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绍宋 > 第四十四章 文书(下)

第四十四章 文书(下)


  话说,时文彬既走,做下如此荒唐事的赵玖却没有停止这次御前会议的意图,恰恰相反,之前在御帐中躺了一整日,发散了不知道多少思维的他现在却正准备办正事。

  实际上,日光西斜之时,随着这位赵官家亲自下令,几个内侍却是纷纷搬出数把椅子长凳,就在御帐前的帷帐里摆好了座位,并请诸位中枢要员、近臣入座。

  便是本就着一身圆领红袍的赵玖本人也亲自回到帐中戴上了一件让吕相公朝思暮想的硬翅幞头出来,并端坐于一把背对着御帐帐门的太师椅上……当然了,事到如今,基于一个大宋官员的政治素养和政治敏感,吕相公也根本来不及在乎什么幞头不幞头了。

  而果然,赵官家落座以后,一开口的一长串官名便让现场气氛更加肃然起来:

  “东府相公(吕好问)、西府相公(汪伯彦)、宪台中丞(张浚)、御营都都统(王渊)、内侍省大押班(蓝珪),还有数位中书舍人、閤门祗候(胡寅、杨沂中),以及这位刚刚入了玉堂(翰林学士院)的林学士(林景墨)……最关键的是还有朕这个大宋天子。吕相公?”

  “臣在。”坐在左手第一位的吕好问即刻起身。

  “吕相公,朕大半年前尚是寻常一亲王,小半年前又落了井……”言至此处,赵玖本能恍惚了一下,他也没想到都来了小半年了。“总之,不管什么原因,朕对大宋官制、称呼至今有些糊涂。但朕再糊涂,也大概晓得,如今咱们这些人聚在一起,好歹还是个正经中枢的样子吧?”

  “官家所言甚是。”吕好问哪里敢有丝毫怠慢,便即刻正色应对。“宋承唐制,虽多有改制之论,但为政施政的基本却未曾变过,乃是天子居中号令,政事堂宰执议政于君前。而今日虽各处皆有缺额、离散,但东西二府,禁中各要害处,皆有正经要员随侍御前。故此,眼下这御帐之前,无论如何都是正经中枢所在,自然可以发号施令……”

  言至此处,吕好问愈发严肃,却又不禁顿了一顿,才继续言道:“不过官家,李相公(李纲)、许大参(许景衡)他们毕竟不在,若有严肃政令,何妨稍等?便是等不到李相公,许大参和张枢密(张悫)就在淮东、淮南,完全可以快马召来!”

  此言一出,周围官员心中或是冷笑,或是无奈。

  而这其中,别人倒也罢了,唯独刚刚跳过转运使这一资历破格进入翰林学士院,如今正志得意满的前寿州知州、现在的翰林学士林景默就更是几乎鄙夷到了不屑的地步。

  这位只是经历了官家些许操作的小林学士看的格外清楚……人家官家明明要的就是没有这么多厉害相公的中枢行在,要的就是如你吕相公这般窝囊的文臣之首,要的就是可以随着他的心意做事情,这番话说来不觉得可笑吗?

  而且身为此时唯一得志的东府相公,西府相公又犯了大事,本该揽权上位的时候,却居然落得如此光景,你吕好问不觉得可耻吗?

  实际上,联想到这些日子官家的一意孤行,今日在这中枢的各位文臣,个个都该觉得自己可耻才对!

  不过,小林学士想到这里却又忽然一怔,因为他忽然醒悟,既然自己也在这里,之前也没拦住官家过河送鸭子和今日啐那一口,那是不是说明自己也挺可耻的?好像刚刚连写文书的活自己都没抢到!自己可是正经的玉堂学士!

  “来不及了。”

  就在小林学士心情复杂之时,那边赵玖面无表情认真听完,却是一句话直接否了这条建议,然后继续侃侃而言。“朕的意思,别人倒也罢了,唯独今日身前诸位,你们一直在我身侧随行,恐怕早就懂得了……”

  在场中枢文武各自无声,也无反应。

  “朕的本意是想在这里挡住金人一场,提些民心士气,然后再去南阳或者扬州稳住,发号施令,重建大势,重定国家!”

  赵玖见状不禁提高了嗓门。“然而这几日在这八公山上,朕眼见着有如刘光世之流畏敌如虎,又擅自揣摩朕的心意,诬陷朕也是如他那般无耻畏死之流;又有八公山、下蔡城各处军心动荡,也居然有不少军士以为朕这个官家和中枢诸位都是只会逃窜之辈;还有今日这金兀术欺上门来,似乎把朕当成了朕那位软弱可欺的兄长……是可忍孰不可忍?”

  吕好问等人听到最后两句,不禁眼皮一跳,而别人倒也罢了,吕相公却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的,只能硬着头皮再问:“那官家以为当如何?”

  “当即刻明发诏书,告示天下!”太师椅中的赵玖依旧面无表情,身形不动。“不必等去南阳或扬州,也不必等李相公、许大参他们,就在这八公山上,将朕的心意昭告天下!”

  “敢问官家是什么心意?”一片肃静之中,吕好问继续硬着头皮追问。

  “其一,明定宋金为敌为战之事!而既然开战,自当号召天下各处勤王、抗战!所谓人无分老幼,地无论南北,凡自认宋人者,遇金人之时,皆当据土为战!”

  这其实是预料之中的一个东西,今日官家如此正式,也只能是这类事情,但东府相公吕好问明明心中有所预料,却还是忍不住沉默了一下,并略带踌躇的扭头去看了眼自己理论上的政敌,也是朝中主和派仅存的一面大旗,此时根本变成朝堂植物人的枢相汪伯彦。

  好像是期待这位相公出来跟自己一起担责一般!

  而有意思的是,汪相公迎上吕好问这个沉默后,却是毫不犹豫的趁势站了起来,然后扬声相对:“臣附议!”

  当然附议!

  旁边旁观了这一切的小林学士几乎在心里喊了出来,天子的心意早数月前召回李相公时就已经显露无疑,如今更是出现在了战场前线,这抗战的心意已决决然到顶了!而唯一一位可制衡天子的正经宰相李相公虽然不在此处,却是比天子更知名的主战派,这种事情有什么可犹豫的?

  害怕天子再度惹事也不该现在害怕吧?而且身为堂堂宰执,无论立场如何,又岂能此时怕事?!

  你吕好问看看人家汪伯彦!

  然而,就在小林学士心中一万个感叹之时,那边御史中丞张浚、御营都统制王渊,甚至几名中书舍人之流却都已决在胡寅的带领下出列附议了!而小林学士微微一怔,发现官家近侧除了自己以外,竟然只有杨沂中、蓝珪两个不该说话的人没开口出列了!甚至接下来一抬头,他干脆迎上了官家质疑的目光……于是乎,林景默也是赶紧跳出来,最后一个附议。

  PS:还有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9/39778/5211918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