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63章 唐峥此子,不可重用

第63章 唐峥此子,不可重用

        女皇慢慢走回桌案后面坐下,似乎对此事也有担忧,不过仍旧开口道:“唐峥和陈风联名上书,言称他俩有信心吃下宿迁,但是耗时须得半年之久,似乎是唐峥要搞个什么经济战,先用经济战征服宿迁的民间百姓,然后再出兵干掉宿迁的县府驻兵。”

        书房众人面面相觑,各自沉吟琢磨成功的可能,军师韩图目光灼灼忽然,突然开口道:“老夫当年曾听过经济战争这个词,乃是小主跟我讲授世外绝学偶尔所述,似乎这个战争手段极其了得,小主话里话外很是推崇。”

        女皇点了点头,忽然目光一扫众人,语带深意道:“在场没有外人,都是大周拥趸,你们也知道我是冒充了我娘,我娘她伤心避世不愿意出山,但她时有书信传来,对我教导从无间断……经济战争到底是怎么个说法,我会写信去向娘亲讨教求问,倘若唐峥真能成功,咱们大周以后也学他的经济战争。”

        唐无敌等人连忙点头,因为听到小主的名字,脸上都显出恭敬和崇拜之色。

        那几个世家大族的族长同样脸带崇拜,不过这崇拜明显只针对女皇的母亲小主一人。

        其中孔家的族长忽然出声,面色肃重道:“唐峥此人,老朽觉得不可重用。”

        女皇目光一转,盯着他道:“孔族长,您是经世大儒,孔家的小辈可以因为嫉妒胡乱弹劾别人,但是您这等胸怀苍生的大儒可不能心有嫉妒。”

        ……

        孔族长缓缓起身,摇头道:“老朽并不讨厌唐峥,相反还很欣赏他的手腕,但也正因为欣赏,所以才提议不可重用。”

        女皇微微一怔,皱眉问道:“这却为何?”

        孔族长一字一顿,字字郑重道:“无他,枭雄也。”

        说着看了众人一眼,沉声又道:“此子年纪不大,然而行事自成风格,看似天马行空无理取闹,深思却发现他事事饱含深意……”

        说到这里又看了众人一眼,沉声再道:“比如他建柿子产业何等暴利,结果却把所赚钱财的五成回报给百姓,此乃邀买名声之举,用意不言自明。再比如他挑动兵丁反目厮杀,宁要三百人也不要五百人,这是要确保自己麾下全是忠诚之卒……他收服盐帮帮众,征召新的兵丁,练兵之时所有人必须狂热呼喊他的名字,每一项举措都在凸显他这个人的存在,这是枭雄手腕无疑,他一直在打造自己的私兵……”

        孔族长说完一叹,满脸感慨道:“这个年轻人不得了啊,老朽并非善妒之人,我也不在乎家中小辈和他有仇,老朽之所以提议不可重用他,只是因为害怕这孩子将来会尾大不掉。”

        这倒是个老城持重之人,话里话外也确实没有一点私心,事实上能被女皇邀请参加顶级议事,本身就代表着孔族长是大周朝廷的拥趸。

        他的提议有很精确的分析和见解作为铺垫,在场众人频频点头,就连唐无敌和李怀云都无法反驳。

        女皇沉默片刻,忽然幽幽开口,道:“朕岂不知他搞私兵?但朕委实难以决断。你们也都知道早年隐秘,母亲有个亲生的儿子,虽然未必是唐峥,但若万一他是呢……”

        众人顿时哑口无言。

        女皇这话还透出一个意思,那就是她和小主公似乎并不是亲生。

        ……

        琅琊县外,唐峥酒肆,夜风徐徐吹拂,炉火噼啪作响。

        这是酒肆的偏堂,一群人正围在炉子旁边烤火,火炉上架着一杆铁杵,铁杵上串着一只体格硕大的野山羊。

        炉火熊熊燃烧,野山羊被烘烤的滋滋作响,浓郁肉香伴着油脂不断往外溢出,负责翻烤野山羊的竟然是灌云县县令陈风。

        唐峥另有活计,他正在奋力揉搓着一大块面,面团在他手里揉圆压扁,不时重重摔打在案子上发出啪啪的清脆响声。

        “唐兄,你那边还要等多久?”

        陈风忽然转头,笑呵呵冲着唐峥问了一句,故作抱怨道:“白天被你带兵恐吓一番,本官心惊胆战一整天没能进食,我现在饥肠辘辘十分难受,你吹嘘的那什么刀削面啥时候能吃上?”

        唐峥哈哈一笑,语带暗指道:“不晚不早,此时正好……”

        说着将面团重重一摔,然后快速揉圆抄起,旁边负责打手的阿奴像个勤劳小蜜蜂,陪着唐峥蹦蹦跳跳走到一口大锅边。

        负责烧火的竟然是小主公,显然她从来没有烧过火,此时正呛得连连咳嗽,俏脸沾染了好多烟灰。

        唐峥失笑出声,打趣道:“堂堂公主弄得满面烟尘,你看看你这样子像什么话?赶紧把位子让给阿奴,你分明不是个烧火做饭的料……”

        “我不!”

        小主公竟然有些紧张,大声拒绝道:“我已经学会,不需要阿奴,这是我的事,谁也别想抢。”

        说着下意识张开双手,护住身边的木柴不让阿奴过去。

        不远处另一个火炉旁,陈风忽然轻轻一叹,他知道小师妹在和阿奴争抢某个位置,偏偏他身为师兄却无法出手相助。

        炉旁围着烤火的还有两个县衙的县丞主薄和偏将等人,见此情况面色都有些讪讪不好意思。

        今夜这顿饭,委实太骇人,两大县尊亲自动手,一个烤羊,一个做面,公主负责烧火,阿奴充任帮闲。

        两大县尊自言这是一顿家宴,他们这群下属干坐在原地真有些胆战心惊。

        幸好小主公终于理顺了大锅下的柴火,不多时那口大锅的开水滚滚翻腾,唐峥连忙抄起一把菜刀,对着手中面团快速削割下去。

        他手艺不错,刀削面宛如雨点一般飞入锅中,旁边负责打下手的阿奴端来一大筐野菜根,呼啦啦一下全都倒进锅中。

        唐峥边削边道:“眼下冬寒时节,想吃口青菜很难,其实刀削面配上青菜最对味,但是这时节哪里能有青菜吃?咱们得感谢阿奴,她挖了一大筐野菜根。”

        陈风哈哈一笑,道:“有菜根挺好,吃起来清爽,说实话我倒有些羡慕唐兄,你这琅琊县还有野菜可挖,我那灌云县连树皮都不好找……”

        说着似乎有些烦闷,忽然改口道:“阿奴姑娘不错,竟然挖了一大筐野菜。”

        阿奴有些腼腆,羞涩揉搓衣角道:“不是我一人挖的,作坊里的姐姐们帮了好多忙,我们在野地里找了很久,十几个人勉强才凑了这一筐。”

        唐峥脸色忽然有些不好看,叹息道:“待到明年开春之后,说什么也得组织开荒种田,再这么搞下去的话,我琅琊县百姓永远吃不饱。”

        陈风猛然站起来,目光灼灼道:“老弟,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我灌云县愿意分出一半的海盐产出,只求你多开荒田多种粮食,我拿海盐购买,救济灌云百姓。”

        唐峥看他一眼,略带鄙夷道:“你灌云县海盐纯靠老天赏赐,一年到头才能收获几多?拿盐换粮食,亏你想的出……”

        陈风脸色黯然,叹息道:“能换一点是一点吧,总归能减少几个饿死的人。唐兄你是不知道啊,我灌云县土地出奇的贫瘠,明明老百姓努力耕作,不知为何粮食总是不长……”

        “废话,盐碱地能长东西才怪了!”

        唐峥翻了个白眼,道:“要想种粮食,那得先洗地,把土地里的盐和碱全都洗掉,然后才能耕种作物长庄稼。”

        陈风眼睛一亮,忍不住蹿到锅边,急吼吼道:“洗地?这是什么说法?唐兄,唐大人,唐先生,本官我……小弟我求你赐教……”

        显然这陈风真的不错,是个一心为民的好官,他听到有洗地种田的好办法,一时激动连续换了好几个称呼。

        唐峥忽然叹息一声,有些烦闷道:“洗地是个大工程,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首先你得开挖河渠引流,让内河淡水不断冲刷盐碱之地,然后组织民夫挖掘河中淤泥肥田,前前后后最少也得三年,纵算如此仍然不能耕种,土地还得暴晒两年才可利用。”

        陈风目光瞬间黯淡下去,满脸失望道:“那岂不是要五年之久?五年得饿死多少老百姓……”

        他颓然叹息一声,走回篝火那边闷闷翻烤野山羊,火边围坐的两县官员面面相觑,一时都屏气凝息不敢发出声音。

        唐峥一刀一刀削着面团,脑中不断忽闪着各种念头,突然开口道:“这样吧,你我两县乃是兄弟,我这边可以划出一万亩荒田给你,明年你组织民夫开荒种田,一万亩总归能出产不少粮食。”

        陈风顿时大喜,忍不住又蹿了起来,急急道:“唐大人,这话可不能反悔。一万亩荒田,少一亩我都骂娘。”

        唐峥嘿嘿轻笑一声,表示说出的话绝不反悔。

        不过他紧跟着就提出自己要求,同样郑重道:“但是这一万亩荒田不能白给,你灌云县要拿一万亩海滩跟我换,本官准备搞一个人工盐厂,试试不靠老天自己弄海盐……”

        陈风一惊,陡然脑中灵光一闪,大叫道:“你有晒盐之法,你肯定有晒烟之法?”

        他顾不得县令尊严,上前一把抓住唐峥胳膊,急吼吼道:“给你两万亩,带我一个干,唐大人,求你了。”

        古代盐铁乃是暴利,可惜古人并不懂得晒盐,海盐出产完全看天,收获乃是自然结晶的盐粒,直到宋朝时期才慢慢有粗浅的晒盐技术,不过所产海盐仍然无法供应全国。

        现在唐峥却要一万亩海滩,陈风立马推测到唐峥肯定有晒盐之法。

        若能人工晒制海盐,那将是何等巨大的暴利啊。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76752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