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 第三十一章 身不由已

第三十一章 身不由已


  活该......

  魏景晗的话,应该算是无理取闹。

  可传入萧捱的耳中,却是难解的心结。听着魏景晗在他耳边,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恶毒。

  萧捱苦笑,却懒得辩解,只是轻轻说道:“既然我如此可恶,为何你还不杀我。”

  突然扔出的质疑,打断了魏景晗的宣泄,也打乱了他本就混乱的思绪。抓不住重点的情况下,只能由着自己混乱强撑:“你以为我不敢么?”

  此言一出,已入败局。

  萧捱笑答:“你确实不敢!”

  听到这话,魏景晗只觉得对方到了如此处境,竟还敢挑衅自己,当即便扬起了手。

  哪知萧捱却转头看了过来,提醒着,“下手轻点,我这身子弱,挺不住你随便折腾,万一出了岔子,在你主人那可不好交待。”

  萧捱轻飘飘的一句话,彻底让魏景晗失了机会,只得咬牙切齿的盯着萧捱,看着他慢慢转头。

  最终,魏景晗极不情愿的放下手,却在看到莫忧残魂时,突然笑出了声,“奇怪么?这才是真正的莫忧。”

  闻言,萧捱抬头看去,只见莫忧的残魂随意游荡着,却只能陪着他困在笼中。魏景晗见他又不说话,倒也不觉得的无聊,反而站起了身,绕着笼子慢慢的走,却也慢慢的说。

  “莫忧是我当年亲自选的掌门。虽说修为一般,可他极有孝心,为了让伤重的师傅能开心一些,竟以法力日日促后山的梨花盛开。如此有心之人,不比你这恶徒强百倍!”说着,魏景晗看到萧捱一眼,只见对方听后,却也一直看着莫忧,眼神中甚至带着些感慨。

  哼!虚伪。

  魏景晗在心中说着,却还是继续说道:“所以,我便将莫忧提拔到了身边,可他实在太笨,永远都没有飞升的机会。我成仙后,他在昆竭山中更是毫无建树。可我不像你们自私,我提拔的人,自然也要同我一样威临九霄。”

  “所以,你偷偷将邪术传给了他。”萧捱面无表情的说。

  终于听到萧捱的回应,魏景晗停下脚步,笑道:“当然,不过可惜啊,他连邪术都炼不好,最终只能当个装邪术的盒子。”

  听到这里,萧捱轻轻摇了摇头:“你知不知道,宗门修炼与九重天的修行,其道法,其环境均有不同。为仙者可传凡人道法,却难传仙途秘术。你强行将邪术传他,不是因为他笨学不会,而是因为一介凡身,难以承受邪术的功力,最终只能害得他凡魂受染,此从再难入三界轮回。”

  语毕,萧捱看向魏景晗,发现对方仍是一脸怀疑,只得无奈的叹道:“你果然不知道。”

  仅仅一声轻叹,竟让魏景晗觉得,自己还是九重天的蠢钝之人。想到这里,魏景晗大声怒吼道:“那又如何,你们不帮我,我只能自己帮我自己!”

  魏景晗喊着,好似找到了宣泄的目标,整个人都贴上了笼子,被笼子的铁栏挤得面目狰狞。“我修邪术,就是为了打败你!为了让整个九重天知道,你是个虚伪小人,我才是惊世栋梁!”

  “所以呢?”听到这里,萧捱看向魏景晗,可眼神却越过了他,看向笼后始终不散的浓雾。“你被我发现后,借攻击我制造混乱,然后不小心撞向了尸鸣窟,差点成了洞中冤鬼的一道菜?还陪着那些冤鬼过了五百年的日子。”

  萧捱说着,眼神十分尖锐的。对方听了自己的话,气得怒发冲冠,满脸通红,整个人都恨不得挤进笼中,“你懂什么!我心中的报复,岂是你这种小人可以猜透!你不用这样嚣张,再过三日,三日后便是你的死期!”

  魏景晗说着,终于再次催动灵火,折磨萧捱。只见这火好似他的怒气所化,竟比之前烧的更大,几乎将萧捱包裹其中。

  “唔.....啊.....!!”

  萧捱忍受着,却也看着魏景晗满意的离去。待灵火熄灭之后,萧捱无力的靠向笼边,眼睛却不约自主的再次看向莫忧,只可惜此时再次面对,心中却不知是何滋味。

  想了半天,萧捱无奈皱眉,却被几粒细沙迷了眼。

  努力抬头,隐隐看到自己的左臂上,那沙化的伤口与前几日相比,看着好像严重了不少。

  看着那伤口不停流散着细雪一般的沙,却也跟着看到那紧紧套在手指上的玉灵环,思及那时的惊讶,萧捱小心的回味着。

  “琴桑,这一次,我绝不会放弃......”

  此刻,那玉灵环感知着他的决心,引动着环中的魂术。竟在无形之中,令身处阵法的琴桑,也跟着心头一急。

  “啊!”

  有了感知,琴桑先是觉得热,然后才是疼。

  热是烈火焚身的热,疼是粉身碎骨的疼。

  琴桑痛苦的挣扎,却发觉自己好似被困在网中,动弹不得。强迫自己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片片金光。

  这时,魂术的召唤再次传来,琴桑似乎能感受到萧捱的困顿,她想冲破一切,可身子却纹丝不动。

  小捱......小捱!

  金光大阵,数位上仙坐于阵中,苦炼精魂。可困在阵眼的琴桑,却好似难忍这离魂剥体之苦,终于大喊起来!

  站在阵外,苏征看着痛苦挣扎的琴桑,想着不知所踪的萧捱,再看看眼前的混乱,地府中的变化。

  心中叹道:难道,这是要天下大乱!

  周围再入寂静,萧捱靠着笼中,心思却是一刻也不敢闲。

  他不知笼外的世界如何,却从魏景晗对自己的矛盾反应,猜测着他身后之人的古怪。

  此刻,自己已落入对方手中。可对方却只是将他置于此处,不杀不问。好似自己在这里,便已经如了他们的愿。

  可这里到底是哪?

  想着想着,萧捱打量四周,可眼前除了雾气,却看不清其它。

  只见这雾气虽像术法,却非幻境。萧捱默默感受,便可真实的触碰到雾气中那独有的湿润。可如此久持不散的雾气,又怎么可能是天源之物。

  想到这里,萧捱看着头顶的莫忧,心里有了些数,突然猛得拉扯着锁链。

  此刻,锁链引起的灵火再次燃起,然而这一回,萧捱却好似下定了决心,驱动着体内所有的灵力,一边撑着苦痛,一边继续让灵火高燃。

  没过多久,萧捱果然听到了细碎的脚步声。果然,魏景晗好似不敢相信一般的瞪视着他,大吼道:“不要命了么?”

  自然是要,萧捱心中回答,面上却是毫无变化。只是迎上魏景晗的双眼,轻轻一笑,然后再次挣扎,引动着灵火。

  这一动作,引得魏景晗大惊。此时的他虽然也想让萧捱死,然而绝不是如今这种死法!

  想到这里,魏景晗急忙冲到他的身边,哪知他人才刚刚靠近笼边,一道仙力竟瞬间缠向他的脖颈,而且越勒越急。

  魏景晗痛苦抬头,正好看到萧捱却由着灵火熄灭,可他的手心之中却虚握着一道阵符,与阵符相连的术法,此刻就缠在他的脖子上!

  “把这锁链的法术撤了。”萧捱说着,整个人靠在笼边,一脸坦然的看着前方,只由那阵符在手中环绕。“你既然能驱动它燃火烧我,那说明你的法术也可影响它,快点!”

  魏景晗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已经落入笼中的“废物”,竟还有胆量威胁自己,当即倔强的说道:“你....做....梦....”

  闻言,萧捱转头看着他,有些无奈的轻叹,“师弟,虽说你看不起我,但我的实力你应该也清楚,我虽挣不开这锁链,但你也没本事挣脱我的术法。咱们可以一直这样坚持着,就.....”

  说到这里,萧捱低头仔细想了想,“就坚持到,你的主人来如何?让他看看,你的“本事”倒底有多大?”

  萧捱说到最后,已带着几分“让人看着办”的笑意。看着这样的他,魏景晗气的几乎想吐血。可细品着对方的话,心中却隐隐透着几分恐惧。

  “你!”魏景晗很想反驳,可他心里十分清楚,如今的处境绝不允许他再出一点差错。自己在尸鸣窟熬了近五百年,才等来主人重新召唤,若在此时做出丑事......

  想到此处,魏景晗告诫自己忍住,出口也跟着转了话风,“你先把这术法解开!”

  听出对方服了软,萧捱满意的收回眼神,手掌紧握。魏景晗瞬间感觉到那环于脖颈的力量消失,可那该死的符文却还是围着脖子转。显然是准备不达目的,不收手。

  发现萧捱甚至自然到不再看他,魏景晗恨的咬牙切齿,可再想想这周围的安排,却又慢慢冷笑。

  魏景晗想着,慢慢看向笼中的莫忧,双手却已经开始施术。就同萧捱想的一样,魏景晗的邪术正是这锁链的“钥匙”!

  只见对方掐指念诀,梵音流转。

  萧捱手腕上的锁链慢慢松散掉落,只是这锁链上的符文,却仍就隐隐的泛着莹光。

  萧捱慢慢站起,却低头打量着,发现不光是锁链,就连他的手腕上,也有类似的符文闪现。

  就在他觉得,这些符文绝对不一般时。突然,身后竟袭来一阵阴风!

  萧捱人虽未动,却抬手向后,以阵成网。只听“呜鸣”一声,竟是莫忧的残魂落入网中。

  “你还是这样,虽心思灵活,却总是安排的太过直接。”萧捱说着,慢慢抬头,果然看到魏景晗痛苦的捂着脖子,瞪了过来。

  “休要想着说教......你以为自己能逃出去!”魏景晗本想着利用莫忧的残魂污气,偷袭萧捱。却没想到对方早有安排,竟早早在双手之中,分别设下不同的符术。

  打从一开始,这人便将莫忧算计在其中。

  看着他不甘心的模样,萧捱无奈的皱着眉。他虽有心不为难眼前的小师弟,可对方的心思,却是他不敢不猜。

  此时此刻,萧捱懒得再与他多言,正准备踹开铁笼时,却突然感觉到那落入网中的莫忧,竟突然有了异动。

  萧捱突然转头,只见莫忧的残魂竟开始消散!

  怎么可能?

  自己施放的,只是一般的锁魂之法,怎么可能引魂体散亡!

  想到这里,萧捱便想撤回功法,哪知这时,那跪在笼边的魏景晗竟也跟着呻吟起来。

  听到这个声音,萧捱大惊之下,干脆双手同时收功。然而就在这个瞬间,莫忧的残魂快速化为一团灵体,竟延着萧捱的术法直接撞入到他的身内。

  “唔!”

  莫忧的残魂,本就因邪术而存世,如今冲入体内。萧捱只觉得好似一盆冰水,浇在了他的体内。然而到了这里还没完,随着莫忧的消失,魏景晗的身上,也开始有符文隐现。

  魏景晗更因这些符文,开始痛苦挣扎。看着这里,萧捱努力想收回功法,可这放出的法术却好似与他失了联系。

  随着手腕上的符文越来越亮,萧捱发现自己竟开始不由自主的吸食魏景晗的灵力!

  “不....可以....快....停下!”萧捱咬牙抵抗,却只能身不由己的看着魏景晗慢慢虚弱,瘫倒,昏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捱痛苦的想着,可魏景晗那本就不干净的功法吸入太多,萧捱只觉得自己从里到外的阴寒。

  这痛苦让他几乎难以忍受,更逼的他只想催动丹元,以仙法相抗。

  就在这时,雾中慢慢转来脚步声,萧捱痛苦回头,还未看来人,却已经听到了对方的忠告,“我劝你还是不要动用丹元真火,否则你这师弟可就真的没活路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1/31140/603666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