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武圣主 > 第十五章 我苏启,如同天行此名

第十五章 我苏启,如同天行此名

        金银幻虚!听到这个名字洛禅依与霍若兰再也平静不下来,此刻他们也不能平静的下来,如若他们还能平静如何对得上金银幻虚这四字?

        金银幻虚,金不幻,银若虚,在天启大陆的名声很不好,但是却很让人忌惮,因为他们是杀手,是大陆上最强的一对杀手。

        两人为钱杀人,只要你出够了钱不论是妖族,魔族,亦或人族他们都会为你服务,所以死在他们手下的人多了之后他们在天启大陆的名声自然就不好了。

        没有雇主见过他们的真实面目,不过他们会让所杀之人见到他们的真面目,这是自信,亦或者可以说是自恋,因为他们相信那时的你绝对见不到清晨的柔和光辉。

        金银幻虚已经沉寂几十年了,有人认为他们接了不可能的任务而纷纷死于非命,这是最好的传言,很多人都喜欢,所以自然众人都把这个传言当真,所以很高兴。

        不过显然遭人恨的人一般都很长命,他们二人也是这样,在天行这里远离了一些血腥干起了浇水锄地的活儿。

        此时拿着锄头的金不幻说出了找打二字,不过这二字真吓得刀白玉堂吗?当然吓不倒,白玉堂就这样铮铮铁骨的站着,站的很直,意思也很明确,等你来打!

        “孺子不可教也!”金不幻冷哼一声,再次捧起了书,根本不再理会白玉堂。

        他觉得白玉堂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众人心思各异,相对于来说心情稍微好一些的就是洛禅依,不过同时她神色也很严肃,她想要强者出手,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真的能出得起那个价格吗?

        白起,自不用说,一柄杀剑从不为钱与利益杀人,否者如何称之为杀剑?他只杀自己想杀之人。

        至于金银虚幻,她刚想开口就被苏启打断了:“银老,金叔,父亲呢?”他想帮帮这个让自己有好感的女子,所以先问,也有此一问。

        银若虚摇摇头道:“小启,这事情你还是不要掺和了,尊上自有决定.”

        “公子爷,这世间千千万万的可怜人,书院的先生管不了,尊上也管不了,你自然不要管。”金不幻虽然依旧看着书,但是谁都听得到他的语气中有一丝怒,这丝怒很冷,如同北方呼啸的寒风,如同阴暗中伺机而动的毒蛇。

        金不幻自然觉得苏启这善良的小辈被可怜的语言所蛊惑了,他不否认事情的对错,但是这有何关?这并不是天行的少年出事,除了天行,就算大唐,大秦,大周覆灭都与自己无任何关系。

        说道这里金不幻回过头冷眼扫过白玉堂道:“公子爷的身份你是听孔莫先生说的吧?他的目的可不是让你泄露公子爷的身份,此事你们书院会知,希望你能做出合理的解释,你是想帮助别人,但是你想过没有?公子爷若是出事,大唐会死多少人呢?”

        “我没事了。”苏启微微一笑,他觉得金叔说的有些严重了,解释道:“我命好,肯定长命百岁,嘿嘿。”

        “公子爷,你命不好。”

        金不幻叹了口气本还要说什么却被一声平静冷淡打断:“好了。”

        金不幻,银若虚神色骤然肃敬起来,放下手中之事,躬身行礼道:“尊上。”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男子,普通的就如同巍峨之中的青松,他的身子很直,笔直的给人一种能撑起这片天的感觉,他的神色很平静,平静的似乎是天地中心的莫须湖,不起丝毫波澜。

        他很干净,浑身都很干净,干净洁白的似百合一般,不过它的周围却是散发着一股酒气,他手中还拿着一个酒葫芦,酒气从其中散出,光是那酒香就让白玉堂等人差点稳不住心神,似乎要醉了一般。

        稳固心生,灵气运转一周天白玉堂等人才回过神来,此时才算能清醒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很高,这是白玉堂的第一映像,此时他方才明白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的涵义,因为这才是真的高,不只是身体,还有那精神,看着他就好似看到身后这三百三十三丈杨树,看到撑天而起的连绵山脉,好似传说中的金鹏展开双翅撑起一片天地。

        白玉堂突然想到自己是来送礼的,赶忙从腰间储物玉佩中取出一个泛黄老旧的酒葫芦,还有一封干净整洁的信,尊上亲启四个楷书一笔一捺好似如写字的人一般,正气浩然。

        男子看到那封信眸中闪过一丝光亮,随即酒葫芦已到金不幻手中,金不幻很认真的拿着,同时眸子朝着那封信瞟去,可惜看不到丝毫,当然这只是下意思的,因为他很紧张信里的内容。

        银若虚还算稳重一些,但是也有期待,有欣喜,似乎正在看一个新生儿出生一般,是如此的愉悦。

        有一个人很认真,没有人比他更认真,他也带着期待,带着希翼,希望。

        男子的眉头皱起,皱了很久,皱的这片天都乌云密布,云层此起彼伏好似汇拢一起的眉,相互冲撞,汇聚,变得有些凌乱。

        金银二人微微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但是望着苏启眸中是担心,同情,就似看着一头受伤的小羊在草原中争扎,他们不忍。

        苏启的神色也变得有些黯淡,不过片刻却又露出了阳光般的笑容,打破了阴沉,打破了平静:“父亲,孔莫大哥说了什么?”苏启说的很平静,同时也很放松,这么多年来什么准备他都做好了,又如何会怕呢?

        但是真的不怕吗?苏启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总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平静。

        眉头舒展开来了,望着苏启,被称为尊上的男子也是苏启的父亲,苏默,他微笑道:“去书院吧,见见你孔莫大哥,有办法了,有些辛苦,但是你是我苏默之子,这世间没有任何凶险能拦住你。”

        苏默,他很喜欢自己的名字,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一切的对与错他坚信靠自己的双手便能决定,但是关于苏启的事情,他苏默虽然依旧叫苏默但不会沉默。

        “真的!”

        苏启本就在笑,但是现在却是大笑起来,笑的很真挚,真的有办法!就算再难,就算难如上青天又如何?他是苏启,天行尊上苏默之子,他有他的骄傲,对于他来说这世间的难不算是难,只要他愿意去做!

        这不是骄傲也不是自信,那是一种信念,相信自己的信念,只有相信自己才有自信,才能骄傲,才能成功。

        苏启没有见过书院的先生,不过书院的大弟子孔莫几乎年年都会来为其行金针,舒筋脉,为其治病。

        苏启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但是孔莫大哥说过,先生和父亲都觉得他活不过双十便会魂归与天。

        死亡,这个词语从小到大围绕在苏启的身上直到今时今日可以更加平静的面对,但是苏启也会怕,但是他相信父亲,因为父亲说过不会让他死!他相信孔莫大哥,因为孔莫大哥说过一定会找到医治他的办法!

        父亲是天行的尊上,是自己的父亲,永远不会骗自己。

        孔莫大哥是天启大陆先生的弟子,是自己的孔莫大哥,是天启大陆最厉害的大夫,他说一定会找到办法那就不会骗自己!

        “我苏启!”黑云散开,没有了狂风,没有了暴雨,他迎着那从天而降如此神圣的光辉大声叫喊道:“我要改变命!我要如同天行此名!与天同行!”

        他是如此激动,激动的风都肆虐起来,激动的这光似乎都明亮了许多,激动的一切都变了许多,不过这变却是朝着更好的方向而去,变得欣喜,变得愉悦。

  https://www.lvsetxt.com/books/6/6810/4482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