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就是卖猪肉的 > 598 张浩明带回来的好消息

598 张浩明带回来的好消息


  回鲁省打探情况的张浩明回来了,晚上九点多钟到达洛河。

  两人坐在王泉小区门口的餐馆里,张浩明为了赶路还没来得及吃晚饭,好在餐馆里有卤好的肉食,连续吃下三只羊蹄后,脸上露出满足之色。

  “老钱他们公司的屠宰场承包出去两个,还有两个留在自己手里,专门供应两个肉食品加工企业。听他的意思,承包商跟他们公司合作很久了,不好擅自更改合同。”

  张浩明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喝了一口温开水,接着说道:“老钱的场子不太好弄,但他给我介绍了三家不错的屠宰场。其中有两家都在咱们的预期范围内,只有一家在德市。符合要求的两家屠宰场我都去了解过了,虽然都有人承包,但也不是不能谈,我试探过屠宰场的态度,问题应该不大。”

  “那你怎么不趁机跟他们敲定合作?”

  王泉不解的看着张浩明,去都去了,为什么不一鼓作气拿下承包权呢?难道还要派人专门跑一趟?

  张浩明抿着嘴笑了笑,压低声音小声说道:“我这次回去不单单见了老钱,还跟佟部长一起吃了顿饭,从他哪里得到一个消息。”

  听他这么说,再看他说话时的申请,王泉顿时来了精神,眼睛明亮的看着张浩明,期待他说出有用的东西。

  “听佟部长的意思,那些养殖集团放出来的廉价生猪已经消耗殆尽了,要不了多久市场将要重新面对生猪资源不够用的状况,被压制的行情很有可能再次反弹。”

  张浩明停顿片刻,又对王泉说道:“佟部长对咱们九鼎商贸很感兴趣,他主动建议咱们,如果想要包场的话,不如等到行情出现波动的时候。趁着行情上涨,咱们就算出高价抢夺承包权,也能多一份保障,不让自己陷入没有利润的尴尬局面。”

  王泉神色一怔,瞬间就明白了佟部长的意思。

  趁着行情上涨,就算承包价格稍微高点,也不至于亏钱。只要能抢下承包权,等行情再次回落的时候,就能跟屠宰场商量调整承包价,这样的话,等同于九鼎商贸只需要短时间内付出比一般承包商更多的代价。

  如果是这样的话,北湖那边是不是也可以用这种方式?反正早晚都要出高价争抢承包权,还不如趁着这一波机会速战速决。

  心里有了打算,王泉对张浩明说道:“佟部长提供的这个消息很有用,不单单鲁省可以这样做,北湖那边也可以尝试一下。只要这一波的行情反弹持续时间不是太长,咱们就能做。”

  服务员送上来炒好的菜品,又给两人送来一瓶白酒,张浩明直接拧开瓶盖,给王泉倒了一杯,笑着说道:“不但如此,佟部长还跟我说了一个事儿,我觉得很有搞头。”

  两人端起酒杯互相碰了一下,抿了一口之后,张浩明赶紧吃了两口菜,放下筷子接着说道:“佟部长问咱们有没有承包铜锣产品的想法?”

  “又要招标了?”

  王泉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随后又是疑惑道:“时间点不对吧?”

  张浩明笑着摇头,小声说道:“不是招标,是直接谈承包,铜锣集团全部加工厂一起打包谈。”

  铜罗集团所有加工厂打包谈?

  王泉脸色一变,随后露出狂喜之色,同样压低声音问道:“详细说说。”

  “佟部长是这么问的,我当时没敢直接答应他,这不是想着回来跟老板汇报之后再给他答复么。”张浩明如是说着,紧接着又是问道:“你要是觉得能搞,咱们专门过去一趟不就行了。”

  王泉送给张浩明一个大大的白眼,心里开始暗暗盘算。

  张浩明不在意王泉的白眼,看他不说话面露沉思,主动说道:“铜锣集团总共八个加工基地,鲁省两个加工基地分别在临易和德市,川省的加工基地在眉山,剩下的全部在东北地区。如果真想承包,到时候生产工人就要长途跋涉背井离乡,你觉得呢?”

  在张浩明心里,最好是只承包鲁省的两个加工基地,距离中原比较近,不但方便管理,也方便以后给客户发货。东北的几个加工基地实在的太远了,且不说工人方面的问题,进入冬季后,发货都有可能出问题。

  “远近倒是无所谓,主要还是价格,只要价格合适这事儿就能做。”

  略微思考一阵儿,王泉斩钉截铁的说道。

  “八个加工基地,如果在正常情况下,相当于咱们多了十几个,甚至是二十几个千头场。而且还是全部承包,这种好事儿上哪找去?再说了,以后跟咱们合作的商贸公司只会越来越多,仅仅依靠鲜品很难满足那些商贸公司的也无需求。”

  “如果能拿下铜锣这些生产基地,地理位置就不是那么重要了。东北的五个加工厂完全可以当成冻品基地,专门给合作伙伴提供冻品。剩下的三个加工厂按照就近原则也能给咱们缓解一定的压力。”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王泉突然露出一丝疑惑,看着张浩明问道:“佟部长怎么就突然跟你说到这件事儿了?这些大集团不都是采用招标的模式么?”

  听到王泉这么问,张浩明一副我就知道你会怎么问的反应,把声音压得更低,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听说铜锣内部最近会有一次人事方面的调整。”

  人事调整?

  看张浩明的表现,难道佟部长要升了?

  王泉心里瞬间冒出这个想法,紧接着想到上次佟部长讨要宋鹏飞电话的事情,当时自己还疑惑真要把宋鹏飞招聘过去,佟部长自己怎么办?现在再看,一切都变得合理起来。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佟部长要升职了,从市场部长的位置升上去,那就真正的进入到了集团公司的高级管理层了。很有可能是想趁着新官上任三把火,对市场布局方面进行一次改革调整。

  王泉暗暗揣摩,没想多久就被张浩明打断。

  “先喝酒,真要是有兴趣的话,咱们再去一趟不就行了么?有啥疑虑当面锣对面鼓的问清楚,总比你自己瞎琢磨强。”

  一瓶白酒两人喝完就没再继续,张浩明乘坐出租车离开,王泉回到家里没敢进入主卧,生怕身上的酒气熏到张舒。

  张浩明打断了王泉的思考,并不代表着王泉能把心里的猜想抛在脑后,此时无人打扰,王泉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抽烟,一边思考承包铜锣加工基地的事情。

  “你不去睡觉,在这干啥?”

  刘香兰知道王泉出去了,一直都没敢睡觉,好不容易等到了开门声,却迟迟没有听到主卧房门的响声,这才从屋里出来。

  王泉回头对着刘香兰笑了笑,小声说道:“我喝酒了,等会睡次卧里,你别管我了,早点睡吧。”

  刘香兰剜了王泉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夜里少抽点烟。”

  等刘香兰回屋后,王泉脸上的笑容快速收起,抽完烟后直接进入次卧,掏出电话拨打出去。

  第一遍没人接。

  王泉毫不犹豫继续拨打,电话响了十几秒钟才被接通,刚刚接通就听到宋鹏飞极其不耐烦的声音:“这都几点了还打电话?”

  王泉一点不觉得尴尬,嘿嘿笑了一声,也不管宋鹏飞愿不愿意继续说下去,自顾自的问道:“老宋,我跟你咨询个事儿,那些大型集团公司为什么都喜欢用招标的方式决定副产品的归属?”

  电话里先是沉默几秒钟,随后宋鹏飞没好气的问道:“你是不是喝酒了?脑子喝傻了?”

  “喝了点,这一会儿很清醒。”

  电话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随后出现一声脆响,身为老烟民的王泉嘴角一扬,烟都点上了,宋鹏飞这是准备跟自己好好说话了。

  “喝醉的人从来不说自己喝醉,这么简单的东西都看不明白了,你还说自己没喝多?亏你还是生意人呢,利益最大化知道不?”

  王泉怎么可能不知道产品分开招标能实现利润最大化,他只是想问,大集团公司为什么钟爱招标?招标确实能实现利益最大化,但同时不也浪费了更多的人力和精力吗?哪里有直接大包出去省心?

  “利益最大化我知道,但招标肯定没有直接大包省心省事吧?是不是招标还有不为外人所知的好处?”

  “大集团人多,不存在你说的省心省事。简单的事情程序化,这不就是大集团公司的基本作风吗?”

  宋鹏飞颇为不耐的说了一句,而后又是说道:“你到底想问啥,直接点。”

  宋鹏飞的话让王泉微微一愣,随后苦笑摇头。大集团人多,简单的事情程序化,说白了就是人员结构臃肿,为了让每个人都有活干,不惜把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恨不得每个人都参与其中,以此彰显存在感。

  想到这里,王泉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宋鹏飞说的这种情况肯定不止是三汇在做,所有大集团公司应该都有类似的情况,为什么铜锣有改变的想法?到底是只有铜锣想要改变,还是大集团公司都有这种想法,只不过自己没得到消息?

  “三汇有没有可能取消招标,直接把副产品大包出去?”

  电话里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宋鹏飞很是不满地说:“睡觉吧,脑子清醒之后你就知道你的问题有多蠢了。”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被挂,王泉非但没有恼怒,反而笑了。

  宋鹏飞这种表现足以说明问题了,佟部长说的取消招标绝对不简单。这种有悖常理的举动,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目的。只是不知道是铜锣高层的意思还是佟部长个人的想法!

  说实话,王泉更加倾向于后者,如果是佟部长个人的想法,想要通过这种改变达到他的目的,无论佟部长到底想要图谋什么,王泉都将全力以赴帮他达成目标。

  心里有了计较,瞬间变得豁达起来,把手机丢在一边,上床睡觉。

  另外一边,宋鹏飞挂断电话后并没有躺下睡觉,反倒出神的看着某个地方,手指下意识的转动手机。

  王泉喝没喝醉他不知道,但他知道像王泉这种人,不会无缘无故关心跟自己没关系的事情。他能在这个时间点给自己打电话,就说明他遇到,或者是即将遇到这种事情。

  招标!

  宋鹏飞知道三汇没有更改招标方式的打算,也就是说,王泉跟其他集团公司搭上线了,并且要有大动作发生?

  宋鹏飞皱着眉头仔细思索,能让王泉操心且跟王泉有过交集的大集团公司数量有限。

  唐人集团肯定不是,九鼎商贸跟三汇联手扰乱南湖市场的事情还没过去多久呢,紧接着又出现远洋商贸跟鹏举商贸的对战,南湖现在正是乱的不可开交,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有大动作出现。

  沉思片刻后,宋鹏飞眼睛一亮,快速打开手机,根本不考虑现在是几点钟,直接发送一条信息出去。

  第二天早上,王泉在微信群把铜锣大包的事情说了一遍,征求林东和李宏的意见。

  李宏听后很是高兴,“这是好事儿啊,只要价格合适,地理位置什么的根本不是事儿。啥时候过去跟他们谈?”

  林东听后也是一喜,这不就是‘东边不亮西边亮’嘛!北湖市场一直没有显著的效果,甚至可以是说是毫无进展,大家伙儿的情绪都比较低落,如果能拿下铜锣的加工基地,相当于瞬间多出来十几个千头场,足以抚慰大家郁闷的心情了。

  全票支持的结果在王泉的意料之中,接着又是说道:“昨天老张还带回来一个消息,铜锣那边说养殖集团供应的低价生猪消耗殆尽了,马上就要进入新一轮的生猪匮乏阶段,行情价格很有可能再次反弹。”

  王泉看向屏幕上的林东,“我觉得解决北湖困境的机会来了,等生猪供应量下降之后,普通承包商肯定又要为屠宰量发愁,到时候咱们出高价争抢承包权,他们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态度坚决。”

  “趁着这个机会抢下承包权,等以后生猪供应量上来之后,咱们就能顺理成章的要求屠宰场重新调整承包价格。也就是说,咱们只需要在行情波动期间掏高价承包,你们觉得怎么样?”

  消息是张浩明带回来的,昨天晚上王泉跟他已经有过沟通,他的态度王泉已经明晰,现在就剩下林东和李宏的意见了。

  李宏依旧一副只要有利润就能干的心态,林东反倒是轻蹙着眉头问道:“如果这一波涨价周期比较长,咱们会不会投入太大?”

  


  https://www.lvsetxt.com/books/36/36675/5634553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