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病


  “是。”陈侯依旧维持着得体的笑容看着蓉月道。

  “王妃。”这时候墨风走过来看着蓉月跟陈侯恭敬一礼,说道:“殿下让王妃一同去凌云殿用膳。”

  一旁的陈侯看着脸色说不上很好的蓉月微微一笑:“那就不打扰王妃了,臣告辞。”

  说罢,陈侯便笑了笑离开了,看着扬长而去的身影,蓉月紧紧盯着墨风,问道:“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还请王妃勿要多想。”墨风依旧保持着那副表情,脸上看不出神色,让执着于寻找一丝端倪的蓉月有心而无力。

  蓉月也不再理他,快步走向凌云殿,她急切需要找寻一个答案,不知道为什么,她隐隐觉得会出事,她的第六感一向很准,从前世到今生,她从不怀疑那是错觉。

  蓉月刚进凌云殿,就看到男子换掉一身朝服的男子正吩咐着内侍布着菜,高大挺拔的身姿在搭配着如寒星般的眸子在饭桌前毫无违和感,蓉月轻瞟了一眼,那些菜都是她喜欢吃的。

  “蓉儿,还没吃饭吧。”南宫熠寒笑着道,似乎也只有在她面前时,他才会露出这种轻松温和的笑。

  “云坠,去把温太医请来。”蓉月看了南宫熠寒一眼,就对云坠说道,她相信很多事情不是空穴来风,莫烨然是不可信的,她必须亲自确认一下。

  “啊?”云坠一时没明白蓉月的意思,看了她一眼,小姐和殿下都没生病,怎的找温太医,在接受到蓉月得眼神后,她才明白,慌忙跑出去。

  南宫熠寒微微一怔,随即看了墨风一眼,立刻会意,温和的笑了笑,说道:“先坐下吃饭。”

  “也好,我们吃完饭,初羽哥也快到了。”蓉月勉强笑了笑说道。

  “蓉儿可是听人说了什么?谣言止于智者,蓉儿应该明白。”南宫熠寒笑道。

  “随风一直跟在我身边,我遇到什么人,什么人对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还不知道?殿下,谣言止于智者很多时候都是一种开脱,而我更多的相信空穴不来风。”蓉月笑着说道。

  “也罢,让你放下心。”南宫熠寒颇不在意的笑了笑。

  接下来的沉默便覆盖了整个用饭时间,以致整个美好的清晨蓉月都是闷闷的,正如蓉月估计的那样,他们用完饭那会儿,温初羽就到了凌云殿。

  “初羽哥,劳烦你给殿下看一下。”蓉月看着温初羽,难得的脸色好了一些。

  “是,王妃。”温初羽缓缓从包中拿出线,蓉月皱了皱眉:“干嘛呢?这是!悬丝诊脉?”

  “殿下龙体金贵…”

  “初羽哥,不是我不相信你的医术,只是我觉得你这样误诊的几率会比较大,你觉得呢?所以…你还是直接上手吧!”蓉月皱了皱眉道。

  温初羽微微一怔,看着南宫熠寒,一时拿不定主意,而且在看看蓉月强硬和着急的态度,心里更加疑惑了。

  “按王妃说的做。”南宫熠寒笑了笑道,看着因他而急得跟炸毛的小猫一样的蓉月,一时间心里颇觉得好笑。

  温初羽将手搭在南宫熠寒的脉搏上,细细的观察着他的脉象,半晌,看了蓉月一眼:“殿下身体很好,无碍,请王妃安心。”

  南宫熠寒也温和的看着蓉月,蓉月有些狐疑的看了南宫熠寒一眼,又问道:“那殿下有没有得风寒什么的?”

  “殿下的身体恐怕很难得风寒。”温初羽实话实说道。

  “可今天陈侯明明听见殿下咳了两声。”蓉月再一次怀疑的看着南宫熠寒。

  温初羽:“……”

  原是关心则乱,温初羽也算是明白过来了,心里也一时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有点庆幸,有点难过,庆幸她终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难过的是他与蓉儿始终无缘。

  “我也来看看。”蓉月想了一下,决定亲自上手,确认一下。

  拼着自己学医的经历,与自己反手的内侧面,确认好位置蓉月把手搭上去,果然脉搏强劲有力,不像是一个病人的脉象,简直是非常健康。不过…

  看着蓉月认真把脉的样子,南宫熠寒眼睛里飞快闪过什么,看来她的王妃瞒了他很多呀!

  “初羽哥,你不觉得殿下的脉象有点奇怪吗?虽然强劲有力,是不是太实了?”蓉月皱了皱眉道,这点脉象她自然还是能判断,当年的中医诊断学也不是白学的!

  “太实了?”温初羽一时没理解蓉月的意思,开口问道。

  “实脉有力,长大而坚;应指愊愊,三候皆然。血实脉实,火热壅结。左寸心劳,舌强气涌;右寸肺病,呕逆咽疼。左关见实,肝火胁痛;右关见实,中满气疼。左尺见之,便闭腹疼;右尺见之,相火亢逆。实而且紧,寒积稽留。实而且滑,痰凝为祟。”蓉月开始滔滔不绝的背诵出自己当年苦背的脉象歌。

  “也不会,殿下正值壮年,脉象如此,也正常,只是蓉儿,你这是在哪儿学的?”温初羽颇有些怀疑的道。他怎么不知蓉儿何时学了医。

  “书上看的。”蓉月见温初羽说没事,也放下心来,毕竟人家行医多年,经验方面肯定自己也不如人家的。

  “什么书?”温初羽惊讶的道,他自认为他看得医术已经够多了,莫非还有他不知道的书。

  “我忘了,初羽哥,有时间我想想,然后告诉你吧。”蓉月点了点头,眉宇也渐渐舒展开来。

  “好。”温初羽笑着说道,便拿了东西离去了。

  “你现在相信了吧?”南宫熠寒无奈的笑道。

  “殿下,你知道我是谁吗?”蓉月认真的看着南宫熠寒又继续说道:“我是你的妻子,你说,夫妻之间是不是应该坦诚相待?”

  “是,但是若是有时候隐瞒真相会更好的话…”

  “那你说夫妻是不是应该患难与共,相濡以沫?”蓉月直接打断南宫熠寒的话冷冷的道。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蓉儿,你是我的妻,我理所当然倾尽一生保护你。”南宫熠寒摸了摸蓉月的头温和的笑道。



  ------题外话------

  考试周哦⊙?⊙!

  更新会迟(。???)?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072/799657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