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非人

第二百二十九章 非人

  被一度关闭的永恒梦境再次启动了,这个庞大的心灵网络在一阵波动之后渐渐稳定下来,那些扎根于心灵幻象的宏伟殿堂、庙宇、高塔和浮岛被重新构筑,而与此同时,无以计数的永眠者教徒也将自己的思维链接进入了这个网络——他们既是这个网络的使用者,也是这个网络的构筑者和维护者,他们将自己的大脑计算力开放给整个网络,任由这个网络根据需要进行支配、索取,而他们与那些被称作“脑仆”的、仿佛活死人一般躺在各处隐秘圣殿里的“计算力供应者”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并不需要在这个过程中付出生命和灵魂的损伤。

  毕竟,永眠者才是永恒梦境的主人,在仆人们死完之前,这些主人可不舍得牺牲自己。

  而在永恒梦境的最深处,位于城市地底的“梦境大厅”中,主教团与他们的教皇已经准备就绪。

  二十二个席位以环形对称的方式排列在房间中央,十一名白袍主教和十一名黑袍主教就仿佛昼夜分隔般分别占据着其中一半的席位,而环形席位的中心则浮动着一团朦胧的黑色虚影,那虚影时不时凝结出人类的形态,但更多的时候却是呈现为各种不可名状的、带有淡紫色星光的团块——不管是在现实世界还是在这个虚拟世界中,永眠教皇都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事实上信徒们甚至坚信他们的教皇早已完成了生命形态的升华,成为了与梦境力量同等的存在,而这团虚幻不定的光影只是教皇在世间的投影,是为了与仍然身为凡人的信徒们交流而设置的一个“界面”而已。

  今天,这位教皇要带领着他的主教团对高文·塞西尔的记忆碎片进行第十八次试破解。

  “永恒梦境已稳定,心灵网络连接良好。”

  “下级计算节点就绪,‘脑仆’阵列就绪。”

  “监护团队已经抵达位置,随时可以在现实世界应对突发情况。”

  “我们准备就绪了,教皇冕下。”

  主教团一条条汇报着各自所负责的程序,等到所有人做好准备之后,那团不可名状的朦胧光影微微浮动了一下,似乎是在表示认可,而ta的声音则回荡在每一个主教的脑海中:“我们开始吧——去看看那位古代英雄的记忆中到底有什么东西。”

  通向记忆碎片的信息链接被接通了,在整个永恒梦境所提供的庞大计算力的推动下,这已经导致数百人伤亡的可怕记忆终于开始松动——虽然真正的情况是高文刻意在记忆碎片中留下了一处薄弱点,但很显然永眠者自己是注意不到这些的。

  他们只是欣喜地看到长久以来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果,一线曙光出现在那庞大的信息迷雾深处,随着时间推移,记忆碎片一点点被拆解开来,而可以被人类理解并识别的部分则进入了主教团每一个成员的脑海。

  在最初,他们看到了一幕星光。

  深沉寂寥的宇宙,空旷无垠的太空,无数点点繁星点缀在那黑暗深邃的幕布上,这一幕让主教团们困惑了一瞬间,但他们很快便认为这是高文·塞西尔死后的视角:人类死亡之后难道真的会回到天上?

  不等主教团们脑补出那一幕星光的含义,他们眼前的景象便开始疯狂地变化起来。

  他们看到星光纷纷后退,扭曲的光影出现在视野中,他们看到视角的主人穿梭着星空,以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飞快地掠过一颗又一颗星球……

  他们看到视角的主人出现在一片燃烧的战场上,体型巨大的恶魔在战场上肆虐,熊熊燃烧的陨石从天而降,而穿着各种陌生装备、连种族都闻所未闻的士兵则在战场上不断冲杀……

  他们看到视角的主人领导一支大军冲击着一座建筑风格无法理解的堡垒,那堡垒竟好像是用某种生物的血肉堆积而成,有令人胆寒的庞大虫群从堡垒中蜂拥而出,与视角主人所率领的军团惨烈搏杀……

  他们又看到视角的主人突然来到了一个冰天雪地的世界,一个冒出滚滚浓烟的钢铁建筑物在风雪中爆炸……

  他们看到这个视角的主人在一个个不同的世界中穿梭着,有时候率领大军横扫战场,有时候孤身一人摧毁整个国家,有时候在为了守卫什么而力挽狂澜,可有的时候却将整个星球都置于灭绝性的烈焰之下,他战斗,保护,毁灭,创造,而在做所有这些事情的时候,他都带着一种近乎旁观者般的冷静,就好像这一切都仅仅是为了完成什么任务,或者单纯的娱乐自身一般。

  这种“感觉”就融合在记忆深处,从视角的主人直接传递到了现场每一个永眠者主教的大脑中。

  而这个视角每一次切换世界,都伴随着同样的景象:一幕无垠的星空,随后是穿越星空的幻象……

  永眠者主教们颤抖着,任凭那一幕幕记忆冲刷他们的脑海,他们已经不敢再想下去,然而那记忆却还在不断播放——直到最后的最后,他们看到满天星光再次出现,而随着星光转移,一颗在宇宙中闪烁微光的星球出现在背景上,视角的主人扑向了那颗星球——它的大地在视野中飞快放大,那大地之上的某些细节是如此令人熟悉,熟悉到让人不敢去联想。

  而这一次,视角的主人在扑向大地的过程中似乎还转了一下方向——永眠者主教们重新看到了星空,在那片熟悉的、从洛伦大陆抬头仰望便可以看到的星空中,他们看到一个又一个的光点在群星间穿梭着,而某种庞大的、用金属铸造的结构体则高悬在天上,一种不可思议的隐形效果正在逐渐将那结构体覆盖,让它消失在世人的目光中。

  记忆碎片到此为止了。

  幻象如潮水般褪去,每一个人的视线都重新聚焦起来,主教团的意识回到了这间大厅之中,他们惊惶地相互对视着,发现所有同僚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衣裳。

  没有人主动开口说话,因为所有人都想不到此刻应该说些什么,直到半分钟后,大厅中央那团虚幻的光影才打破沉默:“让守候在外面的噩梦导师团暂时接管永恒梦境,主教团召开紧急会议。今日之事,不得外传。”

  永恒梦境很快便完成了信息的屏蔽与切割,在整个大厅变成一个安全封闭空间之后,一名白袍主教才忍不住说道:“那记忆碎片的真实性……”

  “真实性无需置疑,我已经亲自检查过,”永眠教皇的声音响了起来,“它确实是真正的记忆,而非编织出来的幻象——碎片中的一切,皆是真实经历。”

  “高文·塞西尔的复活果然是假的……”另一名白袍主教的声音有些颤抖,“醒来的根本不是什么古代英雄!在那副躯体中,容纳着一个外来的、非人的、难以描述的……存在!”

  “他的目的是什么?他会做些什么?”

  “我们总结不出规律……那些凌乱破碎的记忆,那些场景……几乎没有逻辑可寻!那个‘非人之物’好像是在穿梭一个个世界,不断更换着自己所用的躯壳,ta有时候像是在拯救世界,有时候却像是在毁灭它,甚至有的时候,ta就仅仅是在世间闲逛,那行为根本没有目的性——我们根本无法理解一个像那样的存在是如何思考的!”

  “那些世界真的存在么?那些……与我们的世界如此截然不同的世界,它们真的存在,或者说存在过?”

  “这和我们没关系,现在最大的问题,仍然是搞明白占据着高文·塞西尔躯壳的那个‘非人之物’,搞明白ta降临在我们这个世界到底是想干什么——‘这一次’,ta是想破坏,是想保护,还是仅仅路过?亦或者……ta会做出在那些记忆中都没有过的……更加可怕或诡异的举动?”

  “ta不可能是路过!”一名比较关注安苏局势的黑袍主教突然发言道,“ta选择将一个开国公爵的躯壳当成‘这一次’的载体,而且还在黑暗山脉附近建立了一片领地,像个凡人一样搞起了开拓建设,这样做肯定有其目的。而且ta还杀死了一名永眠者主教……”

  “那位主教是贸然行动才招致了灾祸,”旁边有人打断了这名黑袍主教,“当然,如果没有他的贸然行动,我们也不会得到现在这些情报。”

  “总而言之,”这时教皇突然说话了,现场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都静静听着教皇的声音在他们各自的脑海中回响,“或许我们该用‘祂’来称呼那个非人之物……”

  “冕下,我们应当采取什么行动?”一名白袍主教谨慎地问道,“不管那非人之物到底要做什么,祂都是一个巨大的不安定因素,我们是否应该考虑……”

  “不可出手!”教皇用前所未有的严厉语气喝止了这种想法,“局势极有可能失去控制!”

  “但祂现在所用的躯壳只是一个凡人,或许我们摧毁祂的‘载体’就能把祂放逐到祂来的地方……甚至可能彻底摧毁祂!”

  站在这位主教对面的一名黑袍人摇了摇头:“过于冒险。在那些记忆中,我们看到祂穿梭了无数危险的世界,那些战场和绝境比我们所经历过的任何险恶局面都可怕,在一些画面里,我们甚至可以看到祂倒下的景象——但祂却从未死亡,反而可以一次次重归战场,这说明摧毁其载体根本无法对其造成有效损伤,而即便将其放逐,祂也完全可以回来。至于封印……谁敢确保已知的封印手段会对这样一个域外非人之物有效?万一失败,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大家一定要始终记住一点:祂所使用的躯壳只不过是‘载体’而已,祂恐怕随时都能换新的,所以对那个载体进行任何行动……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反而只能让我们失去唯一的线索。”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这位黑袍主教身旁的人补充道,“大家不要忘了我们在那些记忆片段最后看到的景象——星空中有不止一个穿梭者在活动,而且还有一个隐藏起来的钢铁宫殿仍然悬挂在群星之间,这说明那非人之物恐怕并非孤身一人,祂有同类,还有巢穴,一旦我们贸然行动,引来了更多的……”

  这位主教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他的意思已经相当明白,大厅中的众人都意识到了这个隐患,于是一时间现场落针可闻。

  主教们突然觉得这情况实在诡异,甚至诡异到了让人哭笑不得。

  一群跟文明社会对立的异端教徒……竟然在纠结这种事情,在纠结如何面对一个“非人之物”——如果这个非人之物真是来毁灭世界的说不定他们还不纠结了,可问题的关键是他们压根搞不明白这个非人之物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这导致这帮邪教徒陷入了巨大的无措状态。

  教皇叹了口气——这大概是ta转化自身生命形态以来的第一次叹气。

  本以为破解工作取得了巨大的进展,能趁此机会搞明白高文·塞西尔当年的秘密,搞明白这个世界的一些真相,但谁又能想到,那记忆碎片竟然揭示了一条完全出乎所有人预料的线索……

  或者……这才是世界真相的一部分?

  教皇的虚影鼓动起来,ta震动精神力量,将自己的话语送入每一个人的脑海:

  “记住上一个‘接触者’的教训,不要贸然行动,不要贸然试探,先谨慎观察,直到我们掌握了更多的情报,再与其小心接触。”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87384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