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绍宋 > 第五十三章 扰攘(上)

第五十三章 扰攘(上)


    相对于山下营寨中盘桓的长久,赵玖根本就只花了一炷香的时间来接见京东两路的逃亡大员们……当然了,还顺便吟了一首诗,只是诗歌创作背景被他弄错了而已。

  而出了山顶小寨,赵玖直接返回御帐,却也没有即刻休息。或者说,这个夜晚注定很多人都是无法休息的。

  “官家这是在等韩世忠?”

  且说,经过一系列的事件,吕好问吕相公俨然已经放弃了试图对官家施加影响了,但这却不耽误他在安抚完那些京东大员们之后,回到就在小寨旁的木舍内,与自己几名相知故交小酌一杯,一则庆祝今日小胜,二则为诸位京东要员压惊,三则也聊一聊人生,所谓私下感慨一番现状。

  “必然如此。”

  坐在吕好问左手第一位的,乃是年轻的御史中丞张浚,此人虽然官位显要,刚刚却还是以后进之身主动起身,为在座的几位科场前辈亲自斟了酒的,此时刚刚坐下,却又当仁不让,随口而答。“刚刚问了下胡明仲(胡寅),说是官家留了口讯,乃是要御帐小厨那里准备妥当,等韩世忠一上岸,便先带他去吃一顿热饭,然后再去帐中召见。”

  “这份恩遇真是罕见。”吕好问一声叹气。

  当然罕见!

  坐在角落里的小林学士心中暗叫,但人家张德远更多是在诸位新来同僚之前炫耀他在官家身前的地位,否则如何连御帐那边的事情都能一清二楚?!而吕相公你这满口无力之言,岂不是要将今日刚来的诸位同僚推给张德远?

  堂堂相公的威风何在?

  “看来官家是说到做到,真要改一改文重武轻的规矩了……”顿了一顿后,吕好问到底还是摇头表达了一丝不满。“只是可惜了赵德甫(赵明诚),经此一事,他怕是要成天下人尽知的笑柄了,偏偏连驳斥都不敢驳,刚刚叫他来,他反而遮面而走,也不知道回到舍内,见到易安居士又该怎么说?”

  闻得此言,在座的七八个人一起摇头感慨。

  坐在小桌边角位置的小林学士也是摇头感慨……且说,随着一大堆京东两路的要员、家眷来到八公山,其他各处倒也罢了,唯独这山顶小寨处却已经不再有什么秘密可言了,刚刚小寨中发生的事情,瞬间传遍了整个小寨,便是刚刚上山的小林学士居然也都知道。而身为文官,面对着这个话题,似乎也只能同仇敌忾了。

  不过……

  “吕相。”

  就在众人一起摇头感慨时过境迁之时,座中一人忽然又正色开口,却正是前青州知州,明日一早便要出发的现江西制置使刘洪道。“赵德甫的事情固然可惜,但韩世忠那里却殊无不妥。须知,泼韩五这厮平日再混,此时也是官家乃至行在真正的倚仗,官家呼他腰胆,却是名实相副。不说别的,今日若无他,你我如何能在此安心小酌?所以官家今晚举止,虽略有小苛,但大略上而言,无论是韩世忠还是张永珍处,洪道却都以为并无不妥。”

  吕好问无奈,只能举杯小啜一口,也是勉强点头:“正是此意,虽说官家屡屡有意气之举,意气之言,可一句国家沦丧、战乱未休,再来一句抗金为重,总是能堵住天下人嘴的。”

  堵住刘洪道嘴的可不是什么抗金为重!

  心下醒悟过来的小林学士不由心中暗道,堵住这刘洪道嘴的,分明是那个江南西路制置使,这个差遣放在这个战乱时节,明明便是升官了,比他这个玉堂学士似乎都要贵重一点……所以,官家之前在小寨大堂中的言语,便是再离经叛道,他刘洪道也会为之辩解的,不然他的制置使怎么说?

  实际上,非止是刘洪道……小林学士举一反三,继续想了下去……随着今日韩世忠到来,横河隔断金兀术,没了迫在眉睫的军事威胁,此战胜算又变大,那不知道多少人都会扔掉之前的犹疑,一心一意维护官家的,比如说今日隐隐有代替吕相公成为此地文官魁首的张浚张德远……

  “若以此来论,吕相也确实不必多忧。”

  果然,就在小林学士还在脑补之中,御史中丞张浚便也赶紧轻笑来劝。“请吕相想一想,现在是战时,所以需要暂时扔下祖宗家法,将来等天下安定了,这制度还是会回来的吧?而且当此之时,文士难道就真无用武之地吗?依在下浅陋愚见,如吕相此番经历,将来真有收复两河之日,昭昭史书之上,吕相说不得要比肩武侯,比往日的那些太平相公多占几段文字的。”

  吕好问愈发摇头不止:“便是能做武侯,那也是李相公和你们,之前便说了,你们都年轻,都还能做事,我却已经老朽,等这一战了断,国家能转危为安,那我一定会立刻请辞。”

  听到这话,众人连连出言劝阻,而心中却又齐齐冷笑。

  实际上,此时不止一个小林学士,几乎所有人都想到了一种可能……须知,虽然这位官家还年轻,但已经颇露峥嵘,那么这种官家,是喜欢李纲李相公那种相公呢,还是喜欢你吕好问吕相公这种相公呢?

  要知道,你吕相公资历高、家门高、学问也天下知名,关键是脾气也好,虽然满肚子不合时宜,却最多是喝醉酒后扯着官家的袖子随便说几句胡话,平日里一句过分言语都不敢当面说的,大宋朝百余年,哪里去找如此听话的相公来?

  哦,也不是没有,神宗朝的至宝丹王珪王相公嘛,三旨相公之名,流传至今!

  不过说到神宗朝,小林学士忽然又想起之前的一桩传闻来,说是之前在顺昌府(今阜阳)时曾有人进言,说国家丧乱都是因为王安石变法,结果难得引起官家震怒,以至于亲自下场,将此人好生批判了一番,可见官家跟神宗皇帝一样,也是很喜欢折腾的。

  总而言之,将来你吕相公的前途,说不得是大大的好呢!不然大家为什么都来烧你这个废物的灶?连张浚都不敢轻易脱离了你自立旗帜?

  就这样,众人扰攘了一番,而随着门外喧嚷起来,说是韩统制上山来了,酒宴到底是从朝堂上的这些小节,又转到了战局之上……而众人此时几杯酒下肚,却又纷纷释然,然后不得不承认,泼韩五韩统制此番还真是救了大家的性命!

  当然了,也免不了趁机泛酸,继续埋怨几句,嫌弃官家刻意隐瞒军情,说什么若早知官家有此准备,何至于之前如此忧心忡忡云云……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9/39778/5205966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