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鹿:命中注定要分离 > 002 洛玫的灵魂在她的身体里

002 洛玫的灵魂在她的身体里


  末默之前并没有跟幕水渊提过关于龙门的事,幕水渊现在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言语闯了大祸。

  他只当是个新奇事儿,像以前一样说一些天马行空的,两人一起讨论着。

  但,龙门,这两个字他不该提起。这里边有幕水渊不知道的秘密。

  末小鹿低垂着头,有些不愿面对。她现在彻彻底底相信绯洛说的话,之前他还期盼着绯洛是胡言乱语的。哪儿有那么严重?我们生活的世界怎么会那么容易消亡?但水渊的话,她不得不信,原来拯救华诺大陆是真的,龙门也是真的。

  她终究要面对她与绯洛本就不堪一击的关系正一步一步走向灭亡。

  “不过,我听云止说,龙门开,大陆相位板块可能会发生重叠,时间也许会发生扭曲,那么来说一个死去的人进入另外一个人身体里,这种事情是可以发生的。云止就是怀疑这点,才找我去的。他想让我通过精神催眠来证实他的猜想。”

  末小鹿的梦是她真实发生过的,她是精神上强烈刺激才引发的第二人格。

  而云柔不同,她从小生活在云家羽翼下,她大大小小的事儿云止都知晓。云柔所描述的那些记忆分明不是她的,并且她有时候会性情大变,突然冷漠起来。所以云止这样怀疑不无道理。

  云止还求他一事,希望他帮助找出那个藏在妹妹身体里的人,还原那个人的身份,早日把她赶出云柔的身体。

  末小鹿的震惊已经是无以复加了,她的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青。

  她其实早就注意到云柔后来所描述的,正是她十五岁时与绯洛共度一夜的那晚。

  她当时之所以吓得失了神,她就是在想洛玫是不是没有死,会不会面前这个人就是她?

  幕水渊的话,让她担心,让她害怕。

  绯洛虽然一直不愿意提起洛玫,但是他把她藏在心底最深的角落里啊,他珍惜着对洛玫的爱,不提及却是深情。

  ————

  楼下,绯洛今天来住宅是有事儿要找末默。他要向末默辞行。

  原本定好由亓晟带着嫣儿来古末岛,一是哥哥的情况,他不敢带着已经越来越严重的绯黯长途回往华夏国,二是他总觉得这件事情还有转机,不一定非要年幼的孩子来祭祀。

  但是亓晟却来电说,华夏这边出了状况,他没办法离开。他们在监控器里看见有一个身影穿过龙门,之后消失不见。

  黝轩看守龙门近三个月,他们意识到龙门有着特殊的能量,普通人稍微靠近都会被强大的力量推走,更别提进入了。所以有些守卫疏于职守,使得有心人有机可乘。

  他们一直在查,这个人是谁,但还没等查到苗头,门那边便来人了。对方打伤了亓晟和黝轩。

  他们看守人多趁其不备,给对面一针麻醉,他虽然没有马上倒下,但精神已经明显松懈,最终被抓住。

  之后他们竟发现此人竟是龙隽!

  接到电话绯洛很是震惊,准备立即回古末岛,但是绯黯与禹小眸不方便走,所以他此次来住宅还有一事相求的,便是请末家照顾禹小眸夫妻。

  只是还没等他上楼,便在楼下看见了云柔。

  幕水渊抱着末小鹿走后,云柔一个人蹲在沙发上抱着头,很痛苦的样子。

  一些女佣路过,奈何于身份不敢上前询问,只能远远的望着。

  绯洛觉得这小小的身影越发眼熟,他不自觉的想要靠近,刚走近。

  云柔抬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含着晶莹的泪珠,眼圈红红的,长长的睫羽宛如逆光的蝴蝶,墨色的长发垂到腰间显得精致的小脸更加白皙细腻,她颤栗地抽噎。

  绯洛震惊的杵在原地,黝黑的瞳孔睁得大大的,呆若木鸡。

  她的眼泪湿润了眼眶,模糊了视线,当视觉清晰时,面前的男人呆愣的样子,让她的眼神里出现了几分雾气与茫然。

  “玫儿——”绯洛颤抖的唤着,他难以置信,他亲手抱过她的尸体,三天三夜、不眠不休。

  他现在不敢靠近她,生怕一切都是自己太过思念出现的幻觉。

  “你……”面前人激动的表情有些吓到云柔,她忘记哭泣,瑟瑟的发出声音。想让对面的人离自己远一些。

  她的声音仿佛证明着,面前人是真实的。

  她——,她还活着。

  绯洛激动地一把抱住云柔,双手止不住的颤抖,颤巍巍的声线宣泄着自己的思念:“玫儿,我好想你。”

  云柔惊得不断挣扎,嘴里喊着“你放开我。”可面前男人的怀抱就像是铜墙铁壁,挣脱不开,云柔绝望的喊着:“幕水渊——,救我——”

  “幕水渊——”

  楼上幕水渊与末小鹿聊了很久才想起来大家都还没有吃饭,正想着下去吃饭,刚要下楼梯,就听见楼下传来绝望的呐喊。

  幕水渊惊得脚下生风。末小鹿也急忙往下跑,那翘惊得扶住末小鹿,嘴上念着:“小姐,慢点,您别急。”这刚从诊疗室里出来,可不能再有个闪失啊。

  那翘搀扶着末小鹿往下走,还没下楼梯,便看见绯洛强抱着云柔的场面。

  末小鹿心下一涩,苦涩的笑笑。该来的还是要来。

  幕水渊不知其中故事,他推开绯洛,单手抱住云柔。

  云柔如迷路的孩子看见亲人,顺势躲到幕水渊的怀里。

  “你在干嘛?”幕水渊质问道。

  怀里的人被夺走,绯洛眼中闪过一片寒冷,整个人瞬间迸发出深渊般绝望的恐怖气场,语意清冷,“你把洛玫还给我。”

  “什么洛玫?”幕水渊不知道洛玫是谁,只以为绯洛想要闹事,语气不同以往般温和谦逊。

  绯洛这个人抢完末小鹿后,又要抱别的女人,他到底还想干嘛?

  “把我的洛玫还给我。”绯洛幽暗的目光燃起熊熊火焰,手掌已经暗暗握紧成拳头。

  幕水渊闻言摇头嗤笑,“你的?”明亮的眼底闪过讽刺,“那鹿儿呢?四天前还在生日宴上与我争鹿儿,现在又说什么你的洛玫?”

  “末小鹿你要,便拿走。”绯洛清冷的声音在诺大的正厅里响起,余音绕梁震得站在楼梯上的末小鹿站不住脚。

  你要,便拿走。

  余音绕耳,末小鹿躲无可躲。

  难以言喻的苦涩,鼻子发酸,头脑空白,胸口闷得喘不上气来,她感到窒息,像是有人狠狠地掐住自己的脖颈。

  绯洛,我在你心里究竟算什么?

  那翘听见那话铜铃般的大眼睛睁得老大,很是震惊。小姐与姑爷不是一直很好吗?那翘担忧地抬头望向自家小姐,“小姐——”果然见她眼圈泛红。

  如水的美眸含着星星点点的泪光,末小鹿扶着楼梯落寞地转身,“我不饿,饭就不吃了。”

  话落,微微仰头,直直挺起背脊,纤细的脖颈如同白天鹅般优美纤长得刚刚好,白皙圆润的手指轻轻搭在楼梯扶手上,一步一步往回走。

  纯白典雅的旗袍,随着她的脚步露出白皙纤细的美腿,高跟鞋踩在楼梯的地毯上,没有发出声响,就如她下楼时一样,绯洛自始至终没有注意到她。

  她绝望的想着——

  他们见面了,终究是见面了。

  他从来不会在白天来主宅,今天却来了,也许是命运吧。

  以后这段感情里,她再也没有立足之地。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1/607383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