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三百八十三章 暗影玺戒

第三百八十三章 暗影玺戒

        水晶窗怦然破碎,弗朗西斯二世撞破了窗户,落在一层松软的地毯上。

        地毯?

        老国王瞬间意识到了情况不对,他以最快的速度翻身而起——这一刻,他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个衰老的老人,事实上,他也确实做出了他这个年纪不可能做出的动作——待站稳之后,他飞快地扫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入目之处是那间熟悉的休息室,熟悉的金红交织地毯和卧榻,一个已经完全再生的怪物正用猎食者的姿态站在不远处,那怪物扭曲变形的人类身躯上还挂着侍从官的制服布条,而那扇本应该被撞碎的窗户,此刻完好无损。

        致幻剂?精神暗示?什么时候?

        弗朗西斯二世心中警钟大作,但丝毫没有绝望的情绪,他知道,既然自己现在还能意识到情况不对劲,那就说明他的思维还是自己的,只要自己还能思考,那局势就没有失去控制!

        老国王飞快地在身前勾勒出几个符文,将防护法术一个接一个地加持在自己身上,同时转动着左手上那枚带有黑色旋转云雾符号的怪异戒指,而与此同时,那个完成再生的血肉怪物已经发出一声咆哮,随后猛然冲了上来。

        它扑在弗朗西斯二世身上,将老迈的国王扑倒在地,随后用那令人恐惧的、扭曲溃烂的血肉巨口疯狂撕咬着身子下面的猎物,大团大团的暗影烟尘从猎物身上弥漫出来,将怪物的身影团团笼罩。

        一片暗影迷雾突然在房间另一个角落浮现出来,暗影迷雾中凝结出了弗朗西斯二世的身影,这位老国王抬起左手,手上佩戴的怪异戒指表面浮动着一层朦胧的微光,他口中传出了仿佛混杂着数个声线的怪异声音:“生于暗影之境,匍匐于阴影之中的居民们,缔约者的后裔需要你们的帮助!”

        忤逆要塞,暗影实验场中,琥珀和索尔德林来到了位于洞穴中央的一片空地上,好奇地研究着这片区域。

        这片空地的地势高出周围,因此没有被水淹没,在保持干燥的空地上,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这里曾经安置过大量设备,因为仍有很多拆除之后残留的凹槽以及没有被拆除的魔力导管分布在空地的外缘区域,但这些并不是最让琥珀和索尔德林感觉好奇的东西。

        最让他们好奇的,是空地中央一个直径达到十米左右的圆形凹坑。

        那圆形凹坑就好像层层缩减的向下台阶,一直沉到平台下方大约一米深的地方,在其内部的每一级“台阶”上,都可以看到大量复杂的魔法纹路和已经黯淡下去的魔力水晶,而在凹坑的最底部,却只能看到一个支离破碎的古代金属装置——这个最核心的组件显然没能扛过一千年的岁月侵蚀,在这座洞穴糟糕的保存环境中,它已经彻底面目全非。

        “看上去像是某种用来张开空间门的设施,”索尔德林根据自己对古代刚铎技术的了解说道,“但这种躺在地上,甚至镶嵌在地下的空间门我还真是第一次看见……”

        “我就更没见过了,”琥珀低头看着下面,“不过我觉得底下的那堆金属里应该有金的……”

        索尔德林默默地看了琥珀一眼,随后扭头看着周围:“说起来,提尔小姐呢?”

        “她刚才说这地方待着舒服,找地儿睡觉去了,”琥珀摆摆手,“现在大概在某个水潭里泡着呢吧。不用管,反正泡够就自己漂上来了。”

        紧接着她微微皱眉,低头看着下面那支离破碎的金属装置:“游侠,你在这儿待着,我要去暗影界看看。”

        索尔德林立刻严肃起来:“你发现什么了?”

        “现在还不确定,得等我回来再说。”

        琥珀撂下这么一句话,整个人的身影已经在空气中变成了一团朦胧的黑色烟雾,并随风飘散。

        索尔德林有点愣神地看着琥珀就这么干脆利落地进入了暗影界,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不是说这个半精灵平常很怂的么?”

        已经进入暗影界的琥珀是听不到索尔德林在说什么的,她只是任凭自己的感知在那种穿越两界的状态中飞快下坠,在一个很短暂的瞬间之后,她已经脚踏实地地站在了暗影界的大地上。

        一头变成长发的黑色发丝在空中无风自舞,下半身笼罩在朦胧的暗影云雾之中,化身为暗影妖精形态的琥珀张开眼睛,好奇地观察着眼前的景象。

        洞窟变成了黑白分明的模样,无形的光照让洞窟中的一切都清晰可见,而在她眼前,那原本应该是个圆形凹坑的地方,赫然涌动着一团不断旋转的黑色云团。

        就如她在“现世”层面感知到的,这里果然打开了一扇门——只不过这扇门是位于暗影界的。

        琥珀好奇地观察着那不断旋转的黑色云团,一只手却不由自主地按住了自己的胸口:“奇怪……那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怎么又没了……明明刚才感觉就在这里……”

        她的自言自语刚说到一半,突然从那团云雾中便传出了一个苍老震颤的声音:“……匍匐于阴影之中的居民们……后裔需要你们的帮助……”

        琥珀睁大眼睛,那种让她不顾安全,甚至抵抗了自身“怂”性的熟悉感再次从云雾中传出来,但在她向前迈步之前,暗影界中突然浮现出的许多其他气息让她硬生生地止住了自己的动作。

        她迅速后退几步,而随着她的后退,一个个朦朦胧胧的身影从四面八方浮现了出来,那些身影有着高而修长的体型,披着绘满奇特符号的短袍或长袍,隐约有着人类的外貌和轮廓,但他们的身体却仿佛是由烟雾凝结而成,那些烟雾在他们绘满符号的衣服下翻滚涌动,永无定型,唯有诡异可以形容。

        这是暗影界的原住民——无处不在,但又无从观察的原住民,他们可以在暗影界的任何地方出现,但几乎从未有哪个暗影大师能亲眼目睹他们,即便是琥珀本人,和这些暗影住民打交道的次数也相当有限。

        这些暗影住民从他们隐匿的某些相位空间中现身出来,争先恐后地冲向了那扇门,冲向那团不断旋转的黑色烟尘,他们中有不少人从琥珀身旁经过,偶尔会有人停留下来,飞快地看后者一眼,似乎琥珀这样同时具备暗影生物和实体生物特征的模样让他们感到好奇,但没有一个暗影住民真正停下跟琥珀交谈。

        “咳咳!”最后琥珀忍不住了,上前拉住一个人主动询问,“你们这是去哪?!”

        与暗影住民打交道相当危险,这些强大诡异的生物掌握着人类无法理解的知识和力量,他们能轻易把进入暗影界的不速之客——哪怕是凡人中的高阶甚至传奇强者——撕成碎片,但琥珀知道,这些暗影居民是不会攻击自己的。

        但这份“交情”也仅限于不会攻击自己而已,根据以往的交流经验,暗影住民似乎不太能理解现世居民,他们的回应方式也古怪破碎,交流起来费劲得很。

        就如她预料的那样,暗影住民只回应了自己几个凌乱破碎的单词:“……响应……带回……不到时候……”

        被拉住的暗影住民骤然虚化,轻而易举地脱离了琥珀的手。

        琥珀愣愣地看着那些暗影住民涌入黑雾深处,近乎下意识的,她慢慢伸手从怀里摸出了一样珍藏的事物。

        那是一枚样式古怪的戒指,灰白色缺乏装饰的金属环让它其貌不扬,而在戒面上,则可以看到一团黑色的旋转图样,仿佛和眼前的黑色烟雾旋涡一模一样。

        “爸……妈……对面是你们么……”

        出现在“大门”周围的暗影住民都已经进入黑雾深处,那团黑雾却还是没有丝毫静止下来的迹象,琥珀在黑雾前驻足犹豫了许久,终于用一团暗影迷雾笼罩住自己,随后向前迈出一步。

        弗朗西斯二世颤抖着放下戴着戒指的左手,在血脉不符合的情况下强行驱动这枚暗影玺戒让他的神经都在一阵阵抽痛,然而这代价是值得的。

        在房间中央,那怪物扑倒他暗影化身的位置,空间被撕裂开了一道巨大的裂隙,十几个怪异恐怖的暗影生物从那裂隙中涌了出来,这些暗影生物在裂隙周围显然强大无比,他们甚至都没有使用任何法术,便轻而易举地撕碎了那个强大恐怖,几乎无法被杀死的血肉怪物。

        在那些暗影生物扑向自己之前,弗朗西斯二世果断地反转了召唤咒语,将那些可怕的、来自黑暗世界的生物送回了他们来的地方。

        房间中的空间裂隙还未消失,但弗朗西斯二世已经略微松了口气,他来到那怪物死去的地方,希望从那些支离破碎的血肉中寻找一些线索,好确定到底是谁想要了自己的命。

        但就在他要俯下身去检查之前,一阵猛烈的撞击声突然从门口传来。

        老国王立刻转过身,绷紧全身神经注视着房门的方向。

        一下下的撞击声从门外传来,中间还夹杂着某种魔法禁制被破解时的尖锐鸣响,弗朗西斯二世感觉到笼罩这座房间的结界突然消失了,随后房门猛然打开,身穿繁星法袍、满头大汗的杜克大师冲了进来。

        “陛下!陛下你没事吧?!”这位大魔法师冲进来便高喊着,随后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弗朗西斯二世脚下的怪物,以及那仍然横亘在半空的黑暗裂隙,“……魔法女神啊!我被魔法陷阱困住十几分钟!我还以为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杜克大师,”弗朗西斯二世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位效忠王室几十年的传奇法师,再次不动声色地抚摸着自己左手上的戒指,“你被陷阱困住了?”

        “是的,”老魔法师脸上带着羞愧之色,“我大意了,出门瞬间便被困在某种镜像空间里,如果不是埃德蒙王子察觉异常,从外部打破封印,不知道我还要在那些镜像中徘徊多久……”

        “埃德蒙?”

        “我在这里。”埃德蒙王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下一秒,已经全副武装的年轻王子便出现在弗朗西斯二世面前,老国王注意到这个年轻人额头有一层细汗,手上还有伤口,那恐怕是在强行冲击封印的时候导致的。

        “父王,幸好您安然无恙……我几乎要下令让人炸开这堵墙了。”

        弗朗西斯二世终于略微松了口气:“幸好我带着暗影玺戒。”

        “您是应该戴着它,”年轻的王子微笑起来,和魔法师杜克一同走向国王,“如果您不戴着它,克莱门特先生如何测试他新制造出来的宠物呢?”

        弗朗西斯二世一愣:“克莱门特先生?”

        “传奇法师杜克”上前一步,一道腐蚀射线无声无息地从他指尖跳跃出来,击穿了弗朗西斯二世的胸膛。

        “是我真正的名字,国王陛下。”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97317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