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武圣主 > 第六十七章 真的不重要

第六十七章 真的不重要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铜雀楼中议论李明之人自然很多,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关乎着大唐太子颜面之事自然便要摆在明面上来,不论议论之人有心或无意,总之这件事情搞得满城风雨,李明负荆请罪两天两夜传遍京都。

        有人说李明失宠了,他是太子的一条犬,估摸着前些年犬吠的声音太大,有些恼人了,所以要被丢弃了。

        若这件事属实,满朝官员却是欢喜的很,若李明真失宠,没有权利他的下场自然是惨烈的,就好似屠夫砧板上的猪肉定是要被剁成肉沫才能解满朝文武之恨!

        可惜,现实却很讥讽,他们虽说的开心,但是此时还真没人敢对李明做些什么,就算他是跪着的,看起来低人一等却依旧没有人敢上前招惹。

        为何?

        因为李明是一只疯狗,若真失势是万幸,若只是一场戏,那么这个玩笑就大了,惹上疯狗之人可不仅仅只是会招惹一身骚而已,必定是要被撕下几块肉的。

        所以众口铄金君自宽,李明自是知道铜雀楼之上会发生什么,但是他本就不在意,因为他明白自己的地位,自己应该做什么,只要自己没有做错,那么这铜雀楼上的达官贵人依旧是怕他的!

        但是他跪了两天了,太子的面子给足了那人,自己可以跪着,但不可以丝毫不做,不然太子真的会生气的。

        他依旧跪着但是他却拱起手。

        就是这简单的一个动作却让铜雀楼上无数达官贵人都站了起来,他们站起来是为了看得更清楚些,不错过任何一丝细节。

        当然,更多的却是对“他”的好奇。

        大唐达官贵人都很好奇,都想知道他是谁。

        “先生,蛮荒一剑实乃李明不知先生身份,书院乃大唐书院,我李明乃大唐官员,如若知晓怎会对书院先生出手,李明负荆请罪,跪两天两夜,是诚意,希望先生原谅。”

        轩然大波起,一句句话就好似一道道狂风,一波波惊涛,如此的汹涌,涌进了铜雀楼,让铜雀楼众人心惊不已。

        “书院的先生?蛮荒一剑?”

        这两句话表明了很多事情,不过最重要的是李明终于惹到不该惹的人了,书院的先生就算明宗陛下见到都要敬上三分。

        书院在大唐是一种象征,象征着知识,正义,还有热血,那是天下学子汇聚之地,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得罪书院的先生?

        书院的先生之前要加上姓氏,是为了分别开谁是谁同样也是对那唯一的一位先生的尊重。

        那位先生的弟子便按照入门高低来排,大先生,二先生......

        李明究竟是得罪了哪位先生呢?书院的创始人?倒是没人会如此想,毕竟李明真的对他做了不敬之事可以自刎谢罪了,因为大唐万千学子一人一口唾沫都淹死他。

        先生的弟子的话......想想二先生那剑断黄河的霸道一剑众人便不寒而粟。

        再其次,书院为了天启大陆的和平稳定常年奔波在秦国与周国之间抵御妖魔,他们是大公无私的,被凡人称之为圣人也不为过,你偏偏去招惹这一群被百姓视为圣人之人......

        如此一来太子为何让他跪在此地倒也说得过去。

        不说那先生的弟子,单说在其中教学的各位老师便是不得了。

        黄槐老先生,明宗陛下早年的老师,教其书法,道其天理,虽一生并未踏入修行,但是他教导的学生遍布大唐大江南北,就算当今天子见到都要称声黄老的人,你区区酷吏敢招惹?

        王旭圣老先生,大唐的画圣,前礼部尚书,辞官之后便醉情与山水之中,水墨雕琢之中。

        这位可不得了,当年明宗陛下带兵支援秦国,被魔君亲自带人所困,王旭圣老先生就凭一笔一画,硬抗魔君半日,直到书院大先生与战神孙武带兵而来才解决当年困境。

        王旭圣老先生也因为当年动用秘法后伤势过重不得不废了一身修为保命,最终辞去尚书之位踏入书院教导大唐青春学子。

        当年便是有藩王辱骂王旭圣老先生为老不尊,就仅仅这四字,明宗陛下削其番位,把其赶到偏远蛮荒之地......试问谁又敢对他指指点点?

        书院之中的老师不论修为高低,皆是大智慧,大功德之人,大无私之人,对于这群人尊敬都来不及,谁闲着没事做敢去招惹他们?

        最终铜雀楼上的达官贵人总结了一下“这李明真是脑壳被门夹了。”

        众人自然爱看这笑话,毕竟疯狗咬到了硬骨头,这骨头硬到疯狗牙齿都被嘣断了,所以这铜雀楼的优雅包间之中偷偷的笑了起来。

        笑开了怀,笑的舒爽无比,笑的讥笑至极。

        但是没人敢笑的大声,因为这铜雀楼中还待着那未知的先生,他们可不想得罪连李明都要跪两天两夜负荆请罪之人。

        铜雀楼中那些人讥笑恶心的嘴脸李明不用看到心中也想得到,脑海中也浮现的出来。

        不过这一切又能如何?你们讥笑吧,你们高兴吧,我李明会一一记下你们的名字。

        李明是一条疯狗,恶狗,不过却是非常听话的疯狗,因为他很聪明,明白自己的一切是如何来的,自己失去了眼前的一切会如何,自己又如何能不失去眼前的一切。

        他聪明,所以他早就在城中布下眼线,也告知了太子自己所想。

        想起当时太子深沉的拍了拍自己肩膀他便明白,对于这件事情太子非常满意,太子满意他便不可能成为太子与书院交好而丢弃的牺牲品。

        “铜雀楼中那小子真是可恶啊。”

        李明自是恨的咬牙切齿,但是越恨便要越冷静,他知道自己做的够了,再跪下去便是损了太子面子,这件事得不偿失。

        所以他说出了那番话,便是要让青雀中另一位先生说话。

        “那小子年轻骄傲,但是有那位在便会懂得些分寸。”

        李明是如此想,他自然而然应该如此想,毕竟这可是在天子脚下,大唐京都,就算书院也不可能当着铜雀楼中如此多达官贵人驳两次太子的面子。

        李明的想法没有错,心思缜密,若用心智如妖来形容也不如过。

        可惜他遇到的不是走寻常路的二人。

        一人放荡不羁,随心所欲。

        一人心思淡雅,只求二字顺心。

        所以他的想法,做法,对于他们二人来说真的不重要。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https://www.lvsetxt.com/books/6/6810/4526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