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绍宋 > 第四十章 买卖(中)

第四十章 买卖(中)


  这年头,金国人的狡猾和质朴是并存的,野蛮与耿直也是并存的……这不是什么怪事,而是一个原始部族联盟迅速建立起庞大帝国过程中理所当然的外在特征。

  这群人,数十年前在深山老林里打猎的时候,绝大多数底层哪里知道什么是公什么是私?什么是文明什么是野蛮?他们根本就没这个概念!只是在绝境中凭着野兽的本能奋力一扑,才开启了这个绝对以他们为主角的十五六年时光。

  赵玖总是称他们为野兽,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这不是贬低,而是一个穿越者居高临下的出色概括。而宋人,乃至于辽人就是没意识到他们面对的是什么东西,硬拿之前那种思维来应对这种弱肉强食逻辑的野兽,才会落到如今这个下场。

  当然了,从天庆三年完颜阿骨打起兵反辽算起,到建炎二年的今日,已经足足十五年了,金国人也在急速的为辽宋文明所浸染,这才会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而十五年来,也总有敏感的人渐渐察觉到了金人行事的内在逻辑……虽然未必能说的那么透彻,因为不是人人都有吕好问著书立说那本事的,却也能存乎一心。

  耀眼的阳光下,张俊所居的那栋可能是全城最阔绰的宅邸后院之中,全身披挂整齐的张太尉亲手从箱子里捻起一个精致的金制绞丝簪花发箍,却见到簪花缝隙里隐约可见血污,也是一时怔住,许久不言。

  “老张这是何必呢?”那赵球见状失笑道。“这不是你强要金银,为了凑足金子,才把这等好东西给你当成金货发来了……你是占了大便宜!”

  “非只如此。”之前那位刚刚升了参军的知县,据说是唤做时文彬的,赶紧出言。“张太尉请看这两箱……这是四太子专门与你的财宝,里面全都是一等一的金石古玩,甚至还有文册记录来历,我专门看了,应该是淄州知州赵明诚夫妇积攒下的宝物,路上不得已整车弃了,却是便宜了张太尉!”

  张俊折身又来看身后那两箱,果然看到有细致册子,讲清楚种种金石文物书画来历,并有赵明诚和他那闻名天下的妻子,易安居士的画押,这夫妇的名头自然不必多言,而张太尉也是终于一声感叹:

  “辛苦二位了,也让四太子劳心了!我现在就召集城中军官,当着二位的面说明日开城之事!”

  二人自然大喜,而此言既出,旁边台阶上坐着的一人却是仰头一叹……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连新官服都找不到,此时还穿着绿袍子的前殿中侍御史,今寿州知州赵鼎赵元镇。

  几人闻得此叹,张俊尚未开口,倒是时文彬心有余而戚戚焉,忍不住上前隔着两个甲士去劝,只是赵鼎早已经心灰意冷,根本不愿理会罢了。

  而赵球见到如此形状,也是心中一动,却拉着张俊往一旁走去,然后压低声音询问:“老张准备怎么处置此人?”

  “好合好散,明日一艘舟船送他渡河便是。”张俊坦然答道,却又扶剑蹙眉反问。“老赵又是何意?”

  “不如就在今日召见军将时杀了。”赵球劝说道。“这样兄弟我今日带出去,也是一个说法!”

  张俊怔了怔,回头看了眼时文彬与赵鼎,又瞅了瞅身前的赵球,却是一时恍然颔首:“既然是老赵的意思,那今日便见次血吧!”

  赵球大喜过望,而时文彬和赵鼎依旧一无所知。

  就这样,且不提两个汉人文武存了什么心思,这边张俊既然应下,便再不犹豫,他先让心腹大将田师中召集除城墙守军外的所有百人将及以上军官,来他宅中前方大院相会;又让另一位心腹大将刘宝亲自登城,握住城墙守卫,以防金军突袭;然后方才催促厨子、使女准备宴会!

  忙活了足足半日,等到万事俱备,前院熙攘之声清晰可闻,张俊又亲自下令让数百亲卫披甲执锐,往前院四面立住,最后便带着后院这几人一起往前院而去。

  且说,前院军士纷纷扰扰,议论不停,见到张俊亲卫把住大门,控住院落后更是有人或喜或忧,但绝大多数人多只是释然与感叹而已……很显然,这几日使者往来不断,今日又是这般姿态,众人早已有所猜度。

  只是,一来张俊本部素来服从张太尉;二来本地民夫和京东溃兵一盘散沙;三来赵鼎被早早控制;四来局势确实艰难,下蔡孤城之态摆在那里,不少人也是心有怨气的……所以,便多有听之任之的意思。

  而回到眼前,张俊全副披挂而出,只是往主位上一坐,一言不吭,院中便渐渐安静下来,然后各自按照官阶、资历、亲疏在院中落座。

  稍待之后,又有使女、侍者穿花蝴蝶一般的将酒菜奉上,而张太尉还是不说话,只是在田师中亲手奉上一盘热气腾腾的蒸鸭子后直接下手啃起了鸭子,却是让其他所有人都渐渐按捺不住起来。

  “今日要杀便杀,我决不能降!”被安排到与张俊并列几案后面的赵鼎第一个忍耐不住,然后放声大骂。“莫以为人人都如你张俊这般无耻!官家真是瞎了眼,竟然除夕时还亲自渡河来看你!”

  骂完之后,赵元镇却又悲从中来,一时落泪不止,却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尚在淮南安顿的妻子儿女。

  张俊扭头看了对方一眼,又扫视了一圈鸦雀无声的院中数百军官,这才缓缓开口:“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且问你们,今日我张俊要是降了,有多少人和赵知州这般不乐意的?”

  左手边坐下的赵球和时文彬齐齐松了一口气。

  “俺也不是不乐意。”座中不知何处,还真有人敢出言插嘴。“就是听了啥知州的话,想问下太尉,官家除夕亲自渡河来看你是咋回事?除夕俺一直守着南面水门望楼,只见杨大郎来了一趟……”

  “没咋回事,就是李老三你遇到的那次,官家让杨大郎领着自对岸过来,与我说了几句话,并把刘光世首级送来,勉励我守城,说完就走了……”张俊干脆直言。

  而闻得此言,莫说院中轰然热闹起来,便是时文彬和赵球也相顾愕然。

  隔了许久,等张俊放肆啃完一支鸭腿,声音才渐渐平息,然后又是之前那人自角落大声开口:“若是如此,俺有个问法!”

  “说来!”张俊扔掉鸭腿骨,满手油污,停在那里。

  “要是那夜赵官家亲自来了,岂不是金人射进来的鸟文告便全是假的了?”

  “这是自然。”

  “刘光世那贼厮首级在哪里?”

  张俊并不作答,而是扭头朝身后田师中示意,田师中也不言语,直接从脚下拎起一个食盒来到院子最中间倾倒于地,果然有一个栩栩如生的首级随着冰块一起落地,而田师中复又随手捡起,直接掷给了最近的一个军官,那军官在怀中看了看,复又传递给身侧之人。

  喧嚷声再起,复又渐渐平息,而后又是那个李老三嘴碎不停:

  “如此说来,那太尉你今日降了金人献了城,岂不是把对岸官家直接卖给金人?”

  “不至于,官家见到城中动静,自然会走。”张俊不以为意道。“实在不行,今日咱们议定了,便遣人告诉河南一声便是……”

  “若是这样,俺有个说法。”

  “讲来。”

  “那夜俺在岸上引路,因为这刘光世鸟厮的事也骂了一路,赵官家也没说砍俺的脑袋。这般降了,俺心里过不去,送信的时候能不能让俺去送?俺去了就不回来了,你张太尉自发你的鸟财,俺做俺的刺手汉……咋地?”

  赵球忍不住朝张俊使了个眼色,而张俊也无奈叹了口气:“老三你要这么说,我倒是不舍得你走了!”

  PS:今天小九感冒,折腾了一天……本想今天攒存稿的……蛋疼。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9/39778/5214833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