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测试

第一百四十八章 测试

  随着高文在暗影界中将疑似神明血肉的生物组织从混合法阵中取出,在外界的变异畸变体也终于失去了它近乎无穷无尽的生命力。

  伴随着拜伦骑士的一击重击,这怪物发出一声低沉的嚎叫,它踉踉跄跄地倒在地上,并开始像个真正的畸变体一样迅速蒸腾、分解为漫天飘散的黑色烟尘。

  高文和琥珀也从暗影界中返回,只不过前者手中多了一个奇怪的水晶立方体。

  虽然不知道具体经过如何,但拜伦和赫蒂猜也能猜到是这两人在暗影界中的行动破坏了那怪物的复生机制,赫蒂立刻便迎了上去:“先祖——那怪物终于死了!是您在暗影界中发现了什么吗?”

  “发现了这个,”高文抬了抬手上的水晶立方体,随后看向四周那些护卫的士兵,在略一思索之后,他沉声说道,“拜伦,赫蒂,琥珀留在这里,其他人暂时到房间外面把守。”

  士兵们意识到自己的领主恐怕在暗影界里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于是毫无迟疑地离开了这间大厅。

  拜伦神情立刻严肃起来,他刚才就看到了高文手里的东西,此刻更是隐隐约约有所联想:“大人……您手中的是……”

  “就是这东西在释放出能量,让外面的怪物不断复生,而且那怪物很可能也是受到它的影响,才在这里活了一千年,并且具备了很多普通畸变体不具备的能力,”高文低声说道,并将自己在暗影界的发现告诉赫蒂与拜伦,“……情况就是如此,我们恐怕真的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当啷一声,却是赫蒂手中的法杖脱手而出,掉在地上。

  “这……难道就是神明的……血肉?”这位一向成熟冷静的女士终于失了方寸,她惊愕中带着丝丝恐惧地看着高文手中的水晶立方体,“神明,神明怎么可能……”

  “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而且我知道你是奥秘与魔法女神的信徒,神明陨落,甚至血肉落到凡人手中的事实对你而言是个很大的冲击,”高文放缓了语气,希望自己的语气能让自己的这位曾曾……曾孙女稍微平静一些,“但我也知道,魔法师的信条中有一句话:探索之路无穷,神亦在其中——魔法师从来都不是一个过于敬神的群体,哪怕你们信仰魔法女神也是一样。”

  “我只是不敢相信,”赫蒂缓了口气,苦笑着捡起自己的法杖,“您知道么,我这一生只有两次如此惊愕失措,上一次就是看到你能从棺材里站起来的时候。”

  “传说上古曾有神战,一部分神明战败,陨落之后残骸坠入人间,他们的力量和残片化作了人世间的各种超凡力量以及魔法生物,而取得胜利的那些神明就是如今世上的各个正神,”高文说着自己准备好的解释,“或许并非所有的神明残骸都‘转化’了——当年的刚铎帝国说不定就找到了这么一块仍有活力保持原样的残骸,然后造了这个秘密基地来研究它。”

  这解释是相对容易接受的,而且它也不是胡编——事实上高文甚至觉得这个解释有一大半都符合真相,顶多就是在众神死因的部分解释的稍微……委婉了那么一点。

  给众神留点面子.jpg。

  比起赫蒂,拜伦反而显得更为镇定,佣兵出身的他对神明更加缺乏敬畏,看到那蠕动的怪异生物组织时他更多的是紧张和惊愕,却鲜少有敬畏恐惧之情,所以他很快就恢复冷静并思考起来:“也可能并没咱们想的这么夸张,上古时代厉害的东西那么多,说不定刚铎帝国只是找到了某种半神生物的残骸,残留着点那叫什么来着……‘神性’力量,然后就被他们当成神明尸体给研究了。”

  高文不得不承认拜伦的说法也有道理:“也有这个可能。”

  说着,他环视了这个大厅一眼,对这个地方曾经进行过的研究项目,他觉得自己已经抓住眉目。

  “星火年代的刚铎帝国……那是个人类骄傲而目空一切的年代。深蓝之井的能量无穷无尽,人类法术体系对深蓝魔力的适性导致那时候的人类法师几乎是世界上破坏力最强的施法者,天下无敌了,人类所追求的东西便会发生改变,资源不缺,力量不差,还想要的……大概就只有像传说中的众神一样永恒了吧,”高文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大厅墙壁上的那一行字,“人类必将永存——纵使忤逆神明,用上了忤逆这个词,说明当时的研究者知道自己在干的是多胆大包天的一件事,但他们就是敢这么干……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大概说的就是这样吧。”

  说到最后,他叹息着摇了摇头:“可惜很快帝国的学者们就发现,深蓝之井是大陆上唯一的超类魔力井,而且它的魔力有着传输极限,强盛无匹的刚铎帝国其实只是被幸运眷顾而已,帝国的疆域从一开始就被限定在了魔力井的辐射范围内,所以星火年代结束了,所有狂妄的想法都变成了洗洗睡……”

  所有人都因高文的话而感慨万千,最后还是赫蒂打破沉默:“先祖,您打算怎么处理这些……神明血肉?”

  “我正要说到这个,”高文看了一眼手中的水晶立方体,随后抬头看着赫蒂和拜伦,“你们注视着它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精神上的不适感?比如恐惧或者幻听幻觉之类?”

  “没有,”拜伦骑士摇摇头,“虽然刚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但现在接受了就没啥了。”

  “是么……”高文皱着眉,“我要做一个测试,这个测试可能会对你们的精神造成一些压力,你们愿意么?对了,刚才琥珀已经自己试了一次,这种精神影响并不致命,而且是可以恢复的。”

  琥珀顿时一瞪眼:“我刚才又不是主动想试的!”

  赫蒂与拜伦则没有过多犹豫,两个人一起点头:“先祖(大人)请开始吧!”

  高文想了想,小心翼翼地把水晶立方体放在地上,并吩咐二人:“你们稍微离开一些。”

  拜伦与赫蒂不明所以地照办,站到了距离水晶立方体数米远的地方,随后看着高文把手从立方体表面拿开,并慢慢后退,而高文一边后退还一边询问:“现在有什么不适感么?”

  两个人仍然摇头,而琥珀则在意识到高文想干啥的一瞬间就窜了出去,这时候压根不知道怂到哪了。

  高文继续向后退去,并全神贯注地关注着水晶中的生物组织的变化,在这个过程中,他还一遍遍确认着拜伦与赫蒂的状态,而直到他退开到大概十五米的距离时,那水晶中封存的血肉终于突然有了变化!

  原本缓慢蠕动的生物组织一下子变得活跃起来,在生物组织周围缓缓洄流的暗色血浆也随之加快流速,并蔓延出大量小小的“支流”,在水晶内形成了一片仿佛立体蛛网般的结构,而随着水晶里那些血肉的变化,拜伦与赫蒂的神情也在瞬间变得恍惚!

  看到这一幕的瞬间高文便完成了判断,他压根不用询问二人的状态便突然往回迈了一步,而就是这一步的距离,那刚刚恢复了点活性的神明血肉便再度平复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赫蒂从短暂的精神恍惚中惊醒过来,带着一点点残存的心悸感看向高文,她已经回忆不起自己在刚才那短暂的瞬间中都看到了什么,但她仍然记着那种精神失去控制、大脑被噪音与幻象充斥的可怕感觉,而比那些可怕感觉更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高文竟然只需要往前迈一步便可以压制神明血肉的躁动,“您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但我貌似可以压制这些生物组织的活性,”高文自己其实也真是蒙圈,虽然他心中略微有些猜测,但那猜想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大概是我这死而复生的家伙也算违背了自然规律,多少带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威能吧。”

  赫蒂看向高文的眼神顿时带上了一丝敬畏,但敬畏之余她还有个更实际的问题:“那这东西该怎么处理?难道您要一直把它带在身边?”

  刚才怂到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的琥珀这时候也重新钻了出来,还在旁边发表意见:“总觉得你要吃饭睡觉都抱着这么一块神明老肉干的话会被当成变态……”

  高文想了想,心说倘若真如琥珀所言,这恐怕将是有史以来等级最高的恋尸癖了,而且这恋尸癖前面恐怕还得加个holy前缀……

  然后他一把拉住了自己开始跑偏的思路,瞪着眼看着琥珀:“少说两句没人拿你当哑巴!”

  接下来,他又进行了几次测试,并终于大致搞明白了这些神明血肉的“侵害规律”。

  毕竟是已经死去的神明的一点残余碎屑,这些生物组织的破坏性并不像高文一开始想象的那么大,他发现一般人只要不是直接注视这些血肉,那么就不会受其影响,而如果和这些血肉的距离在二十米以上,那么即便注视了它,也可以保有足够的理智转移视线或者逃离其影响范围。

  这样一来,就不必把这东西重新送回暗影界来保存了。

  说实话,把这东西送回暗影界看起来是最安全的保存方法,毕竟这地界除了琥珀之外,谁也没办法进入暗影界,但高文总有一种隐隐的不安,他认为那些刚铎魔导师把这块神明血肉放在暗影界并不是为了安全控制——因为以当年的刚铎魔法技术,他们完全有能力制造别的种类的空间屏蔽或者魔法谜锁来保存这东西,那更加简单可控,而且安全系数一点都不比暗影界差——毕竟以当年刚铎帝国的平均魔导师水平,要进入暗影界并不像今天这么困难,那么把东西放在暗影界自然也不像如今这么安全。

  仔细想想,那些魔导师把这些生物组织放在暗影界里,还给它设置了一个复杂的混合法阵,与其说是在压制、束缚它,倒不如说是在借助暗影界的力量维持它。

  高文回忆起来,那个混合法阵上貌似是存在类似充能符文的结构的……

  想到这些,高文就打定了主意:决定不能把这个危险的玩意儿送回暗影界!万一失去了这个古代试验场的控制,它在那个谁都监控不到的地方自己慢慢成长复活过来了咋办?

  前世多少小说电视电影都给自己提了醒:把东西封印在一个自己看不见的地方,那可是翻车的第一步!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83025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