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绍宋 > 第五十章 水战(下)

第五十章 水战(下)


  却说,河中战场上乱糟糟一片,浮桥偏南区域经过撞击,根本就没有多少人,金人注意力也都在围剿、逼降包围圈中剩余没法突出去的小船上面,便是之前那艘大船从河心断断续续转过一圈便走,也无人理会……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想到此时此刻,还会有宋军主动下船来这边,却是给了张永珍一个从容的机会。

  实际上,张永珍怒气勃发,近乎失态而来,却并非是准备直接送死,而是存了一点想法的,只是他身为厮混在西军多年的痞子,情知船上军心没有指望,这才如此放肆无忌。

  回到眼前,这位准备将上了浮桥后,俯下身来,小心前行,中间杀了几个落水后狼狈攀上、有气无力的金军士卒,遇到汉军无论金宋哪方却都不理会。就这样,潜行了不过百余步距离,大约前方不远处便有弓矢声不断之处,这张永珍才忽然停下,然后奋力一跃,便跃上了一艘并无人控制的小船。

  身后鼓起勇气跟来的几名士卒不由大喜,便负着刚刚一路割来的些许首级纷纷跟上。

  “俺就知道张七哥是个有本事的!”有人上得船来,便赶紧去寻船桨,准备划船归南岸而去。“那些爬上来的女真人个个如死猪一般难以动弹,几乎是白白割来的真鞑子首级,此番平白得了许多功劳,其他人可没这种斩首!”

  “你懂个屁!”张永珍闻言转过身来,依旧额头青筋跳动不止,却是就在小船上扒了对方头盔,然后只是奋力一推,便将对方整个推入河中。“自己游回去吧!俺今日可不是为首级来的?”

  河下那人且不提,纷乱之中,小船上的数人却是注意到了船上的物什——内置了油料与硫磺的柴草捆,还有被弃置的火折子!

  很显然,这第一波试图火攻而失败的遗弃的一艘船!

  众人见得此物,如何还不懂张七郎的心思,个个面色发白,而张永珍也不含糊,直接提刀相对:“你们既然之前跟俺过来了,现在如何又怕?想走的现在跳走,不想走的帮俺划船靠过去便是!”

  几名陇右士卒面面相觑,却又纷纷咬牙应下,因为正如张永珍所言,之前跟上来了,此时再回去又算是怎么一回事?便是那个被扔下河的人也重新爬了上来,却又不知道从哪里捞上来一块盾牌,说是要为张七哥举盾!

  且说,张永珍的这艘火船既然划动,金军又猝不及防,却是被他偷偷划到跟前一击成功,仅仅是投掷了两捆裹了硫磺和油料的柴草捆,就直接点燃了最外侧的一艘大船!火势一起,东南风微熏不停,金军又刚刚夺船,也不懂得如何灭火,竟然是眼看着这艘大船上的火势一发不可收拾!只能弃船而走!

  非只如此,大船本就纠缠浮桥与其余小船,火舌一卷便舔到许多其余地方,一时居然成了气候!

  总而言之,火势一起,岸上岸下,一时皆惊!

  八公山北峦处,赵玖等人愕然观望,面露期待,而河北的金兀术也当即立断,号令即刻切割浮桥,并让得手的小船立即离开那处乱战场!

  然而,战场原本就很混乱,此时更是被浓烟遮蔽,金人军士也不是那么擅长划船的,一时却是更加混乱不堪……实际上,此时金军驾船,恰如刚刚宋军溃退之态,相互纠缠,反而难得解脱。

  另一面,张永珍张七郎,此行根本是抱着敢死之志气过来的,得手一个之后,根本不停,非但没有回身河南之意,反而催促身后兄弟绕过这艘火船,转向战场核心位置,直奔剩下两艘大船而去。

  而可能是金军自己也在混乱之中,所以,在死了两三个划船军士之后,还真让他闯入了三艘大船一条浮桥围成的战场腹心之地了。

  可一旦如此,张七郎环顾左右,却又发现左右俱是小船,而且无论是试图躲避火势的金军还是本就想闯出去的宋军,个个如无头苍蝇一般,阻他去路!

  没奈何下,张永珍只能下令且战且前,并沿途放火去烧那些阻拦的金军小船,遇到金军船只擦边撞上的,他还亲自持白刃而战,且连战连胜,势不可挡……但如此举止,也只会彻底暴露他的存在,小船上乱糟糟的金军还好,他们相互遮蔽阻碍,又无人统一指挥。但其中一艘挨着浮桥的大船上却是女真猛安蒲卢浑亲自夺来,然后居高临下以作指挥之处的,而蒲卢浑既然望见此处动静,晓得失火来源,如何不怒?

  此人当即下令,要周边能活动的小船主动迎上!

  “七哥走吧!”

  迎面数艘小船一起发来,为张永珍举盾那人便复又苦劝。“燃火之物只剩两捆了!咱们立了泼天的功劳,又已经无力,此时回去,莫说赵官家,便是道祖佛祖都对得起了!”

  然而不知道为何,战至此处,张永珍似乎早已经失了理智,却是从身后一人手中夺来火折,就在船尾点燃那引火之物,复又回身劈手夺来进言那人的盾牌,便号令船上之人继续划船直接撞向前方大船!

  火势既起,周围小船纷纷自散,迎面来接战的数艘小船上的金军也都目瞪口呆,却又因为军法严密不敢不上前,唯独又害怕沾上此船,只好擦边迎上,并以弓矢相对!

  而张永珍独自一人立在船头,挥舞盾牌,凛然不惧,身上皮甲扎了足足十五六根箭矢,犹自举刀号令向前。

  船只越来越近,蒲卢浑彻底大怒之余竟然也有了三分惊惧,便干脆下令船上射程最远的汉军不顾下面还有更多金军船只,一起放箭覆射,又让下面的金军船只一起靠近射箭,否则拔队而斩!

  金军上下闻得军令,都不敢怠慢……而张永珍依旧不惧,且愈发逼近大船。

  等到这位陇西张七郎奋力在船头杀了一名女真人,大腿却挨了重重一箭后,闻得不远处射箭那艘船上竟然是陇西口音在交谈,乃是要继续靠过去,然后一起发箭射死他时,却是忍不住扶着盾牌大怒而吼:“陇西人也敢射俺张七吗?!”

  此言既出,那艘最近的金军船上,诸多汉军,竟然骇的一矢都不敢发!而经此一怔,已经染了半个船尾的火船却是脱出重围,直直向那艘大船而去。

  但更吊诡的是,到此为止,大船上的蒲卢浑居然也忽然主动下令停止放箭,并扶着船帮,一言不发看着那艘火船歪歪扭扭往自己这里而来。

  张永珍此时身上已经不知道中了多少箭,流血如注,所以思绪也有些空白,一时不大理解,等到船只歪歪扭扭的不像样子,最后竟然顺流转向了浮桥方向时,他才醒悟回头,却发现船上只有之前那个为自己举盾的老乡还有气了,但也中了不知道多少箭,早已经没有了力气。

  而此人见到张永珍回头,好像得到了什么见证一样,也是浑身一松便一头跌在船帮上,再无动静。

  张永珍怔了片刻,方才试图起身向已经因为烧灼而渐渐下沉的船尾而去,却刚一起步,便觉得五脏六腑都如针扎一般疼痛,然后整个人便跌坐在了船头,只是用盾牌勉力撑住身形罢了。

  随即,小小火船随波逐流,缓缓靠在了浮桥边上,而张永珍始终难以起身。

  “先让大小船只赶紧都离了此地,再解开那段浮桥!”蒲卢浑面无表情,如此吩咐道。“若届时此人还未被烧死,便割了他的首级,俺要留下做俺这一次南下的战利品!”

  然而,言未迄,船上众人听得分明,却忽然闻得北岸上一阵鸣锣之声,然后循声望去,更见四太子大纛旁军旗挥舞,乃是明确的不能再明确的放弃一切,速速撤兵之令。

  蒲卢浑不知缘由,自然气急败坏,却又不敢不遵从军令,只能赶紧动身。

  然而其人刚刚离开大船,上了小船,却闻得身后一声轰隆巨响,回头再看,居然是宋军一艘大船转向下游空地,借着开阔水面奋力划动,朝着此处拼命一撞,然后直接撞散了一段烤干了的浮桥。

  这还没完,那大船上复又趁机跃下数个宋军军士,拼了命的将那艘烧了一大半的火船上之人,连人带尸,尽量搬去其余小船。

  蒲卢浑见到此状,愈发不解……此地已经乱成这样,宋军敢来岂不是羊入虎口,白白与他军功?

  但等到数息之后,当载着蒲卢浑的小船转入浅水区,避开了冲天的烟雾,这名金国四太子麾下首席猛安方才恍然大悟,却又目瞪口呆——原来,淮河下游,也就八公山东面转南的那个转角处,不知道何时冒出了一堆望之令人生畏的巨舰!

  真的是巨舰!

  相对于之前一上午小打小闹的这些渔船、客船、货船所改的大小船只,此时出现在下游方向的船只个个巨大无比,而且几乎每艘船都有高大桅杆和风帆,此时东南风微微鼓动,正是势不可挡,往此处而来!

  “狗日的泼韩五!”

  下蔡城头上,遥遥看了半日水战,什么都没看到的张俊张太尉此时却是一语道破根由。“就会一个装威风!”

  PS:绍宋读者群,875387356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9/39778/5207772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