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3章 劫囚车?

第3章 劫囚车?

        唐峥醒来之时,已是次日清晨。

        大凡喝醉过的人都有这么一种感觉,那就是醉的时候醉生梦死飘飘欲仙,云山雾罩梦幻迷离,嗯哼,你没看错,这个时候的醉鬼并不难受。

        真正难受的是醒来那一刻,大约十个喝醉过的有十个都会张口骂一句话,不信你听,唐峥就是这么骂的:

        “懆,头他妈要炸了,媳妇儿,端碗水来啊……”

        没错,这就是男爷们。

        哪怕平日在家属于跪搓板的货,但是宿醉刚醒的时候绝对彪呼呼,至于事后会不会被媳妇揪耳朵往死里揍,咳咳,结婚的男人都知道什么结局。

        可惜的是,唐峥身边没有媳妇宠着他!

        现在他的身份是死囚!

        几个持刀警戒的衙役眼神冷厉,身下的牛车摇晃颠簸,这牛车昨晚一宿没有停下,拉着唐峥离开一路直奔县府。

        无论古今中外,又或华夏西方,历朝历代当衙役的脾气都不会太好,尤其面对的还是囚犯这种情况。

        于是一个衙役说话了,鼻腔里带着十分不屑的哼声,冷冷道:“要水喝?可以啊,臭小子你先睁开眼睛看一看,看看爷爷们有没有兴致给你水?”

        “爷爷?你是谁的爷爷?老婆你真逗,现在都学会装男人声音了,来,嘴一个……”

        能说出这么不着调的话,基本代表着唐峥还有些迷迷糊糊,但他头疼欲裂之下还是睁开了眼,然后准备咧嘴傻笑给老婆买个乖。

        可惜这一睁眼不要紧,顿时觉得脖子上凉飕飕。

        原本还想用夫妻间的语气跟老婆开玩笑说一句‘死鬼’,然而这两个词在他睁眼的瞬间‘嘎’一声憋了回去。

        刀!

        明晃晃的刀!

        人!

        五大三粗的人!

        唐峥下意识摸摸脖子,然后使劲甩甩脑袋,就在车厢里几个衙役冷冷哼笑的档口,唐峥忽然大手一拍额头嗷嚎两句,装作迷迷糊糊道:“原来我没睡醒,现在还在梦中,奶奶的,接着睡……”

        砰的一声,他脑袋直接撞到车板上,瞬间口中鼾声如雷,嘴巴还刻意咂吧了两下。

        几个衙役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当如何。

        古往今来有两种人最难办,一种是酒鬼,一种是疯子,这两种人既不能跟他们讲理,又不能跟他们使用暴力,因为使用暴力也没用。

        酒鬼和疯子能感到疼,但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挨打,唐峥忽然用头撞击车板然后昏睡,几个衙役还真不知道怎么下手。

        唯有那个捕头一直冷眼旁观,这时终于显示出人家为什么能当捕头,只见此人锵琅琅抽出腰间大刀,然后举着明晃晃的刀子贴近了唐峥的手。

        “唐家小子,装醉是吧!很好,有种。本官现在数三个数,第一个数你不醒,我剁一根手指头,第二个数你不醒,我切掉你一只手掌,如果第三个数你还不醒的话,本官很想试试用你的脖子磨磨刀……”

        用脖子磨磨刀?

        天底下没听说谁家脖子这么硬!

        唐峥想也不想蹭一下坐起来,虽然还是头疼欲裂,但是哪有一丝醉意,这反应速度看的那几个衙役目瞪口呆,好半天才有人醒悟过来,顿时大怒道:“好啊,原来你他娘的装醉,敢骗爷爷们上当,老子剁了你这狗.日的货。”

        衙役一般没学问,有学问绝对骂不出这种话,先是自称爷爷,转眼又是老子,爷爷也罢老子也罢,说起来都是占便宜的话,但是偏偏他后面还加了一句狗.日的货,如果前后联系起来这么一琢磨,得,这衙役就是那条日了狗的狗。

        唐峥心里很想笑,但是眼前的场面实在让他笑不起来。

        任谁一觉醒来忽然面对几个杀气腾腾的陌生人,手里还拎着明光闪闪的大刀乱比划,别说是唐峥这样的聪明人,就是混不吝的大傻子也知道事情不妙。

        一个人如果突然闯入陌生而且危险的环境里,他会选择怎么做呢?

        正常人可能会惊悚高呼然后瑟瑟发抖,但是聪明人绝对会想办法试探一下底细。

        唐峥是个聪明人,所以他选择了探一探!

        “几位大哥……”

        唐峥先是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小心翼翼在脸上堆起笑容,这才接着又道:“你们这是绑票?”

        几个衙役嗤之以鼻!

        唐峥心里顿时一抽,后背隐隐已有冷汗沁出。

        不是绑票,手里却拿着刀子,这怕是比绑票还要狠,人家这是要撕票啊。

        正当他挖空心思琢磨得罪了哪路大神的档口,忽然目光瞥见几个衙役身上的衣服。

        咦?

        粗布,汗衫。

        短劲袍,皂长靴。

        唐峥下意识出了一口气,也不住为何心里竟然有些放松。

        他忽然冲着众人嘿嘿一乐,用一种我已经识破你们的得意口吻说道:“原来是在拍古装啊,哥几个演的不错嘛,只不过咱有个问题弄不明白,你们找群众演员怎么就找上了咱?跟我媳妇说了没,有没有付酬劳,给钱少了可不行啊,毕竟咱也是售楼处的销售经理,一个月大几千的收入呢……”

        几个衙役呆呆发怔,那眼神仿佛看傻子。

        唐峥却没有留意这个,继续叽叽歪歪又开始猜测,再次道:“是不是因为这场戏需要喝醉酒的角色,呵呵呵,看来你们导演选群演还是很有眼光的嘛,我喝醉之后确实喜欢耍酒疯,整个幸福小区没有不知道我的人……对了,酬劳是多少,给我媳妇了对不对?”

        几个衙役继续保持发怔,不过已经有了暴走打人的迹象。

        倒是那个捕头忽然摆了摆手,然后目光稀奇的看着唐峥,这捕头明显也听不懂唐峥说的话,但是仍旧笑眯眯赞了一句,道:“看不出来,你唐峥倒是个疼媳妇的人!”

        “连我的名字都知道了?”

        唐峥顿时更加放心,认为这绝对是拍古装戏的无疑,应该是自己昨晚喝醉了酒正好被选中,然后自家媳妇收了酬劳同意自己来做个群众演员。

        毕竟喝醉了嘛,人家需要酒鬼这个角色,他喝醉之后正好本色演出,说不定演的角色还很出彩。

        他忽然想起眼前这个饰演小头目的人赞自己疼媳妇,连忙咳嗽一声准备吹吹牛,哪知口中话还没有说出,陡然见到小头目抡起巴掌狠狠甩了下来。

        啪!

        一声震响,唐峥眼冒金星,他只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耳中鼓膜一阵嗡嗡嗡的响。

        只听小头目冷冷轻哼一声,语气突然转为恶狠狠的调调,此人目光有些森然,冷冷吞吐宛如利刃,道:“疼媳妇是好事,可是你唐峥有老婆么?臭小子毛都没有长齐,除了偷鸡摸狗你干过什么正经的事?”

        “懆你的娘……”唐峥也炸了,愤怒大骂道:“这群演老子不干了,不管你们花了多少钱,老子他妈的不吃这一套,假戏真做,竟然真打,你给老子等着,这事没有十万不算完!”

        说完这话,他噗通一下躺在车板上,双手抱着脑袋大声喊疼,两条腿配合着不断乱蹬抽搐,这是从电视里学的绝活,据说碰瓷的大爷们全都这么干。

        几个衙役面面相觑,有人已经忍不住挥了挥手中的刀,那个捕头面上带着丝丝迷惑,忽然提起手掌傻愣愣观察起来。

        “难道是我手劲太大,一下把这个臭小子给打傻了?”

        担任捕头多年,他也见过不少死囚犯,有哭爹喊娘的,有屎尿齐泄的,形形色色各种情形,就是不曾见过唐峥这种反应。

        身为阶下之囚,敢跟捕头要钱?

        不但敢跟捕头要钱,而且还狮子大开口一张嘴就是十万贯!

        十万贯是个什么概念?

        他们琅琊郡一年的税收都没有这么多。

        唐峥还在那里伸腿抽搐,同时还抱着脑袋不断喊疼,但他目光却透过手指缝不断向外偷窥,越看心里越觉得没有谱。

        如果眼前这一切都是演戏,那么这戏演的未免也太逼真了一点吧!

        整个车厢里并没有发现摄像机,而且车子还在晃晃悠悠不停的走,唐峥曾经从网络上看过几次拍摄电影的花絮,他隐隐觉得拍戏应该不是这个套路。

        也就在这时,猛听外面轰隆一声闷响,唐峥明显感觉身下的车板剧烈一晃,车厢外有人十分惊慌的‘啊’了一声。

        几个衙役先是一怔,随即如临大敌拎着刀子就要往外蹿,但是那个捕头却猛将手臂一挥,然后压低声音轻喝道:“勿要乱动,车内戒备。”

        “孙头儿,莫非是有人劫囚车?”几个衙役虽然按捺住身形,但是脸上却明显带着惊慌失措。

        唯有孙捕头依旧沉稳,压低声音轻喝又道:“就算劫囚车,本捕也无惧,都给我憋住别出声,打起精神戒备好,本捕头今天倒要看看,是谁敢来老虎口中拔牙……”

        几个衙役深吸一口气,手持大刀明晃晃守在车厢门口。如果外面真的有人劫囚车,只要一掀车帘先给他剁一刀。

        唐峥心里有些紧张,复又带着三分急切,他真希望眼前的一切都是演戏,但是心底却总是有种事情不妙的感觉。

        中国的演员,演戏何时如此逼真过?如果不是演戏,刚才那一声轰隆闷响又是为什么?

        ……

        ……新书悬念很足,而且后面主打搞笑,求大家支持一下,山水拜谢。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72369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