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武圣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身穿白衣入京都

第一百四十五章 身穿白衣入京都

        京都的南门,有一人身穿白衣,从雨中而来。↑,

        对于他的形容似乎除了一身白衣便没有了其他形容,因为他太过冷峻了甚至让人不敢直视那么又有谁能去真正的形容他?

        京都的大门不论白天黑夜皆是敞开,就算是此时都有进出的商队在吆喝,士兵在盘查。

        他就这样往前走,走过了商队,马儿的嘶叫声停了,人们的吆喝停了。

        走过了京都南门,这些大唐的精英兵士在他走过之时甚至连上去盘问的勇气都没有,只感觉身处血海之中挣扎,痛苦。

        直到他走了很久南门都不再热闹,不是因为人少而是因为他们太过安静,不是因为无马而是因为马儿连粗气都不敢喘出。

        南门的守门将士立刻便要去兵部汇报此事却看城内有一匹战马奔腾而来,那人身穿蓝色锁子甲,白银耀狮盔,手持若兰枪,英气逼人!

        就算她再如何掩盖自己俏丽的容颜也无法让人忽略她的美,她是大唐第一女将军,若兰枪霍若兰。

        她手持若兰枪随后一挥,语气冰冷“先前之事军部已知晓,一切照旧。”

        说完她便转身朝着西门奔去,因为西门出事了,因为整个京都最强大的几方势力都在朝着京都西门天明寺赶去

        萧张在雨中奔走得很快所以不过小会儿便快到宫门之前,他停下了脚步因为他看见有人漫步秋雨中朝着他所奔走的方向而去。

        他就只看了一眼却好似看到地狱的恶鬼朝自己张开了血盆大口瞬间吞食了自己,那种毫无反抗之力的极致恐惧让他这嚣张之人都略感恐怖。

        只不过他是谁?他可是如此嚣张的萧张!所以他依旧朝前而去只是速度慢了些。

        萧张还未说话那一袭白衣的身影便先开了口“你就是萧张?”

        萧张深吸口气,躬身行礼:“晚辈正是萧张。”

        “前方带路。”

        “不知前辈要去何处?”

        “百花巷深处,司命阁前。”

        萧张带路无人拦不过也没人敢拦,因为当白衣男子走过之时他们甚至连枪都快握不住又如何敢拦?

        萧张走的很快他走的很慢但是他却永远离萧张只有五步之遥。

        身后男子的境界实在太恐怖了,他究竟是谁?为何要去司命阁?

        萧张心中不解却怎么也提不起思考之心因为身后跟着的便是地狱的恶鬼,那种若隐若现的杀机让他就好似身处刀山之上处处一片寒光又如何提得起思考之心?

        百花巷的香因为秋雨的原因传的并不是那么广但是依旧传遍了方圆三里之地,当萧张闻到那股花香之后却是稍微松了口气,因为终于要到司命阁了,这一路上行走刀山之上小心翼翼,此刻闻到花香如何能不松口气?

        “对未知要一直保持警惕,害怕,否者当你放松之时便是人头落地之时。”

        这是一种提醒也是一句话的教导不过这句话却让萧张整颗心都悬起了,身后之人简直萧张不知道怎么形容也不想去形容所以只得加快了脚步踏入百花巷中。

        这场秋雨的确磅礴但是却压不住这满巷春色,因为百花齐放,好一处风景名胜之地。

        “当年孔默也是因为看到这百花巷才让副院外多出了一个百花巷?”

        “听大司命提起过此事好像是如此。”

        “你心里面不服我?”

        这句话让萧张愣在那里,自己不服他又如何知晓?就算他再嚣张也知道在身后之人面前一定要尊敬有礼,因为那股杀机时时刻刻都悬浮在四周,就好似一柄杀人剑一直抵在你的喉咙处如何能不尊敬有加?

        萧张还未回答男子便淡然说道:“也是正常,毕竟你们这一辈人才辈出,野花盛开的年代。”

        “前辈秒赞。”萧张认真回答不过身子挺直,对于此话他觉得他们这一辈当之无愧。

        “你叫萧张,也就是嚣张,只不过你不够嚣张。”白衣男子随意笑道:“记得当年我破虚之时杀了一位魔族的知命修士从此名声大震。”

        萧张瞳孔微缩,直到听到此事他才终于想起身后之人是谁了!知道他是谁后萧张显得更加尊重甚至站在一旁等到他走上前才说道:“白起前辈,巷的尽头便是司命阁。”

        白头道:“你叫萧张便要对得起嚣张此名,就算面对我你也可嚣张,就算一死又如何?人生在世不嚣张一场又如何算走了一场?”

        萧张的确嚣张但是他明白真正嚣张的可是眼前的前辈。

        破虚境界挑战魔族当年知命先锋肖云兰,生死之战,在两军对垒之前,最终结果他的剑刺穿了魔族知命先锋肖云兰眉心,一代知命修士被他越境击杀!

        随后的十年他杀了魔族四位知命修士以杀入道进军知命行列!

        他嚣张到当年魔君亲自出手击杀他都被其逃走!魔君是谁?太宗陛下那个年代深不可测的巅峰强者!当年白起才刚踏入知命都能在他手下逃脱那是何等的强悍嚣张?

        所以白起说的话没有错,现在萧张面对他就像当年他面对魔君一样!面对魔君又如何?他依然刺出一剑随后逃走,虽然重伤。

        但是他从来不怕,并不因为魔君强大的实力而有丝毫害怕,倘若当年他怕了结局便只有一个,死在魔君双手之下。

        萧张认真的思考白起说的何为嚣张一场甚至都忘记跟上,当他发现离得太远之后才急忙追去。

        也正是这追去让他看到了那一剑,如此完美的一剑。

        没有任何的花哨,也并没有动用真的剑,只是化指为剑朝前一挥,一股剑气出,光是那股剑气便让人窒息,因为杀机早已封锁了一切你可活命的机会!

        所以这一剑是没有任何花哨的一剑,是如此完美的一剑,因为此剑出你便毫无任何生还机会。

        这是一种自信,一种嚣张,一种霸道,也是一种杀机!

        这是属于杀神的杀剑!杀剑出手必见鲜血!

        司命阁前罩住小蛮与竹玛的护罩破了,那放空的秋雨瞬间便弥漫了那处空缺,小蛮与竹玛甚至还未来得及逼开秋雨便被疾驰而下的秋雨浸透。

        他出现的太突然,剑也出的太快,萧张都来不及收住脚步所以他的脸颊被一丝剑气划破,鲜艳的血液飞溅而出好似绽放的玫瑰最终落在秋雨中消失殆尽。

        AA2705221

  https://www.lvsetxt.com/books/6/6810/7632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