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永眠者的技术

第一百八十三章 永眠者的技术

  顺着地窖的楼梯爬上去,从地面离开北塔之后,高文和琥珀才看到这座城堡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就如高文推测的那样,这座城堡整体都被笼罩在一个长期的幻象之中,它所呈现出来的一切样貌,皆是造梦者莉莉丝·康德在梦境中塑造而来,但同时它又不是单纯的梦境——现实与虚幻的界限在这里显得格外模糊,它们相互重叠相互影响,发生在现实世界的事情可以干扰到梦境,梦中的事物也会映射进入现实。

  当梦境完全褪去之后,才能看到古堡被侵蚀的千疮百孔的模样。

  在梦境侵蚀最严重的区域,高大巍峨的北塔已经消失了一半,它从中断裂,整个上半部分早在不知多少年前便已经崩落坍塌,残存的巨石结构就像断裂的骸骨般参差不齐地指向天际,在清晨的微光中呈现出狰狞的模样,而高塔周围的空地上则随处可见已经被掩埋在黄土和藤蔓中的砖瓦残块;与北塔遥遥相对的城堡主体则保存尚且完好,那里是“现实更胜一筹”的地方,因此生活在城堡主体中的仆人们确确实实维护了这座古堡,它没有多少崩塌的迹象,可外墙上也随处可以看到令人不安的裂缝以及肆意生长的藤蔓、青苔,而随着梦境力量的褪去,那些藤蔓和青苔有一些甚至已经爬到了主建筑那高高的尖顶上。

  在走向城堡主建筑的路上,高文和琥珀遇到了正匆匆赶来的菲利普骑士。

  年轻的骑士并未经历战斗,但凭借一己之力破坏一个巨大的魔法中枢也足以让他精疲力尽,菲利普显得很是疲惫,眼底则还残留着更深层的、心理上的劳累感,不过在看到高文之后,他还是立刻振作起来,一下子站得笔直:“大人!很高兴看到您安然无恙!”

  高文看着菲利普的表情,微微点头:“看来你看到了一些令人心理压力巨大的东西。”

  “是的,大人,如您所料,”菲利普叹息道,“管家卡特消失的地方就是梦境的‘内部边界’,那里有一个……充满亵渎与罪恶的仪祭场,我实在难以描述那里的情景。”

  高文点点头:“带我过去看看——你应该没把那地方整个拆掉吧?”

  “当然没有,大人,那些都是邪教徒的罪证,”菲利普点点头,“不过那些人……恐怕都没救了。”

  “……我猜到了,”高文叹口气,“带我过去看看情况吧。对了琥珀,你先去城堡里一趟,我猜那里的人应该都已经醒了,而且正在恐慌之中,你去找到城堡里的顾问,司库,首席骑士和那位牧师,让他们安定人心以及去召集领地上的主管和骑士们,我很快就去主厅主持大局。”

  琥珀眨眨眼:“你确认那些人会听我的?”

  “你现在多少也是公爵的近卫,你认为你在普通小贵族的家仆面前会没有话语权?”高文看了这家伙一眼,“而且现在梦境结束,关于这座城堡过去三十年的正确认知正在回到所有人的大脑中,这种匪夷所思的冲击会让所有人陷入巨大的恐慌——这种情况下,人们很容易接受指引。”

  高文的后半句话似乎压根没进到这个半精灵的脑袋里,琥珀刚听完前半句整个人就已经开始飘了,脑子飞快运转了一圈之后冒出来至少六十个生财之道和八十个坑骗之法——基本上都围绕着琥假虎威这一中心思想展开,可惜她刚飘了没几秒钟就被高文看透底细,后者直接一瞪眼:“你要敢借着我的名号坑蒙拐骗,我就把你拍墙上!”

  琥珀一翻白眼:“你就不能换个方式威胁?”

  “那就拍地上,”高文摆手,扭头就走,“总之你要敢骗人就拍墙上,敢偷东西就拍地上……”

  然而耿直的菲利普骑士却在跟上高文的脚步之后忧心地问了句:“那她要是偷完东西之后骗您说没偷呢?”

  高文停下脚步,默默地看了菲利普一眼:“……你考虑过烫个头么?”

  “啊?”

  高文心中叹了口气:果然,流落异界最艰难的就是没法跟当地人交流梗,哪怕对方是个捧哏也一样。

  二人来到了菲利普骑士所发现的那处地下大厅。

  大厅中盘踞的魔法力量已经消散,那种令人压抑疯狂的气息也随之消失,但它仍然是个阴森可怖的地方,在高文的视线中,那些围绕着石柱整齐排列的平台就仿佛一个个散发着血腥气的解刨台,而在这些解刨台上,待宰的“羔羊”却还活着。

  高文注意到了那些连接着受害者头颅和石柱的、仿佛某种生物组织一样的管状物,它们是纠缠生长的血管和神经,但却显然不是从人的大脑中增生、变异而来,它们的一端连接在石柱的根基位置,在那里有着一层膨胀、扭曲的血肉结构,就好像某种独立的生物体一样紧紧地贴附在石柱的符文上,而它们另一端与人体的连接则应该是某种寄生(也可能是外科手术)的结果。

  由于菲利普骑士破坏掉了石柱上的符文,这些依附在石柱上的“生物组织”此刻已经呈现出明显的衰弱濒死迹象,它们开始萎缩开裂,并且有淡红色的液体从裂口中流出,而与它们连接在一起的受害者则有一多半已经死去。

  即便是没有死去的那些,也明显救不回来了——他们已经与那些“神经索”连接了太长时间,个体意识早就被彻底磨灭,脑组织更是受到不可逆的毁灭性伤害,他们残存的大脑神经细胞只是在为这个庞大的“人脑阵列计算机”提供计算力而已,随着这里魔法力量的消散,他们将会很快死去。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他们在这个过程中已经感受不到痛苦。

  “我辨认不出这是什么东西,”菲利普骑士强忍着厌恶感,和高文一同蹲在其中一根石柱的根基附近,他用剑鞘指着前方那些正在抽搐、收缩的生物组织,“哪怕是在记载着最疯狂的黑魔法的古书上,还有那些异端恶徒疯狂的呓语中,我也没听说世间存在这种……生物。永眠者不是德鲁伊,他们没有改造物种或召唤生命的能力,这些生物组织应该是他们从什么地方找到并繁殖出来,专门用于抽取灵魂的,可是……他们从哪找的这些东西?”

  “说不定这些真是万物终亡会帮着永眠者培养出来的,”高文皱着眉,“他们毕竟有联系。”

  菲利普骑士很诧异:“那些邪教徒之间的合作会这么紧密么?”

  “如果他们堕落的原因如我想的一样,那他们之间合作的紧密度恐怕就会超出世间大多数人的想象,”高文叹息道,“比起这些,我现在更在意永眠者所采用的这种‘技术’。”

  菲利普毕竟是个武人,在这方面有些迟钝:“技术?”

  “维克多子爵留下的书信中提到,这里是永眠者建造的一个‘计算节点’,”高文指着那些被神经索连在一起的受害者,“他们似乎在尝试创造一种可以替换现实世界的‘真实梦境’,并借助梦境的力量来实现什么东西,而这需要恐怖的计算能力——你可以简单地将其理解为脑力。任何一个大魔法师的大脑都无法完成这一壮举,所以他们才想出了这个疯狂的主意,也就是将大脑连接起来,创造出‘人脑阵列计算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他们会去杀更多的人?”

  “这只是表象,深层的意义在于:这意味着这帮邪教徒不但疯狂,而且还掌握着疯狂的技术!”高文严肃地说道,“他们在被主流社会排斥、避世隐居的情况下仍然在不断发展着,甚至还发展出了远超当代魔法水平的新技术。要知道,仅仅思维疯狂的邪教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些邪教徒竟然还有科研能力——甚至科研能力还不弱!”

  一边说着,他一边站了起来,环视着整个地下大厅。

  “最最要命的,是他们所创造出的这个疯狂技术如果用在正确的地方,会让他们的技术进步速度更加恐怖……”

  在收集了一些符文拓印和残骸样本之后,高文与菲利普骑士离开了这个地方。

  在梦境力量退去之后,城堡主厅是变化最小的区域之一,除了外墙、支柱、顶棚等处突然显露出三十年时光积累的老化痕迹之外,这里仍然算得上灯光明亮,整洁光鲜——生活在城堡中的活人仆役们平日里的打扫行为是切实存在的,而梦境与现实交汇的特性则确保了他们的打扫效果不只局限于梦境中。

  事实上,由于梦境效果的结束,始终盘踞在这里面的、若有若无的阴森气息也跟着一并消失,城堡的主厅此刻反而比往日里要温暖平和许多。

  只是这温暖平和的气氛却没办法让聚集在大厅中的人安心下来。

  恐惧正笼罩在每一个人心头——甚至包括忠心耿耿守卫这个地方已经三十年的那位首席骑士先生。

  当梦境结束之后,城堡中的人才恍然惊醒,他们那被屏蔽的意识和记忆通通运转起来,在获得自由思考的能力的一瞬间,过去三十年在这里所经历的一切都变成了光怪陆离的噩梦——在一个不断老化的古堡中梦游,照顾着一个已经死去几十年的幻影,一位幽灵般的女主人徘徊在北塔的废墟之中,这一切都令人毛骨悚然。

  而对于那些足够年长的仆人和骑士、顾问、主管们而言,事情更加恐怖:他们清楚地记着老主人和小主人的尸骨是何时被秘密送回城堡,也清楚地记着三十年前的女主人是如何在疯狂中用魔法控制了每一个人的心神,这之后每一天所发生的事情,城堡每一天所发生的变化,都在涌上他们的心头。

  而那些被召集回来的、就住在城堡附近的领地管事们也都身处恐惧之中,因为只要是频繁出入这座城堡的人,就都被梦境影响过,只是比起那些三十年从未离开古堡的仆人和骑士们,他们的恐惧要略轻一些。

  但不管怎么说,只要意识到自己曾经经历了什么,就没有人还能保持淡然镇静。

  琥珀正站在主厅尽头的高台上,急得抓耳挠腮。

  那里是平日里领主才能站的地方,可是现在却没人对上面站着的“小姑娘”提出意见,因为人人都知道那是公爵的近卫,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她是作为公爵的发言人而站在那里的,所以大家非但不质疑她,反而把一道道期待的视线投向了她。

  可这却让琥珀恨不得立刻就找个机会滚回阴影中去——当大人物的感觉原来一点都没之前想象的那么好!

  “你们都别慌,都别……都别紧张!公爵去净化最后一个巢穴去了,他一会就过来——都别慌啊,他这就过来了!”

  琥珀站在台子上徒劳地安抚着众人,就在她觉得再多拖一秒自己就要控制不住现场的时候,高文终于和菲利普骑士一同出现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84587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