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谁家大佬在线发糖 > 第37章,拼死爹

第37章,拼死爹


  周五,高考结束,高一高二继续上课。

  柴妜和张佳琪到教学楼,偶遇朱香叆。

  朱香叆和叶天基还走一块,有点弄不清。

  关键是柴妜和张佳琪没想弄清。

  二楼,叶天基没进教室,因为朱香叆撒娇,所以叶天基只能送她到三楼。

  柴妜和张佳琪绕那边楼梯,已走到前头,各自进教室。

  朱香叆看着柴妜的背影。

  叶天基看她的腿。

  朱香叆看叶天基,好看吗?

  叶天基很严肃:“这次的事情不简单,你也别为一些小事影响前途,别说柴妜父亲是东岳剑,一班两个一层,曹老师教的好,机会自己把握。”

  朱香叆别的都没听:“你在怪我?”

  叶天基对于这蛮不讲理、心里腻味:“怪不怪的重要吗?只有你学习好、我学习好……”

  朱香叆只坚持:“你在怪我。”

  朱香叆高傲的走了,孤单的像抛弃全世界。有点悲壮。

  叶天基TM想干乂死她。

  庄家费好大劲儿,朱家、又把叶家拉下水,最后像啥事没有。

  但真的没有吗?叶天基、敢肯定,朱香叆哪天不爽了背后推他一把。

  叶天基要好好修炼了。谁强也不如自己。

  心里恨庄语冰,也怪自己年轻冲动,摇头,怪不怪的没意义。

  高二的看叶天基,像傻哔。

  不过一个叶天基混了,大家努力,就会有一批冒出来。

  再看冯贺也诡异,好像说好的一起到白头、你却偷偷焗了油,当然,让冯贺给叶天基当小弟?只是偶尔捧场罢了。

  三楼1班。大家看着朱香叆诡异。

  据说以此换取曹翙无责任。

  大家为班主任不值,加油!以后不理这婊砸,但要给老曹争光!

  朱香叆看柴妜。

  柴妜在读书。

  朱香叆拿出书,大声的读:“柳妈的打皱的脸也笑起来,使她蹙缩得像一个核桃,干枯的小眼睛一看祥林嫂的额角,又钉住她的眼。祥林嫂似很局促了,立刻敛了笑容,旋转眼光,自去看雪……”

  “祥林嫂,你实在不合算。”柳妈诡秘的说。

  “再一强,或者索性撞一个死,就好了。现在呢,你和你的第二个男人过活不到两年,倒落了一件大罪名。你想,你将来到阴司去,那两个死鬼的男人还要争,你给了谁好呢?阎罗大王只好把你锯开来,分给他们。我想,这真是……”

  她脸上就显出恐怖的神色来,这是在山村里所未曾知道的。

  她久已不和人们交口,因为阿毛的故事是早被大家厌弃了的;但自从和柳妈谈了天,似乎又即传扬开去,许多人都发生了新趣味,又来逗她说话了。至于题目,那自然是换了一个新样,专在她额上的伤疤。

  她大约从他们的笑容和声调上,也知道是在嘲笑她,所以总是瞪着眼睛,不说一句话,后来连头也不回了。她整日紧闭了嘴唇,头上带着大家以为耻辱的记号的那伤痕,默默的跑街,扫地,洗菜,淘米。快够一年,她才从四婶手里支取了历来积存的工钱,换算了十二元鹰洋,请假到镇的西头去。但不到一顿饭时候,她便回来,神气很舒畅,眼光也分外有神,高兴似的对四婶说,自己已经在土地庙捐了门槛了。

  冬至的祭祖时节,她做得更出力,看四婶装好祭品,和阿牛将桌子抬到堂屋中央,她便坦然的去拿酒杯和筷子。

  “你放着罢,祥林嫂!”四婶慌忙大声说。

  她像是受了炮烙似的缩手,脸色同时变作灰黑,也不再去取烛台,只是失神的站着。直到四叔上香的时候,教她走开,她才走开。这一回她的变化非常大,第二天,不但眼睛窈陷下去,连精神也更不济了。而且很胆怯,不独怕暗夜,怕黑影,即使看见人,虽是自己的主人,也总惴惴的,有如在白天出穴游行的小鼠,否则呆坐着,直是一个木偶人。

  朱香叆读的很带劲。

  又总哪儿不对劲。

  母星的有些东西难理解的。

  总算下课。

  朱香叆座位在中间,但大家都无视。

  朱香叆彻底放开,到柴妜跟前:“你爸是东岳剑?”

  华威不愧知道多:“崇拜东岳剑的很多。”

  朱香叆大声质问:“你为何不早说?”

  华威不吭声了。

  朱香叆还没够:“一样死了。”

  罗化来:“看来你不改,现在就能滚出1班了。”

  朱香叆勇猛的怼:“以为我怕你?”

  罗化冷笑:“你有什么可怕的?绊同学,推庄语冰,下次你就能拿刀捅人了。”

  朱香叆看一个个的眼神,气哄哄坐回自己座位。

  老师进来。

  啪!朱香叆坐的不舒坦,摆姿势。

  大家一块将朱香叆抬出去。

  老师摇头,来继续上课。

  走廊,朱香叆气的。

  清洁工、路过。

  朱香叆拉着她骂:“你敢瞧不起我?你算什么垃圾?”

  清洁工好脾气:“我是可回收的,你是有毒的。”

  朱香叆一时没反应过来。

  只有清洁工最清楚。现在制造的时候就注意,有毒的不能回收的尽量不造。制造是出口,消费才方便。

  朱香叆不管,和清洁工继续吵。

  清洁工、没空陪她玩。

  朱香叆冷冷的坐那儿,下课,去二楼找叶天基。

  叶天基躲,惹不起只有躲。

  朱香叆找冯贺。

  冯贺只有死道友不死贫道了,卖叶天基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一楼,一些高三的没事,到学校。

  考完不浪吗?不,像修炼还得继续。

  在学校有氛围,完了还能一块玩。

  朱香叆混过去:“你们知道东岳剑?”

  油头粉面的学长:“听说你们的事,还想欺负人家?”

  有忙高考不清楚的。

  油同学给科普一下:“一群狗打架,要咬无辜路人,东岳剑死了,欺负一下他女儿没事吧?但学校还有底线。”油同学嘲讽,“不怕东岳剑哪天拎着剑来将你们都剁稀巴烂!他虽然对凶兽,没听说不杀人。”

  朱香叆大叫:“能比过我爸妈!”

  不少人摇头,懒得理。

  和神经病能正常交流吗?

  都死了本来也没什么好比。


  https://www.lvsetxt.com/books/40/40417/712509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