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绍宋 > 第三十二章 掼首(上)

第三十二章 掼首(上)


  且说,虽然赵官家这一次没有让行在重臣们过于担惊受怕,甚至反而有些合作愉快的感觉,然而乱糟糟的局面之下,即便是君臣一心,那想要安抚上万士卒,尤其是其中还有三千为刘光世不平的西军本部,又谈何容易呢?

  折腾了一个时辰,军中方才传遍了赏赐的旨意,而一阵欢呼之后,却又因为谁先领谁后领闹得不可开交,等到吕好问、张浚召集了那些闹事最活跃的军官以后,赵官家这里俨然已经赏赐好了诸班直,却是稍作吩咐后,便亲自带着杨沂中朝山顶小寨而来。

  然而,尚未来到中间的大帐中,赵玖便闻得账内喧嚷一片,俨然是吕、张二人无法控制局面。

  “官家!”杨沂中眼见着赵玖要直接迈进去,却是惶急一时,直接侧身拦在了对方身前。

  “无妨,他们要造反早就反了,此时闹腾,要么是想多要些赏赐,要么是存心想跑到南面避战,绝没有对付朕的意思!”赵玖从容对道,然后直接一迈腿,便从两名刚刚领完赏赐,此时慌乱行礼的守门班直中间走了进去。

  杨沂中无奈,只能惶恐跟入。

  且说,赵玖一身圆领红袍,头戴硬翅幞头,腰中也专门换了一个金带,此时甫一入内,便觉得账内乱哄哄一股热浪当面扑来。

  而帐中一群西军顽痞,一开始其实还有点形状。但一来吕好问脾气好,二来张浚年轻,三来乔仲福、张景在下面准备赏赐事宜未到,所以几经试探之后,再加上又有人鼓动,帐中便渐渐不堪起来,此时更是形状各异。

  但无论如何,忽然间看到一个那么打扮的年轻人进入,尤其是不少人还曾见过这张脸的,这群人却也是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寒气自帐门处涌来,然后纷纷失声。

  “如今军中规矩,见了天子,竟然不带行礼的吗?”赵玖扇开热浪,往慌忙起身的吕好问处一屁股坐下,然后便从容开口相询。

  毕竟是正牌天子,一众西军军官见状,哪里还敢再瞎扯?便在几个老成军官的带领下,纷纷按官阶大小排列,躬身行礼问安。

  “且起身。”赵玖抬手示意,却只让这些人起身,并无让他们落座之意。

  不少军官面面相觑,心中暗惊,有些不懂门道的转身要坐下,却又匆匆折返立住。不过,这种惊吓很快便消逝而去。

  因为赵官家端坐在彼处,虽面无表情,却是正色出言,开门见山:

  “今日快要过年,却尚未过年,朕不过二十一岁,放在寻常不过是东京城中一走马使酒的衙内,只是因为国家遭此大变,不得不来做这个官家,所以确实不懂得你们的弯弯绕绕,而今日也就干脆直言了……诸位,大敌当前,你们这么闹,到底图的什么?若不说清楚,朕怎么可能知道你们的心意?是因为被金人狼狈追逐,又匆匆渡河,没了积攒的财货吗?还是在为刘光世鸣不平?又或是被金人惊吓惯了,不愿再从军?”

  帐中一时安静无声。

  “一个个来,都躲不掉的。”赵玖随手指向最前面一人,他记得刚刚进来时此人正对着张浚张牙舞爪。“你叫什么名字,什么职务,哪里人?为何要鼓噪生乱,为何连宰相和御史中丞一起来劝都不愿听?”

  “臣叫张永珍!”此人年纪三旬有余,身材极为高大,一拱手便露出手上刺青出来,却是咬牙昂首言道。“现为御营刘……刘太尉麾下直属准备将!陇右人!此番……此番在这里生乱,臣是罪魁祸首,又被抓了现行,官家要杀要剐,臣无话可说!”

  “朕问你为何要生乱,没问你要杀谁剐谁!”赵玖端坐不动,面色不变。“到底是为钱货,还是为刘光世,又或是畏惧了金人只想逃跑?”

  “臣……臣什么缘由都有一些。”那张永珍被逼无奈,只能梗着脖子硬着头皮回复。“臣原本在延安府,浑家孩子都在,又在军中十来年,混了个不大不小的官阶,结果年前金人一来一下子就没了!俺……臣跟着刘太尉在河北找到了官家,从那以后一路南撤,离家越来越远,也不知道西面啥样子,金人有没有打进延安府,臣家里浑家有没有扔下孩子改嫁?反正就只是往南撤,越往南撤心里越惦记!好不容易剿匪攒了点家当,结果这次南逃又丢的精光!过了河,才一晚上,跟了许久的刘太尉又被官家杀了……就更不知道前途在哪儿,这才忍不住跟大臣中臣什么的吵嚷起来!”

  “我晓得了。”赵玖盯着此人,沉默了许久方才出言,却是语调缓和了不少。“其实,我何尝不想家呢?我昨夜杀刘光世前还做梦梦到以往呢!可情势如此,实在是回不去又该如何?还有杀刘光世的事情,归根到底何尝不是因为我太想家呢?”

  帐中立在赵玖身侧的吕、张、杨三人都是聪明人,闻言各自思量。而那张姓准备将虽然不知道杀刘光世跟想家有什么关系,但听得官家语调诚恳,也只能俯首。

  “你意思朕也懂了。”赵玖继续微微敛容道。“你是思乡、想要财物、为刘光世鸣不平三种都有……对不对?”

  “是!”张永珍也回过神来,咬牙承认。

  “既然是想家,那便不是想弃了官职跑南面的意思吧?”赵玖忽然间再问。“不至于被金人吓破胆吧?”

  “这是当然!”张永珍当即应声。“虽说臣确实有点怕金人,但那是因为知道打不过,不至于到官家意思里那份上。”

  “朕知道了,你且坐下。”赵玖随手一指,那张永珍糊里糊涂,到底是老老实实坐到了帐中一面座位中去了。

  而赵官家却又随手指向另外一人。

  就这样,帐中足足七八十个军官,官阶差异巨大,一开始还有人不敢在赵玖面前作色,全程认错,而后来眼见着这位官家确实诚恳,而且认了也没有什么,倒是渐渐把心底话说了出来,理由也是五花八门。

  几乎所有人都有逃亡、渡河失了财货的缘由,一多半人承认了是为刘光世鸣不平,也有两三成的人提到想关西老家,还有十几个人承认了想要一笔钱退出军队,往南面安家的意思,甚至还有几个人说他们一直是胎里的光棍,几十年没浑家,听说官家之前赐下了班直宫人,想着最好能起哄从官家这里讨个浑家,所以才鼓噪的。

  对此,赵玖全程认真听下,却也无多余表示。

  这个过程看似繁琐,但对答简单干脆,等到所有七八十人都说完坐下后,却居然不过是一刻钟功夫罢了。

  “先说两个事情。”赵玖等到所有人落座后方才言道。“所有人都想要财货,朕给你们准备好了,而且比寻常士卒丰厚一些,待会出去你们都可以去寻吕相公领……这是之前便说好的。”

  张永珍为首,一众军官便要起身谢过官家和宰相,却被赵玖抬手止住:“等朕说完……还有要浑家的,朕不瞒你们,八公山这里如今一个宫人都没有,洗衣服都是内侍来做,你们不信,今日事后可以去看一看,没什么可避讳的,所以讨浑家这件事,朕一个都没法应。”

  闻得此言,帐中虽然没有哄笑,却也有了些轻松之意。

  “还有为刘光世求情的,朕有言在先……朕知道刘光世平素大方,善于体恤,但这件事,朕同样绝无多余可言,刚刚谁为他不平,谁先去寻张中丞领十个军棍!”赵玖忽然语气严厉起来。“否则断无赏赐!”

  帐中旋即肃然,不少人不是没有偷偷相对,却无人敢私自出声。

  PS:大家新年快乐!祝大家新年发大财!

  11点40码完的,希望你们看到这一章的时候,我能已经吃上饭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9/39778/5219991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