,吃掉这股宋军,只是出兵之前,咱们须有计较。”

  “若只是那几百骑兵,无论如何都能吃下,如何还须计较?”有人当即应声,俨然还是对昨日、今日军令有些不忿。“其实,早许俺们出兵,便是大挞不野一个猛安也足以了结此事,何至于此?”

  “不会只有区区几百骑的。”完颜塞里连连摇头。“如我所料不差,水泊畔必然还有伏兵!你们之前不记得了吗?说是宋国一个太尉,唤做杨惟忠的,如今已经到了西面广济军,正在聚兵,你们想要去突袭,还被我否了,此番这人来的奇怪,十之八九跟杨惟忠有些关系。”

  “便是有伏兵又如何?”又有人不满应道。“说到底,五千大军齐出,到底怕谁?那杨惟忠便是聚了一群乌合之众,可能受我们奋力一冲?”

  “便是能受又如何?”不等完颜塞里搭话,旁边又有人不忿言道。“一冲不行,咱们两冲,两冲不行,咱们三冲,咱们女真骑兵何时怕过苦战?!”

  “我都说了,此番必然出兵!”完颜塞里愤然一掌拍在案上。“但既然出兵,须听我号令……一则,须留几百人手带着那些新降的汉儿看住城池;二则,北面那个水泊方圆百里计,平生未见如此大湖,咱们善于骑战、步战,何曾擅长过水战?四太子这次在淮上,就是水战吃了大亏,明明宋国皇帝就在对岸,却至今不知道如何能渡河……”

  “那就不入水便是!”下面军官一面听得有道理,一面还是不耐,便直接应下。“咱们今日在堂上约定,出兵之后,不许下马入水,只在能走马步战的硬地上追逐……如何?”

  “我就是此意,不过除此之外,还不许靠近芦苇荡。”完颜塞里复又加了一条。

  “若有伏兵,必然在芦苇荡,若芦苇荡不许近,如何能破?便是城外宋军想逃,也必然往芦苇荡逃……不许近芦苇荡,如何能救大挞不野?”这已经是第二次有人主动打断主将发言了。

  而完颜塞里眼见群情汹涌,也是无奈,但却又想起自己的职责所在,复又咬牙摇头不许。

  “不如多备引火之物便是。”

  就在双方相持不下,都觉得为难至极之时,忽然有人开口建议,而众人循声望去,赫然见到是之前一直陪同完颜塞里的那名汉将,却也神色各异,但无论是谁,竟然都没有表示敌意……因为此人亲父乃是之前大宋知济南府的刘豫,而此人唤做刘麟,正是刘豫亲子。

  且说,刘豫自从投降,知道必然不能容于南方,便一心一意侍奉金人。而他本人自然是尽量周全奉承监军副帅完颜挞懒,而且很得挞懒喜欢。但即便如此,对着金兀术这个阿骨打四子又如何敢怠慢呢,只是分身乏术罢了。

  不过,之前金兀术南下,分兵给完颜塞里,让后者先从挞懒平叛济南府,再顺势南下济州这个交通要冲,以作后路接应,却是给了刘豫一个机会,他便将亲子刘麟送出,引几十骑随侍完颜塞里,以作向导,便是想万一有机会,就让儿子靠近完颜兀术。

  而看在完颜塞里与完颜挞懒的份上,这群人当然给了这位家传的宋奸些许面子。

  “诸位将军!”刘麟见到堂中众人并没有排斥自己,心中得意,便赶紧拱手解释。“如今春日刚起,芦苇刚刚抽绿,冬日的枯枝败叶尚未沉入烂泥,放起火来依旧利索,咱们追过去,宋军骑兵若是退入芦苇荡,不管有没有埋伏,咱们五千骑……不对,咱们四千五百骑,一人一把火扔过去,他们自然逃散,反而更加方便搏杀!如此,岂不是万全了?”

  众人齐齐叫好,而完颜塞里沉思片刻,却也终于重重颔首:

  “如此,便可万全了!就依刘公子之论,即刻全军进发!”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9/39778/5198309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